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84 资本主义火坑9/10

584.资本主义火坑(9/10)

不吹不黑啊兄弟姐妹们,蛋壳都被自己的努力给感动的哭了,可惜手纸用完了,要不然一定要好好哭一场。还是那句话,不要怂,就是干!

在陡壁下站住,秦时鸥找到一个大藤壶,军刀慢慢插进去,感觉受力差不多了,一咧嘴往后狠狠一撬,利用这股脆劲将藤壶给硬生生的撬了下来。

毛伟龙蹲在上面担心的问道:“靠,禽-兽哥,你在下面怎么样,扛不扛得住?”

秦时鸥没好气的说道:“你管好你自己,别他么太靠前,我能扛得住我自己,你要是掉下来我就扛不住了。”

说话间,他的军刀插进旁边一个藤壶的腹部,快速使劲,依靠那股爆发力将它又抠了下来。

毛伟龙看秦时鸥一幅游刃有余的样子,便伸出大拇指夸奖了一声‘不愧是禽-兽’。

周围抠藤壶的渔夫们也对秦时鸥竖大拇指,他们比毛伟龙更了解这东西的附着力,藤壶生长过程中,腹部会不断分泌一种胶,时间久了它们便和石头结为一体,要抠下来很难。

秦时鸥以前还能利用海神意识作弊,现在海水退去,他只能靠真本事来抠藤壶,那叫一个费劲。

一次性抠下了十四五个,秦时鸥有点累的受不了,让〗顶〗点〗小〗说,毛伟龙拉绳子,他自己使劲抠着石壁爬了上去。

毛伟龙知道鹅颈藤壶的生活特性,看周围渔夫,只要从崖壁下上来。无一不是一幅气喘吁吁、有气无力的惨样,他明白这东西很难抠。可是不服气,也想下去试试。

秦时鸥恨不得让他早点明白自己的鸟德行。立马开心无比的将他送了下去,然后趴在石壁边缘看毛伟龙的笑话。

毛伟龙确实惨b了,他下的地方就是之前秦时鸥处理过的地方,容易抠的鹅颈藤壶都落到了秦时鸥的兜里,剩下的简直和磐石长到一起了。

咬牙抠了好一会,毛伟龙手腕都酸软无力了,总算抠下了一个小个头。

秦时鸥看的怪开心,从车里拿了一瓶可乐,一边看毛伟龙在下面玩命一边悠闲的喝着水。偶尔还会跟看戏一样喊一声‘好’。

最后实在撑不住了,毛伟龙就让秦时鸥将他拉上去,上来后他瘫坐在地上,拿出了两个拳头大小的藤壶喘着粗气道:“卧槽,真是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就这两个,呼呼,累死老子了。”

秦时鸥拿出自己那些都有海碗大小的藤壶,不屑的说道:“靠了。你这种小布丁也有脸拿上来?我说小五郎同志,能不能给藤壶们留一条活路?我这里杀人家老爹你后面抠人家孙子,这是往死里逼的节奏啊。”

看到他们这边有大型藤壶,游客们立马感兴趣的围了上来。秦时鸥装游客,说道:“你们可以自己下去挖呀,我们挖了是自己吃的。多少钱都不卖。”

游客们无奈的摇头:“不是我们不想下去,是旅游团有规矩。谁要是下去了,一旦发现立马遣返回国!”

然而跟我说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秦时鸥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等毛伟龙休息过来,他又下去一趟,再次带上了一大堆的藤壶,这次有二十来个。

差不多够吃,秦时鸥就不再忙活,休斯将他们辛苦捞上来的十来个藤壶也给了秦时鸥,他们并非求财,只是不想错过几十年一遇的这么个机会,前来凑热闹。

秦时鸥给他们留下口信邀请他们有时间去渔场做客,开车回去煮藤壶吃了。

藤壶味道比什么贻贝、文蛤之类要鲜美的多,朵朵尝了一块之后就停不下嘴,开心的抠着肉吃了起来。

相比牡蛎,同为石头质地的藤壶肉要多不少,可惜这东西不能人工养殖,否则早就一统海鲜市场了,‘魔鬼的海鲜’这个绰号不是白叫的。

秦时鸥吃饱喝足,就带着虎子豹子去散步,下午依然没事干,他拿起篮球带着毛伟龙去镇上球场坑人。

现在他的球技已经名震告别镇,没人敢和他在球场对赌,因为所有不服气的人都已经打服气了。

秦时鸥本想坑游客,很贱的下了1:10的赔率,就是他输了赔出一百加元,游客们输了只要出十块钱就行。

本来有几个游客挺有兴趣,倒不是为了奖金,国内篮球迷还是很多的,尤其是新生代年轻人,都在篮球场上玩过。

结果秦时鸥玩脱了,第一局最后一个球,毛伟龙投篮不中皮球反弹出来,秦时鸥双脚狠狠一跺地,如同火箭般冲天而起,单笔高举一把抓住皮球,接着右臂猛然挥下,来了个抢板战斧暴扣!

这种动作就是nba的巨星们在比赛中也很难做出来,围观的球迷大多是行家,一下子看出了秦时鸥的真实水平,这样还他么赌个屁,这是给人家送钱呢,赶紧走人!

秦时鸥无精打采的自己玩了一会,没事干只好扣篮来发泄自己的骚气,这倒是吸引了几个小姑娘,上来围着他甜甜的叫‘哥哥’,一定要留下联系方式,方便以后约个炮之类。

她们看中秦时鸥的不是他的球技,而是他俊朗的容貌、挺拔的身材和充沛的体能,这些元素结合起来,就是极品炮友。

当,秦时鸥玩球的本领也让她们怦然心动,她们身上也有球,让秦时鸥娴熟的玩玩应该感觉不错。

秦时鸥只能婉拒,闷闷不乐的带上乐滋滋的毛伟龙回去玩游戏。

毛伟龙玩着游戏忍不住感慨:“禽-兽啊禽-兽,你他么这日子过的太禽-兽了,穷奢极欲!纸醉金迷!夜夜笙歌!醉生梦死啊!我说你的追求呢?你的理想呢?这资本主义社会简直太水深火热了,我必须得把你这个好青年从资本主义火坑里拉上来!”

秦时鸥和毛伟龙开着玩笑,眼角注意刘姝言,她手里抱着一本加拿大文化通义聚精会神的在看着,表情很认真,光看她的气质和这一刻的形象,哪里有夜总会妈咪的样子?说她是美丽的大学女老师还差不多。

秦时鸥想找出她是在做戏的证据,结果一无所获,刘姝言看书的时候比他要认真的多。

或许,这个女人确实不是自己第一印象中的那样?秦时鸥默默的想着,他现在倒是希望刘姝言如毛伟龙说的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不错的女人。

这样是最好的结局,因为他能看出,自家兄弟现在对薇妮是真动了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