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88 学狗叫3

588.学狗叫(3/?)

带上新的神兵利器,秦时鸥乐滋滋的回到了渔场,毛伟龙看那电动滑水板也感觉新颖,路上就和他商量道:“禽-兽哥,咱们兄弟十年了对不对?”

“对是对,但我不借你这个滑水板。”秦时鸥转动着方向盘得意的说道,率先将他的幻想给打破了。

毛伟龙呵呵笑道:“谁要借你滑水板了?”

“只要不借我滑水板那一切都好办,说吧,是兄弟,你要干嘛?借我钱?一百万够不够?不够五百万。”秦时鸥故作洒脱的说道。

毛伟龙终于怒了:“去你妹!谁借你钱?好吧说实话,我就是想玩你的滑水板!”

秦时鸥将车子开进渔场,一边停车一边说道:“我不是不想借你玩,说真的小五郎,你未必能驾驭的住这种大杀器,要不咱们循序渐进吧,你先冲浪,反正你也买了冲浪板,好吧?”

毛伟龙抱着冲浪板走向沙滩,说道:“然后呢?”

“然后你冲浪要是玩的好,那就用我的电动滑水板玩呗。”

“君子一言!”

“傻逼!”

冲浪需要借助外力,比如摩托艇来拖着,于是秦时鸥开过一辆暗夜雷神让毛伟龙握住后面的把手带他去海里。

毛伟龙对秦时鸥的尿性实在太了解了,冷笑道:“你当我他么傻呢?不行,你要是开摩托艇那我宁愿自己游泳。伯德在这里,我让伯德带我。”

秦时鸥看看伯德,这家伙木木的油盐不进。自己即使吩咐他恶搞毛伟龙估计他也不肯干,这样他只好悻悻的开着摩托艇进了深水区。

毛伟龙得意的笑了起来,指着秦时鸥的背影对伯德说道:“你们boss就跟小屁孩一样,从大学开始,他就想跟我斗,斗地主、考试、玩游戏,他就想赢我。但他太笨,想赢我就是做梦。”

伯德看看毛伟龙。想了想谨慎的说道:“以我对boss的了解,他不是很好对付的人。”

好对付的人,能兵不血刃拿下整个告别岛的渔场?好对付的人,能逼得两家无赖化工厂关门歇业?好对付的人。能不管去乔治浅滩还是圣劳伦斯湾捕鱼都占尽便宜?

毛伟龙不知道这些,他知道的就是大学时候那个低调单纯的乡下小伙子。

秦时鸥很喜欢驾驶摩托艇在大海里翱翔的感觉,速度提到最快,不用担心翻车撞车之类的灾祸,只要掌控住小艇那就能乘风破浪、鹰击长空。

而且,他头顶还真有两只鹰,小布什和尼米兹贴着海面飞翔,时不时的去吓唬吓唬周围的海鸥,将它们吓的四处乱飞之后就高兴的嘎嘎啼鸣。

以超过跑车的速度在海面上开了一会。秦时鸥先过了过瘾,一个冬天没能玩摩托艇,现在终于又可以在海面上横冲直撞了。那种感觉跟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但他回头看到毛伟龙已经抓着绳索三角握手在海面上冲浪了,便贱笑着调转车头看着他,同时海神意识将憨豆叫了过来,让它去收拾毛伟龙。

毛伟龙正在乘风破浪策马奔腾,迎着呼啸的海风,他的心里升腾起一股豪迈之情。忍不住张开嘴吼叫:“啊啊啊啊啊啊……卧槽!”

憨豆来了个截胡,它从中跳起。来了个漂亮的鲤鱼跃龙门,硬生生从毛伟龙拉扯的绳索上跳了过去。

毛伟龙吓得一哆嗦,双腿没使好劲踩不住冲浪板,顿时滑到在海面上,被当头灌了一口海水。

秦时鸥立马驾驭摩托艇开了过去,绕着浮在水面游泳的毛伟龙转了两圈哈哈笑道:“毛衣桑,你不是牛逼的很吗?你不是冲浪小天王吗?这狗刨式玩的不错啊,比我家虎子和豹子牛逼多了。”

毛伟龙抱住自己的冲浪板顺着海浪漂到沙滩上,他没好气的瞪了秦时鸥一眼道:“得意个什么劲?刚才是突然跳出一条鲨鱼,差点吓坏我!”

秦时鸥竖起中指道:“不愧是党员同志,你的不要脸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我眼瞎呀?明明是一条宽吻海豚,又不咬人,真是胆小!”

不给毛伟龙辩解的机会,他换上了电动滑水板,踌躇满志的准备去开始他踏平海浪的征途。

去年秦时鸥一直在玩滑水板,可是他不太会发力,玩的不太好,起码比不上薇妮,更别说堪比专业人士的尼尔森和伯德了。

主要原因就在于他的双腿驾驭滑水板的力量不合适,平衡感保持的不太好,这样很难掌控滑水板在海浪上的流向,容易跑脱。

这次有了电动滑水板,他总算用不着自己去使力了,只要掌控好滑板切水浪、海浪的角度就好,前进之类的问题由滑板自己解决。

现在正开始缓缓涨潮,浪花大小正合适,没有疯狗浪,浪花的力量也足够,是滑水的黄金时期。

秦时鸥将电动滑水板放在海面上,他先跨坐在上面,感觉滑水板比较稳定的时候就小心的站了起来。

遥控器被他绑在手臂上,他调整了一下速度,喷射器开始喷水提供动力,滑水板快速的就飞了出去,而秦大官人还留在原地……

“噗通!”秦时鸥落在了水里,他赶紧给滑水板减速,憨豆露出头给他推了回来,开心的围在他身边游动。

秦时鸥抹了把海水不信邪的重新站上滑水板,诚然,电动滑水板自己能提供动力,可是要踩在上面安然滑翔依然很难,滑水板刚刚加速,一个浪花涌上来他再度跌落水里……

这次轮到毛伟龙哈哈大笑了,秦时鸥灰头土脸的爬上海滩,毛伟龙对他竖起中指道:“原来你小子是个菜鸟啊,装逼啊,继续装逼。”

秦时鸥将滑水板扔到海面上,他回头看着毛伟龙道:“我这次能滑起来你信不信?”

毛伟龙冷笑道:“我信,我当然信,我要说不信,那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嘛。”

秦时鸥有些恼羞成怒,叫道:“打个赌,这次老子要是在板子上坚持不了五分钟,这个板子就送你,怎么样?”

“成交!”

“如果我站得住五分钟呢?”

“我学狗叫,行吧?”

毛伟龙充满信心,秦时鸥这家伙刚才的动作很僵硬,绝对不是演戏,这小子就是滑水上的菜鸟,他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秦时鸥笑了笑,他趁着波浪劲头小的时候放上滑水板坐在上面小心的站起,随即海神意识控制了面前的浪花将它们放平,滑水板加速,好像踩着风火轮在地面上玩一样。

他玩风火轮的经验可是很丰富的。

“来,叫两声吧!”秦时鸥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