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72 失落的兄弟7/10

572.失落的兄弟(7/10)

拿着熊大扔下的鹅蛋,秦时鸥笑了起来,他拨开两颗牛肉粒塞进熊大嘴里。

熊大一抿嘴,肉粒没了……

看着熊大无辜的目光,秦时鸥捏了捏它那肉呼呼的小耳朵,用衣服兜起其他鸟卵,说道:“走,跟老爹回家,老爹给你们拿牛肉干吃。”

熊大抻着脖子嗷呜嗷呜的喊了两声,一把拉住秦时鸥张开嘴淌起了哈喇子,那叫一个委屈,它刚才可是真没感觉到牛肉粒啊。

秦时鸥没辙,只能牵起熊大的爪子拉着它走,喂这家伙吃牛肉粒不靠谱。

带着小家伙们回到别墅,后面小萝卜头也回来了,找到大厅里做摆设用的惧狼化石就开始嗷嗷叫着往上扑。

白狼长到骨骼坚硬的时候就开始练习捕猎和战斗了,这是它们的天性,薇妮这么呵护小萝卜头也无法泯灭这点。

这几天开始,小萝卜头没事干的时候就会向呆立不动的惧狼化石发起攻击,当然它的攻击就是跑过去啃一口用爪子挠两下,这家伙也只有这本领了。

秦时鸥正想着磨练小萝卜头的办法,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毛伟龙打过来的。

年后好一段时间,秦时鸥没有联系到毛伟龙了,qq留言不回打电话不接,弄的他以为毛伟龙家里出事了,就赶紧上网搜了搜毛伟龙他老子的消息。

结果从网上消息来看,他老子的位子坐的很稳,甚至还能在新闻频道看到他的身影。那显然就是他家里没什么问题了,秦时鸥只能当毛伟龙去什么党校培训了。

这会终于接到毛伟龙的电话。秦时鸥接通之后就没好气的说道:“毛衣小五爷,您老人家终于想起还有我这个奴才了?说吧。这是打来电话有何吩咐?”

那边毛伟龙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问道:“你最近怎么样?”

秦时鸥说道:“挺好的呀,我给你说我渔场现在可牛逼了,出产的渔获畅销全纽约!你呢?你孙子去哪里潇洒了?怎么信息不回、电话也不打?”

毛伟龙叹了口气,没有立即说话。

秦时鸥不耐烦,问道:“怎么了,前段时间工作忙还是去哪个高等学府培训了?你别给我装他么逼,有事上奏无事退朝,你在那里叹气给我玩什么寂寞如雪哪?”

又是沉默。但很短暂,接着毛伟龙沙哑的声音响起:“我辞职了,和家里闹翻了,前段时间被关在家里,电话和电脑都断了。”

听到这话,秦时鸥一阵愕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隔着电话他也能感觉到毛伟龙情绪的低沉,这不太对劲啊。

秦时鸥不说话。让毛伟龙接着说,但后者没有继续解释,只是问道:“我去那里待一段时间,合适不?”

“别他么说这种屁话。你来吧,爱住多久住多久,烤肉、海鲜、啤酒。有的是。什么时候过来?这次来了多待一段时间,一定要泡到你那个大胸女神。说起来也巧了,我前两天还让薇妮想办法给你和你那大胸女神连线来着……”

秦时鸥开始喋喋不休。挖空心思想要逗毛伟龙开心,就像以前他在海岛市不如意的时候毛伟龙干的那样。

毛伟龙打断了他的话:“不用了,我有女神了,这次和家里闹翻,就和她有关。”

秦时鸥挠挠头,感情问题不好解决啊,他又不是比利、小布莱克那些花丛浪子,于是就规规矩矩的说道:“我这就让薇妮给你订飞机票,什么时间?”

“我现在就在首都国际机场,票我买好了,三个人,今晚的航班,明天到你那边。”

“三个人?都有谁?”秦时鸥有些愕然,如果不是之前毛伟龙先说明和家里闹翻,他还以为这小子是带着爹娘来自己这里打土豪。

“我,我媳妇,我女儿。”毛伟龙的回答简练但充满震撼性。

秦时鸥张大了嘴巴,正在打闹的虎豹熊歪着头好奇的看他,老爹这个表情很少见哦。

电话里不便多问,而且秦时鸥能感觉到毛伟龙现在不想说话的心情,便利索答应下来挂了电话。

以他对毛伟龙的了解,这小子心里藏不住什么秘密,等他来到告别镇,啤酒一喝,到时候自己什么都能知道。

放下电话,秦时鸥去小机场看了看,在t字形跑道的末端,渔场的雷达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着。

尽管渔场购买的是民用雷达,但依然非常复杂,主体有发射机、发射天线、接收机、接收天线、信号处理器以及显示器,另外还有电源设备、数据录取设备、抗干扰设备之类的辅助设备。

佛朗哥带着几个工程师和工人将发射机也就是那个大锅盖建立起来了,主要装备以发射机为核心在连接,伯德跟着学习,以后一些基本的小问题都由他来解决。

看到秦时鸥过来,佛朗哥特意给他介绍了一下这款渔场专用雷达,结果几个专业术语扔出去,甚至还有公式,秦时鸥立马晕菜。

听来听去,秦时鸥最后就记住两件事,一,雷达频率的确定是极其重要的工作,佛朗哥专门在做这件事,一旦频率确定,就会成为整个系统的基础,不能轻易动摇,这和无线电发射机是完全不一样的。

二,因为有伯德帮忙,雷达建设速度有所加快,还有顶多五天,雷达系统调试之后就可以使用了。

明白这两点,秦时鸥留下一句大家加油干就跑回去准备晚餐了。

毛伟龙马上要来,秦时鸥就去海里下了几个笼子,钓上点龙虾和皇后蟹准备款待这个傻兄弟。

另外还去珊瑚礁摸了点鹅颈藤壶上来,这东西很美味,珊瑚礁的鹅颈藤壶苗经过一年时间已经长成可以食用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艘小货轮靠上了码头,工人们将包裹在塑料薄膜里的葡萄苗搬运下来,最重要的工作开始了,种植葡萄。

秦时鸥没时间管理,就让沙克带人先把葡萄苗收拾好,他让伯德开着直升机去圣约翰斯机场,到了机场一亮黑金百夫长卡,立马有乘务员过来接待他,将他带去vip候机室。

毛伟龙乘坐的小飞机降落在圣约翰斯机场之后,没多久,在乘务员的带领下,拉着一个行李箱的毛伟龙带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出现在了秦时鸥面前。

看着这两个美女,秦时鸥看看毛伟龙,趁着拥抱的时候在他耳边低声道:“卧槽,哥,你闺女不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