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08 渔场的草坪3

608.渔场的草坪 (3/?,求推荐票)

喜欢本的兄弟姐妹,麻烦投一下你们的推荐票哈,这个是免费的,麻烦大家动动手,谢谢。

为了避免第二次草甸之战或者草甸大战续之类的事情发生,秦时鸥当天给尔打去电话,让他送一批种植草的草种过来。

尔做事干脆利索,立马联系公司准备了足够种植四五十亩的黑麦草草种,第二天便装船送到了大秦渔场。

见到秦时鸥之后他介绍道“这些全是黑麦草,很不错的牧草,也可以做草坪使用,现在加拿大的高尔夫球场的球道,有一半选择了这种草。”

秦时鸥看着这些闪烁着油亮黑光的草种点了点头,尔做事确实靠谱,给他选的草种很合他的心意。

其实尔最喜欢给秦时鸥买农产,因为只要买最好的行了,价格无所谓。

像黑麦草,这可是优良牧草和优质公园用草,草籽价格同类的梯牧草、野茅、六月禾、细麦、羊茅、棕叶、狗尾草、紫苜蓿、三叶草、三叶豆,巢菜都要更贵。

但贵也有贵的道理,这种草是欧美亚各地普遍引种栽培的优良牧草,作用不仅仅是可以用来养牛养羊,其他方面的优点也多的很。

如说,黑麦草根系发达、生长迅速,耕地种植可增加种植地的土壤有机质,改善种植地土壤的物理结构。如果是在坡地种植,可护坡固土,防止土壤侵蚀,减少水土流失。

另外,黑麦草是出色的冷季型草种,也是说耐冷耐寒,冬天可以保持绿化,常常用在暖季型草坪,用作为补播材料,从而使草坪冬季保持绿色。

这一点。对于大秦渔场而言很重要,因为纽芬兰的冬季是很冷的。

尔给秦时鸥选黑麦草,还有一个原因是这种草对土壤要求不高,在瘠薄的微酸性土壤能生长、在苦寒的碱性土地里也能长。只是产量低一些罢了。

渔场的土地很多都是沙土地,栽种大多数牧草都不合适。不要以为沙地隔着大海近是水含量充沛,实际沙地不存水,当然,黑麦草恰好耐寒耐旱。

种植黑麦草简单直接。沙克开着犁地机在前面耕地,海怪开着播种机从后面撒种,浇灌不必额外开发水渠,有四辆涡喷消防车呢,汲取了淡水进行高空喷洒行。

秦时鸥看着这一幕,对毛伟龙感慨道“瞧瞧,这是科技的力量,这是机械化农业”

毛伟龙嗤之以鼻,道“机械化农业,首先要用在农。你确定你这是农业”

或许不是农业,但确实足够机械化。

尼尔森喷着水,伯德驾驶空拖拉机从低空飞过,将尔带来的肥料洒进了草地,五十亩的草坪,仅仅用了半天搞定了,动用的人力不过四个人而已

忙活完了这边,秦时鸥拖着躺椅去沙滩吹海风,伊沃森帮他架起了遮阳伞,呵呵笑着给他压榨好了果汁。等着他过去躺着了。

毛伟龙各种羡慕嫉妒恨“娘的,算兄弟看走眼,大学时候以为你是丝,不敢透露自己身份怕你自卑。现在好了。轮到我自卑了”

秦时鸥挠挠头,道“这样要不我也低调点吧,佳得利渔场那边有几排彩钢瓦房,今天我搬过去住,将别墅留给你,讲义气吧”

开着玩笑。秦时鸥对毛伟龙这一点确实深怀感激。

大学四年,除了开始做毕业论,之前毛伟龙从来不和他谈自己家里怎么样,偶尔也会找他借钱蹭他饭吃。如果一开始知道这位是首都锦衣卫二档头的公子,秦时鸥和他的感情必然不是现在这样。

拖着躺椅到了沙滩,秦时鸥看到菠萝正趴在遮阳伞下的树荫里打响鼻,它将四肢摊开,尾巴一甩一甩,一张马脸满是表情。

“靠”秦时鸥郁闷,只好自己去扛遮阳伞。

倚坐在躺椅,秦时鸥懒散的玩着手机,和毛伟龙两人在同学群里一唱一和活跃气氛。

最近班级群忽然变得安静了,刚来加拿大那会,秦时鸥感觉自己和国内最大的联系枢纽是同学群,可后面群里说话的人越来越少了,慢慢的他有时候也不玩同学群了。

毛伟龙玩着手机,忽然说道“哎,你知道吗,宋俊梅被严飞那小子拿下了,两人快要结婚了据说。”

秦时鸥顿时愣了,他皱起眉头道“我不知道啊,也没人跟我说一声,靠,有点不把我当同学了这是”

毛伟龙叭嗒叭嗒嘴,没有说话,低着头自顾自的玩手机。

秦时鸥心里确实有些不爽,他大学时候人缘很不错,虽然家里没钱很少请同学吃饭,但他为人简单、热情、喜欢帮忙,所以大多数同学和他关系很好。

不过,现在同学和自己有隔阂的原因他也明白。尽管大学毕业后他靠毛伟龙帮忙进了国企,实际他混的还是很一般,突然之间成了土豪,同学们有点受不了,说他们不羡慕不嫉妒是假的。

另外他们身还都有大学生的傲气,不想和他走的太近,怕被其他同学说是抱大腿之类。

看秦时鸥情绪低落下来,毛伟龙坐过去拍了拍他肩膀道“行了行了,兄弟,你别皱眉了。人家也没通知我,是我跟陈磊那里弄到的消息,这事怨不得人家,咱们天天在qq、炫自己的生活,人家自然有想法。”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以前我还太孩子气了。你帮我想想,怎么补救一下咱们同学关系真不错,我可不想当紫禁城里的孤家寡人。”

听了他的话,毛伟龙对他竖指,哈哈笑道“你还把自己当皇帝了滚你小子的吧咱们同学的事我来处理,我也不想这样下去,现在我老子不认我这儿子了,我的处境可他们更难。”

秦时鸥正想办法补救和同学之间的关系,巴尔扎克穿着沙滩裤走了过来,手里捏着一个件夹。

“渔场主先生,你的生活真让我羡慕,什么时候我也能这样悠闲好了。”巴尔扎克笑着说道。

秦时鸥心里烦着呢,但他不能将这情绪展现给巴尔扎克,苦笑道“不,教授,你只看到了表面,事实我有很多的忧愁。再说,如果你想过这样的生活那也容易,据我所知你有足够的金钱支持你享受这样的生活。”

巴尔扎克摇摇头,道“这和金钱有关,这和对待生活的态度相关。对了,这是对你渔场一些物种的研究资料,你看看挺有意思的。”。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