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68 专业渔场和度假渔场3/10

黄金渔场

秦时鸥本来还想继续在海上漂一会,结果扎克用无线电通知他,说有人来渔场找他,请他回去。

快速巡航艇返回码头,秦时鸥在沙滩上换了衣服进别墅,看到四五个人坐在客厅里。

“请问你们是?”秦时鸥疑惑的问道,这些人他都不熟悉。

一个秃头中年人站起身和他握手,自我介绍道:“秦先生,您好、您好,我们和您一样,都是渔场主,我们的渔场主比您的要小的多。”

纽芬兰是一座大岛,周围散落着大量小岛,告别岛是比较大的一座,但还有很多其他小岛,围绕这些小岛就是优质渔场。

秦时鸥赶紧说原来是同行、久仰久仰之类的客套话,秃头中年人介绍了一下几个人,他名叫安德鲁塔克,其他四人也是渔场主,都是他的朋友。

渔场主之间说话做事都直接的很,安德鲁没有废话,开门见山道:“秦先生,我们都知道您,您是一位了不起的渔场主。毫无疑问,您是富翁,但您和其他富翁不一样,您买下渔场,是真的想要打理渔场的。”

其他人纷纷点头,在这点上夸奖秦时鸥。

秦时鸥苦笑,这有什么值得夸赞的?自己购买渔场本来就是要搞渔业养殖的,要不然买什么渔场?

安德鲁继续往后说,秦时鸥明白了他的来意。

以前纽芬兰渔场的目的就是出产渔获。那时候私人渔场比较少,因为海里的鱼有的是,没必要自己搞个渔场来养殖。

另外。加拿大政府就是那样的尿性,渔场很赚钱的时候,他将资源牢牢把控在手中。后来渔场逐渐没落,他就开始往外挂牌卖了。

正好,这时候渔夫们也对私人渔业有了想法,国家大渔场指望不上了,只能自己投资渔业然后捕捞赚钱。这种私人渔场叫做‘专业渔场’。

当时购买渔场的主要是比较有钱的渔夫,可再有钱也扛不住渔场这种无底洞式的投入。很多渔场都倒闭关停了。

这个时候,加拿大的房产行业开始热了起来,随着城市化进程和工业发展,城市污染越来越严重。很多有钱人都喜欢上了海滨别墅、海景房之类。

自然,这时候渔场就被一些房产商控制了,他们打着建设渔场的幌子,买下之后却用作住房开发。更有钱一些的,直接自己买下一片渔场,然后建一个别墅来居住。

这种渔场,叫做‘度假渔场’。

毫无疑问,有钱人和开发商们买下渔场不是真的想要养鱼,他们就是想要享受私人海滨。这样他们对房子、对环境的打理自然很上心。可对渔场的投资那就没有了。

如佳得利渔场这种狠一点的,别说投资渔场,他们不损毁渔场就不错了。

可渔场都是相连的。一个渔场里的鱼去隔壁渔场做客是很常见的事,另外养鱼光靠鱼饲料也不行,得投入海藻籽形成具有自循环能力的食物链。

那冲突就出现了,渔夫们的渔场大量投入资金搞养殖,隔壁几家私人渔场根本没动静,自家的鱼往往跑到别家去了。这损失多大?

还有,鱼的健康生长不光需要食物。也需要疫病防治。

沙克他们每天为什么都要分批开船出去?因为每天渔场都要染病而死的海鱼,这些鱼不捞出来那就是传染源,引发疫病就完蛋了。

但是,不能指望那些房产开发商和富豪渔场主们会管这些事,他们买渔场只是当度假别墅的,渔场里的鱼虾死光了才好,这样渔场就可以成为大泳池了。

于是,专业渔场和度假渔场的冲突就来了。

这些渔夫找秦时鸥,就是想以他为首,号召渔场主们搞一个游行,让渔业部改变对渔场的管理规定。

以前专业渔夫们也搞过类似的游行活动,但都不了了之,这次渔业部收回佳得利渔场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明白了渔场主们的意思,秦时鸥再次苦笑,加拿大是资本主义社会,虽然喊着民主、自由、平等,实际上这个国家是属于有钱人的,渔夫们的这个想法不靠谱。

“只要渔业部愿意出台一些规定,比如强制性向渔场每年投入多少钱,我敢打赌,那就能让那些阔佬收敛嚣张。”安德鲁说道。

另有一个渔夫抱怨道:“不光是渔业,那些阔佬买了渔场之后,将风气都带坏了。该死的,他们老是说什么隐私、什么私人渔场不许侵犯,可我捕鱼群的时候追着鱼群去你的渔场,这都不行!”

这才是双方之间最大的冲突,专业渔场的渔场主,允许邻居们到自己渔场来捕鱼。捕鱼不是打猎,有时候是要在海上追赶鱼群很远的,最后终点在哪里结束不好说。

所以在海上有一个规定,一个鱼群属于谁,不是看最后在哪里被捞起,而是看在哪里被发现的。

“就是,他们还那么冷漠,遭遇风暴都不会伸以援手!”又有人抱怨道。

秦时鸥说道:“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最好还是很邻居渔场谈谈,这种事政府和渔业部退步的可能性不大。”

安德鲁明白他的潜台词,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他们会在近期组织一次大规模的抗议游行。

秦时鸥耸耸肩,道:“确定时间和地点后通知我,我会参加的。”

有些事明明知道没什么结果,可也得去做。

送走了渔夫们,秦时鸥去网上搜了搜现在纽芬兰渔场的渔业情况。

经过二十多年的休养生息,纽芬兰渔场的现状依然不容乐观!

至目前为止,禁渔令实施了二十多年,可纽芬兰大渔场整体仍然如同死水,难见大西洋鳕鱼和黑线鳕这些珍贵鱼种的大群身影。

这些年来,大型鱼群数量在禁渔后不但没有恢复,反而在继续减少,据说渔业部正在讨论彻底关停纽芬兰渔场和圣劳伦斯湾沿岸渔场的策略。

当年无节制的掠夺性滥捕,毁灭的不光是鱼群,还有生态环境。

这使得很多鱼种改变了它们的生活习性,甚至是发生基因变异,导致它们的生长、成熟和繁殖方式都发生了根本变化。

这就是纽芬兰渔场无法恢复渔业资源的原因,现在海里的那些鱼,已经不再是五十年前的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