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25 渔场生物链之基5/5

黄金渔场· 625.渔场生物链之基(5/5)

秦时鸥回到渔场的时候,丰收号刚刚入港,告别号则准备出发。≥,

巴特勒打来了电话,要他准备第三批渔场的渔获,他们已经在整个纽约州做出了口碑,是进军迈阿密的时候了。

渔场捕捞和公海捕捞不是一回事,渔场里的鱼是自家的东西,只能捕捉个头足够的大鱼,小鱼要放走。所以活比较累,捞上鱼之后得分类,不符合捕捞条件的放回海中。

公海捕捞就简单了,根据渔业部要求选择合适网眼的渔网,然后下网捞就行了,管它捞上来的是什么,大鱼小鱼堆积在一起,渔业部也不会很认真检查。

因为纽芬兰渔场的教训,加拿大对渔业这块管控属于比较严的了,渔船出海会很老实的按照规定选择渔网。如日本和印尼、菲律宾之类的国家,他们渔船都选择最小的网眼口径,遇到鱼群就要弄它们一个全军覆没。

渔船一共有十几个渔夫,一艘船上用不了这么多劳动力,秦时鸥就出动了告别号,反正这艘船是拖网游艇,用来捕鱼也很合适。

秦时鸥将车停下上丰收号上看了看,渔获又是丰收了,里面大西洋鳕鱼和黑线鳕肥肥壮壮,全身散发着细腻的柔光,一看就是肉质上佳的好鱼。

但渔场单一养殖也不行,螃蟹、龙虾和贝类方面并没有什么产出,秦时鸥决定下一步就要养殖螃蟹了,贝类可以再搁置一下,不要心急。

渔夫们一箱箱渔获运到冰库。秦时鸥去收拾他的早餐小菜。

油泡牛肝菌简单,洗好后拿出来晒干。秦时鸥在别墅前撑起了个支架,将牛肝菌切成一条条放在上面暴晒。

熊大以为是什么好吃的。就站在支架旁边昂着头使劲抽鼻子嗅。

秦时鸥上去给了它一个闹崩,道:“去树下趴着睡觉,别给我打翻了,否则三天没有晚饭吃!”

熊大怏怏不乐的走开,但它后面找到大白,一甩头大白就明白意思,伶俐的爬上支架给它拿了一条牛肝菌吃。

牛肝菌不做熟,味道实在一般般,熊大咀嚼了一番。张开嘴吐出没什么滋味的牛肝菌,悠悠闲闲的爬到树下倚着树干打起了瞌睡。

泡椒山香菇可以现做现吃,秦时鸥从冰箱里拿出泡椒,他挑选了一大把个头肥大、色泽黄绿的泡椒,去蒂洗掉多余的辣椒籽,整个用醋和酱油腌制。

山香菇需要先用水煮熟,煮的时候在里面加一点盐,以前秦时鸥的母亲经常做这道菜,所以他做起来算是轻车熟路。煮好之后晒干,再混合泡椒倒上醋和酱油腌制就行。

做这道菜不用鸡精,因为山香菇本身就有鲜味,腌上咸味、辣味和酸味之后。就是一道好菜。

秦时鸥找泡菜坛子盛好,嗅了嗅味道觉得不错,满意的拍拍坛子放到了厨房角落里。

松鼠小明蹦蹦跳跳的跑进来。拿了一个松子给他吃,算是沟通感情。

秦时鸥做了小份的水果沙拉放到地上。小明跑出去呼朋唤友,带着小黄鼠一家跑进来一起享用这份大餐。

对于小黄鼠一家。秦时鸥有些头疼,这些小家伙挺乖巧可爱的,可它们有一个爱好让人郁闷,那就是打洞。

小黄鼠们满渔场土地里打洞,大鹅时不时的就会陷下去一个脚掌,鹅体肥重惯性大,这样很容易扭断腿脚。

这个问题秦时鸥没办法处理,只好先搁置在脑后,和熊大并排躺在枫树下,将海神意识放入渔场。

今年渔场更加热闹了,高质量的海藻引来了更多的鱼类,一些小鱼是在渔场孵化的,它们没有像父辈祖先那样回到深海,而是留在了渔场海域,比如毛鳞鱼。

毛鳞鱼生性比较古怪,它们上岸产卵,小鱼孵化后被海浪带回大海,随后主力会进入深海,但有一部分不知为何,却会巡游进入河水中,变成淡水鱼。

上次毛鳞鱼在渔场的海岸上产卵后,海浪席卷而来将鱼的受精卵带到水里,早就已经孵化了,现在过了两三个月,小鱼都发育到成年了。

这点是渔场对毛鳞鱼的改变,正常的毛鳞鱼长势比较慢,从小鱼苗长到成鱼至少需要半年,如果在寒冷的深海那得要八个多月,可是在渔场,时间缩短了一半多。

当然,即使毛鳞鱼成熟,也不过才七八公分长短。

秦时鸥很欢迎毛鳞鱼留下,这种鱼因为个头小,经济价值一般,不是没有营养,而是不好捕获,捕获量也少,除了每年繁殖的时候,很难找到毛鳞鱼群。

可是按照加拿大渔业法的规定,不管什么鱼,哪怕是棘鳞蛇鲭和异鳞蛇鲭这种被北美列入禁用名单的鱼类,繁殖期间都不允许捕获。

这样,鱼太小需要的渔网网眼就小,可对于深海渔船来说,他们是不携带小网眼渔网上船的,这样恰好毛鳞鱼是生活在深海,所以毛鳞鱼的捕捞量就很难提上来了。

但对于渔场,毛鳞鱼是一种很合适的底层食物链生物,它们容易带鱼籽,是所有肉食性鱼类口中的美食,营养丰富,比鲱鱼和鲭鱼更适合做鳕鱼、大马哈鱼、金枪鱼的饵料。

为了保护这些毛鳞鱼,秦时鸥不得不将它们聚集起来,然后给它们统一灌输海神能量。

另外,他选了一批鱼特意生活在坎巴尔山河流入海口,因为这里水流湍急,大型鱼轻易不会靠近,即使来了也不怕,毛鳞鱼是可以洄游进淡水河避难的。

给遇到的毛鳞鱼灌输了海神能量,秦时鸥去入海口的海域看了看,这一看发现有点问题了。

毛鳞鱼实在太美味,竟然引来了大群的尖嘴鱼!

尖嘴鱼顾名思义就是嘴巴尖尖的一种鱼,海洋里被冠以这个称呼的鱼类很多,但在纽芬兰,这个称呼特指一种鱼,那就是鳄形叉尾鹤鱵。

鱵(zhen)鱼的名字来源于它们那奇特的嘴型,上腭短小呈三角形、下腭超长仿佛是一根针,一般栖息于近海、河口的中上层,也能进入淡水,主要食用绿藻、浮游生物及小甲壳等动物。

大多数鱵鱼体型是比较短的,但鳄形叉尾鹤鱵是个异类,能够长到一米半,它们性情很是凶猛,堪称是海洋中的‘鳡鱼’,形象、性格和捕食方式都类似。

因为各种原因,尖嘴鱼最喜欢吃的就是毛鳞鱼,这样当尖嘴鱼群出现在入海口处水域的时候,毛鳞鱼群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