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03 熊大的打算3/5

603.熊大的打算(3/5)

专家们自诩对棱皮龟的了解足够多,他们不认为自己都没法捕捞上来的大乌龟,没什么文化的渔夫能做到。

“你们打算用什么办法?拖网捕捞吗?”一名专家揶揄的问秦时鸥。

他们之前采用的是诱惑法,由于棱皮龟是迁徙物种,它们喜欢在海洋中遨游,每年能游1.6万公里,每天平均游动45公里左右,这样对食物需求量就很大。

正常情况下,棱皮龟只需一天就可吃掉相当于自身体重73%的食物,相当于1.6万卡路里,高出其生存所需3到7倍,这些能量都消耗在了它们的运动中。

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食物诱惑法对捕捞棱皮龟很有用,对所有吃货都很有用。

可惜专家们的法子在大秦渔场遭遇了滑铁卢,棱皮龟们每天好吃好喝,而且吃喝的东西都带有海神能量,谁会对他们提供的那些死鱼死虾感兴趣?

看着好奇的专家们,秦时鸥开始打脸了,他笑了笑说道:“很简单,我们要钓海龟。”

“钓海龟?怎么钓?用鱼钩?”专家们终于也有不懂的东西了,一个个被唬的愣愣的。

渔夫们将临时制作好的钓钩拿了出来,实际上没有钩子,是鱼线系着一个粗糙的棒子,往棒子上绕上几个大水母,扔下水里就行了。

棱皮龟对水母的喜爱是异乎寻常的,尽管这个物种没法给它们提供很多生存能量。

水母在水中漂浮着,总有机会和棱皮龟们发生点美丽的偶遇。这时候棱皮龟就会抓住机会张开嘴吞食这些水母。

一旦吞进水母,棱皮龟就跑不了了。只能被渔夫们拖上船。

这点和它们的体征有关,别看这些家伙外表蠢蠢萌萌哒很可爱。似乎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其可爱脸蛋后面却隐藏着数以百计的锋利牙齿,拥有一张堪称世界上最吓人的嘴。

从口腔到食道再到肠道,棱皮龟的这些部位布满了数以百计的、参差不齐的尖锐牙齿,好像是熔岩中倒挂的钟乳石。

棱皮龟吃水母不咀嚼,靠的就是吞咽,嘴巴一下子将水母含住,缠绕水母的棒子就挂在了它们的牙齿上,这样它们没法张开嘴吐出棒子。只能被棒子上的线牵着走。

渔夫们悠然的划着小船在水面上游走,时不时的收起鱼线,上面总能钓有棱皮龟,大的背壳直径两米多,小的则有三四十公分,更小的就没有钓取的必要了。

看到这一幕,专家们只能彼此对视着耸耸肩,术业有专攻啊。

花了两天多的时间,渔夫们钓上来了二百多个大棱皮龟。秦时鸥没有料到自己渔场有这么多这种大乌龟。

巴尔扎克看到这些活力四射的棱皮龟,心情乐观很多,道:“只要我们好好保护,这些海龟总不会在短时间内灭绝。瞧,你的渔场就吸引了不少这些家伙。”

秦时鸥不认可他的想法,全世界海洋会像他的渔场这么干净清洁?还会有海神能量?除非人类愿意大规模清理海洋垃圾。否则棱皮龟的生存环境就依然恶劣。

不过他挺愿意跟这些专家们在一起的,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可惜渔场杂务太多,他不可能老是跟随着专家们。

尤其是。随着天气转暖,告别岛的游客开始激增,薇妮的工作变得忙碌起来,她没时间照顾小家伙们,这一任务就交给了秦时鸥。

这些小家伙都是秦时鸥一手带大的,本来以为照顾它们简单的很,可事实并非如此,不说别的,熊大他就收拾不了了。

春天到了,熊大估计是发qing了,一直特别活跃,这样它有事没事就在渔场里乱逛游,吓鹅逗狗,不干点好事。

大量的活动需要大量的食物,可秦时鸥和薇妮认为熊大太胖了,必须要减肥,所以便控制它的食量。

熊大对此很不满,隔着一会就跑来秦时鸥这边打滚卖萌求吃的。

秦时鸥摊开手说道:“没有,宝贝儿,老爹现在一穷二白,浑身上下就一百四十斤肉,你要饿了你就吃老爹吧。”

熊大气鼓鼓的瞪着他,张开大嘴嗷嗷吼叫了一嗓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秦时鸥大腿开始磨蹭。

秦时鸥狠下心不给它拿吃的东西,这家伙如今太胖了,坐下跟一座小肉山一样,浑身棕黄色毛发油光发亮,奔跑起来身上肥肉四处抖动,跟皮肤下注水了一样。

当然,熊大皮肤下没有水,有的是一层厚厚的肥油。

秦时鸥正在安抚熊大,虎子含着一颗鸟卵跑了过来,短尾鹱最近老是在沙滩上产卵,虎子和豹子发现就会捡回来,这样给秦时鸥省下很多买鸡蛋鸭蛋的钱。

接下虎子见到的鸟卵,秦时鸥拿了片肉干喂给虎子。

熊大一看到吃的眼睛都要冒绿光,肥爪子一伸就要抢。虎子早有准备,张嘴接住牛肉干,立马钻入桌子底下几口吃完才跳出来。

桌子太矮,熊大太肥,钻不进去。

抢不到牛肉干,熊大就回身对秦时鸥嗷呜嗷呜的叫,满脸的不开心。而它抗议也不是站着抗议,竟然趴在地上,真真是懒的出奇。

秦时鸥给了它一个脑崩,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有脸叫,要不是你太肥,至于连个饭桌底下都钻不进去吗?”

熊大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突然站起身离开了,不再纠缠他,小步跑着出了别墅。

秦时鸥感觉事出反常必有妖,便跟了上去。

熊大出别墅后直接往北方跑,这家伙倒是耐力十足,沿着海岸线一连奔跑了十多公里,好在秦时鸥天天锻炼身体,这才勉强跟上了熊大。

跑到旁边渔场的太湖鹅聚集地,熊大放慢了脚步,它打量着鹅群,找到最大的一群鹅的聚集地便靠了过去。

秦时鸥心里疑惑,不是吧,熊大饿成这鸟样了?竟然打算捕捉鹅吃?随即他否决了这个想法,这不是熊大的性格,它一直要东西吃,其实并非是多饿,而是太馋!

它想吃的是味道好的东西比如肉干鱼干水果沙拉,而不是带着腥味的鹅肉。

看到熊大靠近,外围巡逻的雄性太湖鹅立马警惕的盯上了它,嘴里发出‘嘎嘎’叫声,想要震慑住熊大。

熊大的胆子随着身上肥肉的增长而越来越肥,它已经不再是那个被鹅群群殴就没辙的小狗熊,如今长大了,别说鹅群,就是鹰群它都不怕!??[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