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28 终究离别

628.终究离别

看着虎子和豹子也对着炸鱼蠢蠢欲动,秦时鸥摘下挂在铁架上盆子边缘荡秋千的大白,赶紧让它们坐好。

他拿出几个小家伙的饭盆,不用分配,将盆子往地上一扔,是谁的谁立马去叼到嘴里。

小家伙们的护盆意识特别强,薇妮给秦时鸥分析过,说它们不是护盆,而是护食。另外因为都住在一起,它们没有地盘意识,就将野兽的地盘意识转移到了自己的饭盆上。

秦时鸥将之前挑出来的蛋黄放到油里炸好,挨个分给小家伙们,小萝卜头在薇妮怀里抽噎,秦时鸥就忽略了它,将属于它的一份给了熊大。

见此小萝卜头立马惨叫一声,推着薇妮从她怀里跳下来,叼着自己的盆子凑到秦时鸥跟前,放下后对着秦时鸥手里的煎蛋黄嗷呜嗷呜的叫。

“k,k,少不了你的!”秦时鸥叹了口气,怎么就养了这么群吃货呢?

将煎蛋黄分好,薇妮点点头,五个小家伙立马飞快开动,将饭盆舔的‘吧唧吧唧’直响。

秦时鸥又把炸好的小鱼分给五个小家伙,大白对鸡蛋还有点兴趣,吃炸鱼、炸肉之类就没劲了,它吃了两条小鱼,皱起鼻子嗅了嗅,便将炸鱼都分给了熊大。

熊大什么都能吃,吃完自己的偷眼看其他小伙伴的盆子,趁着小萝卜头不注意一下子探头挤上去咬了一嘴巴炸鱼逃开。

小萝卜头一看自己的盆子被熊大动了。顿时不甘的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在原地跳脚。

薇妮追上熊大拎着它的圆耳朵到小萝卜头跟前,佯装使劲抽了熊大屁股几下。小萝卜头这才撒手,叼着自己盆子到秦时鸥身后去细嚼慢咽。

晚上,秦时鸥挑了两条最肥的大尖嘴鱼做了,一条用油泼,一条清蒸蘸酱料,这两条鱼都有一米半长,切成几段之后露出的鱼肉又白又嫩。好像豆腐一样。

尼尔森带了一桶啤酒过来,酒桶上拼着epse一系列字母。秦时鸥对美国和加拿大的啤酒文化了解不深,平时反正有什么啤酒就喝什么,他喝酒喝的是氛围不是味道。

但海怪一行人看到酒桶之后一起吹起了口哨,秦时鸥问这酒怎么样。伯德介绍道:“这是波本桶陈酿的per-stt,是我们战友送来的,他在内大华山脉搞了个农场,有渠道能搞到这种好酒。”

per-stt这种专属称谓秦时鸥倒是了解过,可以理解为皇家专供的烈性黑啤酒,是美国比较著名的精酿啤酒,闪耀星酒吧也提供这种啤酒,价格还很高。

对这样的烈性黑啤酒,秦时鸥兴趣不大。看那啤酒浓重的黑色,他就觉得有点没胃口。

不过这酒是尼尔森和伯德战友特意送来的,他必须得尝尝的。沙克帮忙打开酒桶的蜡封口,将黑洞洞的啤酒咕咚咕咚分散到几个大杯里。

海怪捡起酒桶的蜡封口,看了一眼吹口哨道:“啧,紫色封口,ej-rg12年桶?这可真是好货,现在纽芬兰的市场上要找到它们太难了。”

秦时鸥知道这里面有讲究。可他不想了解,端起啤酒杯喝了一口。结果品了品,竟然品出了淡淡的酱油味……

他喝不惯这种黑啤酒,就换给了伊沃森,他去拿了一提百威过来,还是这种低度数的啤酒更合他的口味。

毛伟龙过来拿了一瓶百威和秦时鸥撞了撞酒瓶,然后看着海面说道:“欧阳给我联系了几家农场,我准备过去看看,明天估计就要动身。”

秦时鸥喝了口啤酒先过过瘾,“是在哪里?草原三省吗?我陪你一起去看?”

毛伟龙看了看他,摇摇头道:“不是,是在蒙大拿州。”

秦时鸥顿时瞪眼,惊讶道:“美国?你要去美国开农场?加拿大不好吗?”

毛伟龙耸耸肩道:“都差不多,蒙大拿州的边缘地带,隔着你们纽芬兰比草原三省还要近,欧阳说那边有一个农场小镇,几乎全是咱们华人,我想过去看看。”

“先看看加拿大的行不行?你在蒙大拿,如果有什么问题我这边使不上劲,如果在加拿大,我有挺多朋友圈子可以用的上。”秦时鸥商量道。

见秦时鸥极力挽留,毛伟龙便点点头道:“那也行,欧阳说他在金马蹄地区也给我留意了两个农场,咱们找时间可以去看看。”

对于这个结果,秦时鸥比较满意了,他举起酒瓶和毛伟龙撞了撞,感叹道:“兄弟,你说实话,你真的想要搞农场吗?”

他估计毛伟龙至今为止还没有干过农活呢,锦衣卫家的公子能干好这样的活?除非他和自己一样,也有金手指。

然而事实上他并没有。

毛伟龙笑笑道:“我只想弄个小农场,不求大富大贵,能和刘姝言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好。另外,朵朵很喜欢养小动物,到时候我也在农场养上狗和熊之类的小家伙,那样的日子不也挺好么?”

既然毛伟龙选择了这条路,秦时鸥只能祝福他安然走下去,他知道这位大学的上铺兄弟不可能一直待在他的渔场混吃混喝,男人毕竟要讲面子和尊严。

不过毛伟龙先要去的还是蒙大拿州,一座距离大瀑布城不远的小镇,欧阳海已经帮他约好了农场主进行参观和价格谈判。

秦时鸥帮毛伟龙办理好签证,美国和加拿大是亲密无间的兄弟国家,只要有一国签证,进入另一个国家就很简单了,如果有一国绿卡,那便可以免签进出。

下午毛伟龙就乘坐飞机去了大瀑布城,刘姝言带着朵朵暂时留在渔场里,前者在这里是有工作的,而且干的还不错,镇上的人都喜欢称呼这位美貌优雅的中国女性为刘老师。

傍晚秦时鸥坐在院子里逗虎子和豹子,哈姆雷的凯美瑞开了进来。

车子停下后,他先探头往外看了看有没有大白鹅在周围,确定安全之后才下车。跟在他身边是一个老熟人,唐吉-巴顿,加拿大国家化石馆的一名研究员。

之前唐吉借秦时鸥的游艇出海夜钓过,这次再来到小镇,他特意带着礼物来拜访秦时鸥,感谢上次的借船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