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05 死心了5/5

605.死心了(5/5)

薇妮回来之后问秦时鸥训练小萝卜头的进展,她希望能够在小萝卜头野性复苏的时候给它以正确的引导,让它学会狩猎,但不要乱伤及无辜。

狼从来不是某些书中鼓吹的那样,说它们是什么蒙古人的图腾什么印第安人的信仰,事实上在现代,农场主牧场主们最讨厌的就是狼,因为它们贪婪且凶残。

秦时鸥说事情都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但不可能成效那么快,才训练小萝卜头一天啊,他要是就能将这小家伙驯成警犬般乖巧勇猛,那他就不是海神是上帝了。

薇妮抱着他吻了一口,微笑道:“我相信你能创造奇迹,你可是我心里最厉害的男人呀。”

秦时鸥顿时喜出望外了,问道:“最厉害的?”

“嗯嗯,是的,最厉害的,好了你去洗澡吧。”薇妮给他放好水跟哄小孩一样将他哄进浴室。

等秦时鸥进去,薇妮无奈的摇摇头:“也是我心里最单纯的傻家伙。”

为了对得起薇妮的崇拜,秦时鸥第二天就去镇上寻找玩偶套了,这东西以前小镇是没有的,可现在游客这么多,为了拉客源,很多商店都有类似的东西。

秦时鸥从休斯便利店要到了一个小黄人玩偶套,大眼睛、大牙齿,除了萌萌哒也有一点恐怖,用来挑逗小萝卜头应该是最合适的了。

小萝卜头正在大厅里生龙活虎的斗惧狼,秦时鸥看的忍不住发小,这家伙还一本正经的样子。可这惧狼不会动弹啊,有什么用?

按照论坛经验的引导。秦时鸥觉得他得给小萝卜头一个惊慌,便打算躲到足够宽大的枫树后。到时候跳出来。

现在问题是怎么把小萝卜头引出来,这好办,他让毛伟龙将小家伙带上楼,然后他抓紧时间将惧狼化石从大厅里搬了出来到枫树前,穿上小黄人玩偶套后藏到枫树后面。

这时候熊大快快乐乐的跑了过来,到他面前昂起头张开嘴,又是一颗鹅蛋。

秦时鸥不想让它破坏自己的好事,便赶紧拿下鹅蛋喂了它一块牛肉干让它滚蛋自己去玩。

吃到牛肉干,熊大满足的吧嗒吧嗒嘴。迈着轻快脚步又像鹅群的方向跑去。

小萝卜头摆脱毛伟龙的阻拦跑到了大厅里,下楼后它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下败将惧狼怎么不见了?

难道被自己吓跑了?小萝卜头心里得意的想,可等它跑出别墅,赫然发现惧狼正在枫树前对着它呲牙瞪眼。

骁勇善战的小狼王立马不愿意了,它抖擞精神伸长脖子吼叫了两声,高傲将尾巴竖起来像小旗杆那样,再度摆出龙行虎步的彪悍气势向惧狼化石冲去!

“嗷呜汪汪!”小萝卜头一边跑一边咆哮,看起来很是霸气。

秦时鸥听声音判断它跑到了近前。就立马跳了出来,嘴里发出怪叫声:“嗷嗷嗷嗷嗷嗷!”

奔跑中的小萝卜头的叫声一下子戛然而止,它抬头看着突然跳出来的这个怪物,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瞬间变的大如铜铃。嘴巴也是一样大张,脚步凌乱竟然一下子摔倒在地!

看着小萝卜头这蛋疼表现,秦时鸥心里感觉有点不太妙……

果然。小萝卜头没让他失望,爬起来之后它哪敢发起攻击?赶紧惨叫着屁滚尿流往别墅里跑。跑的那叫一个飞快!

结果跑了几步小萝卜头估计脚下一软,又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了。它‘嗷嗷’惨叫两声,着急忙慌的再度爬起来,拖着一条亮晶晶的水线往前乱跑……

秦时鸥眼睛都看直了,卧槽这真的是曾经搅的英国猎手们心神不安的白狼后代?身后这条水线是什么?谁能告诉我怎么就一个萌萌的小黄人竟然吓尿了一只狼?!

小萝卜头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它跌跌撞撞的冲上台阶,进了屋子后找到最近的沙发底就钻了进去,这事干的那叫一个熟练!

这样秦时鸥彻底无语了,他一下子明白了一件事,不用担心小萝卜头野性复苏以后会攻击人类,就它这胆气,能在人的面前扯着嗓子嚎叫两声就算不错了!

不过这种事说不准,熊大小时候胆气也小,现在就壮了很多,能震慑住鹅群抢出鹅蛋来,这种事的难度可大的很,说句不客气的,整个渔场也就它能做到,尼米兹和小布什能吓住鹅群可抢不到鹅蛋。

秦时鸥上网搜了搜这件事,对此还真有报道,加拿大人什么宠物也敢养,什么五英尺长的巨蜥、两岁大的臭鼬、餐盘一样大小的狼蛛、还有人养了野猪……

网上不止一个人反应过他养的宠物幼年时候胆小如鼠,可长大之后胆气突然暴增,竟然干出让主人哭笑不得甚至震撼的事情。

有动物学家对此做了分析,说自然界的野兽,如果不是和父母一起生存,那小时候都胆子很小,因为它们缺少安全感。随着时间流逝,野兽对主人越来越信赖,自信心会变强,它们骨子里的野性就会苏醒,就像《野性的呼唤》那本书中写的那样。

秦时鸥搞清楚这点后,就不再训练小萝卜头,而是抱着它去增进感情。

不过他有点疑问,这分析是不是对的?小萝卜头现在没有安全感?这家伙现在很孤单?他觉得貌似哪里不太对……

美食对熊大这种吃货的诱惑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明白鹅蛋可以换肉干之后,它不断奔跑,两天来就带回了四十多颗大鹅蛋。

秦时鸥觉得这样不靠谱,便想去找熊大让它停手。

鹅蛋好吃不错,可他不想对白鹅们赶尽杀绝,要是白鹅不能繁衍,那以后吃光这些鹅还得再去买鹅养大才能吃。

秦时鸥找到熊大的时候,它正好刚刚跑到太湖鹅群的地盘里。

这次鹅群们忍无可忍终于选择了抗击!

它们的抗击很被动,母鹅趴在鹅蛋上不肯起来,雄鹅将母鹅们层层包围,用肉体之躯组成一道道城墙阻拦着熊大。

熊大吼叫了几声,大白鹅们尽管恐惧却没有像以往那样奔逃。

这样熊大就感觉没意思了,它没有和这群鹅死磕,而是掉头继续往北走,不远处就是狮头鹅的地盘,它们占据着一大片草甸,那里也有很多鹅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