黄金渔场

566 吃饭走人

566.吃饭走人

秦时鸥带着鲍威尔走下车来,立马有一个带着超级大耳环的辣妹上来抛媚眼:“嗨,帅哥,要不要给我展示一下你的技术?”

“biao子,你想看他哪方面的技术?”一个身上满是刺青的青年在旁边经过时候怪叫道。

辣妹却没有生气,伸手在秦时鸥胸膛上一划,媚眼如丝的说道:“当然是车上的技术,至于在车里能做什么,你说的算喽。”

秦时鸥赶紧后退,他搂着鲍威尔说道:“抱歉,我是带我弟弟来开开眼界的,对于赛车我没兴趣。”

小布莱克过来在那辣妹的翘臀上拍了一把,辣妹对他抛媚眼,但还是被他推开,比利拉走秦时鸥,带他去围观准备开始的一场飙车赛。

秦时鸥看着周围情景,说道:“虽然和电影上不一样,不过说实话,伙计,这也很劲爆!赛车,美女,香槟,哈,这些年轻人真会玩。”

比利哼了哼,不屑道:“比起迈阿密,这只是小场面,看看那些老爷车,也能上跑道?别看这里美女多,都是些骨皮肉,她们来这里是钓凯子的。”

此时刚刚华灯初上,开上赛道的车子还不多,两辆改装的看不出样子的三菱带着轰鸣声开了出去,一群人在那里举着啤酒尖叫,氛围火爆!

在人群中央,还有两个戴着大耳麦的dj在摇摆着身体搓盘,一连串的无线音箱散乱的排布在周围,到处都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秦时鸥和鲍威尔站到格拉贝尔绿化带的起始点,要比赛的车子都是从这里开出。有人看到秦时鸥是从保时捷里走下来的,便对他喊道:“帅哥。你要不要来一盘?我赌你赢!”

秦时鸥看周围有人手里拿着钞票,就知道今晚是有赌赛。这样比较麻烦,他问小布莱克警方会不会管,据他所知,安大略和魁北克都不允许公开赌赛。

小布莱克皱眉道:“该死的,他们有点玩疯了!平时就是一些认识的朋友在这里跑跑车,没人明面上开赌盘,如果真赌起来,警察不会坐视不理的。”

虽然小布莱克这么说了,但秦时鸥只是担心了一下。没有将这回事放到心里,好不容易能当面观看飙车,秦时鸥可不想这么快的离开。

当然,鲍威尔也不想,他正瞪大眼睛看着一台台各式各样的车子呢。

后面又有车子开了进来,其中并不乏保时捷、兰博基尼、捷豹、法拉利之类的名牌跑车。

秦时鸥和比利指指点点讨论着这些车子,一辆道奇challenger开了过来,车窗落下,有人探出头喊道:“小斯特默?嘿。伙计,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这个人,比利笑了起来,上去透过车窗和他撞拳。然后笑道:“小牛德克,我的兄弟,你不在迈阿密玩。跑来渥太华这种乡下地方干什么?”

小牛德克哈哈笑道:“你不知道吗?今天我们野兽车队要和渥太华的冰人车队进行一场较量,据说赌盘开的挺大。你不去玩玩?”

听了这话比利耸耸肩,道:“算了。你知道的,我对赌博没什么兴趣,如果要赌,那我就去拉斯维加斯了。”

小牛德克大笑道:“对对对,你不喜欢赌博,你喜欢的是娘们。我哥们今天带了一个墨西哥妞,身材能辣死你!怎么样,要不要好好爽爽?”

比利摆手,苦笑道:“算了伙计,我已经退出江湖了,现在我只想找一个可爱的姑娘,然后开开心心的在一起生活。”

车里的人以为他开玩笑,哈哈笑了两声就开车上了跑道,道奇challenger 的四个粗大排气筒往外喷射着黑烟,呼啸一声便不见踪影。

赌赛的出现让今晚的飙车活动进入**,一辆辆造型生猛的跑车吼叫着进入公路,随后一声咆哮就飞射出去。

秦时鸥开始担心会被警察扫掉,结果随着赛车的开始,赌博立马转入地下,渥太华本地的交警来了后就是协助维持秩序,没有扫掉比赛。

这样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秦时鸥花高价买了一堆可乐、佳得乐之类的饮料,四个人凑在一起边喝水边讨论赛事。

就像比利说的那样,期间不断有辣妹浪女来勾搭他们,但秦时鸥自然全部推掉,小布莱克本想拉着比利乱搞,结果比利也坚决推掉了……

“伙计,你有没有搞错?”小布莱克惊诧的看着比利。

比利喝着饮料笑道:“我改了,我对这种乱搞的生活没什么兴趣了,学学秦不好吗?瞧瞧他和薇妮在一起的生活,你没有羡慕过吗?”

小布莱克嘟囔一声我才不羡慕,找了个顺眼的妹子就拉进车里开走了,秦时鸥暗骂一声,这贱人什么来看比赛,就是来泡妞的。

在高亢的音乐吼叫声中,一波波赛事结束,秦时鸥看时间不早,就带上鲍威尔离开。

结果车子在开上市区公路的时候,一群交警出现,不查别的,就查酒驾!

秦时鸥还好,他只喝了饮料没喝啤酒和香槟,在酒精枪上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

道路两旁停了一堆车,路上则蹲着些满脸苦逼的男女青年,他们都被渥太华交警给阴了。

看到这一幕,秦时鸥忍不住哈哈大笑,看来渥太华警方不是不管飙车这种事,而是不从正面出击,从背面来捅刀子,这招够贱够狠。

拍卖会也参加了,飙车也看过了,秦时鸥就毫无遗憾的准备回告别镇。

吃早餐的时候秦时鸥买了一份报纸,他打眼一看报纸头条顿时吓了一跳:《1.01亿!当代艺术拍卖纪录诞生,罗斯科力压培根登顶为王》!

在头条报道之下是一幅画,就是昨天秦时鸥看到的那幅放在展厅正中的抽象画,毫无疑问,就是这幅画拍出了1.01亿的天价……

秦时鸥难以置信,赶紧看报道。报纸上介绍说这幅油画名叫《橙、红、黄》,是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马克-罗斯科的杰作,后面有一大堆的专家点评,评论这件描绘日落颜色的作品多神秘、简洁、热情、富有煽动力,说画家通过这样的画面唤起了人们隐秘在心中的各种情绪和对永恒与神秘的追求等等。

在《橙、红、黄》的画像旁边还有一幅画,就是白色画纸上有一些红、黄、紫色的斑点,这幅画是之前的现代艺术品拍卖纪录的保持者,《白色中心——玫瑰红上的黄色、粉红及淡紫》。

这幅画是由弗朗西斯-培根绘画的,秦时鸥看看价格,然后蛋定的将报纸扔掉,吃饭走人!就这熊玩意儿还价值863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