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96 又有盗鱼船

596.又有盗鱼船

棱皮龟们的机灵让巴尔扎克挠起了后脑勺,这位研究了半辈子海洋的殿堂级学者迷茫了,疑惑道:“不,伙计们,这不对劲,我们都知道棱皮龟是憨货和吃货,但你们瞧,它们这机灵劲!”

秦时鸥蹲在岸上看专家们的笑话,一群人对着几只棱皮龟各种爪机无力,着实好玩。

“需要帮忙吗?”秦时鸥问道,“我有办法可以帮你们抓到它们。”

杜夫笑道:“如果你愿意,那就再好不过了。”

秦时鸥耸耸肩,狡猾的提出条件:“那你们得愿意将卑诗花斑鲍鱼送给我。”

一听这话,专家们都面露不悦之色,杜夫更是做出后悔让他上科考船的样子。

巴尔扎克对秦时鸥的印象其实还不错,很稳重的年轻人,于是就劝说道:“小伙子,你现在不需要营养的补充,而鲍鱼的味道也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所以我想你不该对它那样的感兴趣。”

秦时鸥明白自己的意图被冤枉了,他心里委屈,难道在这些老家伙眼里自己就是个吃货?便辩解道:“我是渔场主,不是美食家!我要鲍鱼,是想养活它们,懂吗?让它们在我的渔场繁衍生息!”

一个年轻的科学家耸耸肩,笑道:“然而我们并不相信,。”

秦时鸥也耸耸肩,你们爱信不信,不给拉倒,全世界也不是只有你们船上有卑诗花斑鲍鱼。

这样继续留下就没意思了,秦时鸥转头离开,你们不信任我我还不信任你们呢。海神意识出动,驱散棱皮龟深入海底。我看你们怎么捞海龟!

现在秦时鸥明白了,自己渔场确实有不能被外界所察觉的诡异。他之前担心专家们会有所联想,但经过接触他明白了,最不可能打破思维常势的反而是这些高级学者。

尽管这些人嘴里喊着上帝、脖子上挂着耶稣,其实他们是最不相信上帝存在的一群人。

即使专家们发现了渔场的迥异,也不会联想到什么非自然方面,他们会从科学的角度进行解释,至于是否解释的通、人们能否理解,那就不是他们的事了。

探索自然之谜是科学家的任务,让人们理解并相信那是上帝的事情。

哈姆雷办事效率够高。秦时鸥在蒙特利尔付款之后,他三下五除二就和各国的销售方达成协议,将检查没问题的消防车和消防火箭弹装上货轮带回了告别岛。

货轮直接靠上传统码头,一辆辆庞大的消防车开了下来。

率先开出来的是一辆导弹消防车,车厢用篷布盖着,秦时鸥拉开,露出了一座四联装的导弹发射器。

周围的专家们看到这个场景纷纷倒吸凉气,有人喊道:“天啊,他是武器商!”

确实。这台导弹发射车着实有点震撼人心,那威武的车头、直刺苍穹的导弹发射器、灰绿相见的迷彩涂装,让它充满了霸道的杀戮气息。

哈姆雷不屑的看着一行人道:“连导弹消防车都不认识?你们是哪里来的土包子?”

秦时鸥摸了摸鼻子,指着高桩码头停靠的科考船低声介绍道:“那是国家深海考察团的人。你刚才说土包子那个,是多伦多大学的副校长巴尔扎克。”

哈姆雷一愣,脸上的不满之情立马换成了灿烂的微笑。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英伦小马甲和板式西服,热情的走过去打起了招呼:“嗨。各位专家学者,欢迎你们做客告别岛。我是镇长哈姆雷,代表我们小镇热忱的欢迎你们!”

在加拿大,专家可不是贬义词,在这里只有最顶级的学者才有这样荣耀的称呼,而在国内……板砖已经让所谓的‘学者’抢光了。

秦时鸥坐进导弹发射车里,驾驶室里仪表盘并不多,不像真正的导弹发射车,还需要跟着雷达,需要各种数据分析、需要发射系统的引导。

他买的两款导弹发射车,一款是人工瞄准的,就是隔着五六百米摁下发射键导弹就会点火喷射出去;另一款则是红外制导,发射出去后自己就近寻找火源,都属于傻瓜式导弹。

不过他购买的时候和项昊说过,这些导弹要换装成高效助推剂,因为五六百米的射程对他来说没用,他实话实说,购买这些消防导弹就是对付盗鱼贼的。

导弹战斗部里面都是泡沫式灭火剂,撞在渔船上之后会直接将船上塞满泡沫,那样渔船自然就没法继续捕捞,不离开也不行,是一种比较温和的攻击武器。

但导弹的换装很麻烦,不是换助推剂就能解决的,如果要对付五十公里外的对手,那就需要雷达引导和发射系统纠正飞行系数了。

项昊为了推销自家的消防车也是不遗余力,他答应秦时鸥回去之后就从公司带改装工程师来他渔场帮他改造这两辆消防车,赠送一套导弹发射系统。

四辆更庞大的涡轮消防车随后从船上开了下来,秦时鸥让司机连通海水现场演绎了一下,他想看看水炮的威力,之前只从演示视频中看过,没什么震撼性。

首先进行演示的匈牙利大水妖消防车,几道粗粗的水管放入海水中,随即从米格-23s上摘下来的图曼斯基r-27-f2m-300发动机疯狂旋转,强大的动力作用于吸收上来的海水,只听一声轰鸣,一道半米粗的水龙就从发射管里笔直冲出,直冲海洋深处!

雪白的水柱呼啸着射出去,一连射出百米远轨迹都没有下垂,端的算是一个凶器。

对于消防车的威力秦时鸥很满意,负责配送消防车的业务员解释道:“这款消防车的用途是山林灭火和百米高楼灭火,水柱冲击力比较大,在百米内具有对人致死性,所以您以后使用,一定注意安全!”

秦时鸥表示明白,让尼尔森跟着业务员们学习操作这几款车子,以后就是他负责这些凶兽了。

刚刚接受了消防车,对讲机里传来扎克的声音:“船长,西南海域大概四百公里,两艘渔船进入我们渔场,我认为可能是盗猎船。”

一听这话秦时鸥乐了,嘿,真是缘分,哥们这边刚买好了武器小毛贼就上门了?那没说的,搞他们!

伯德将直升机开了过来,尼尔森拿了一个消防火箭弹上了直升机坐在后座,秦时鸥则坐上了副驾驶,直升机轰隆隆的开向渔场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