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41 求职大学生

641.求职大学生

吼吼,相亲失败,写手就不应该心存侥幸,还是孤身一辈子

潜水观看湖底,和用海神意识不一样。

海神意识能控制所有水域,与其说是看东西,不如说是感知东西。

那时候秦时鸥更像是超然物外的掌控者,他能感受到水中生命的简单情绪,能察觉到它们的生长情况,却没有自己的感觉。现在他潜水在湖底,身体能清晰感触到水压,看向左右,都是茫茫湖水和粗糙的湖底砾石,让他感触到是自己这个人在湖底,而不是一个神。

之前告别镇得到的二十多万打击亚洲鲤鱼资金都用在了沉宝湖水草生态再建设上,经过大半年的建设,已经初见成效,湖底水草繁茂,好像水下大草原。

对于湖中水生物这是好事,可对于潜水者这就是麻烦了,一旦不小心被水草缠住脚,潜水员甚至可能就被缠死在这里。

秦时鸥倒是不担心这些,海神意识稍微一分,水草就柔顺的铺在了湖底,他轻飘飘的的落在上面,正好不用担心落脚处有泥沼。

比利却很担心,他游过去快速挥手,拍拍秦时鸥的潜水镜,示意他跟自己来,游到了凹地水域的化石壁上,附着着粗糙的岩石停了下来。

秦时鸥耸〗顶〗点〗小〗说,耸肩,便跟了上去,这时候他注意到比利突然对他做起了让他趴下的手势,明白身后应该有什么东西出现了,便扔出海神意识掌控了周围的水域。

果然,一条一米多长的鳙鱼愣头愣脑的游了过来。这家伙身体颇为肥硕,一颗大脑袋在水下跟水雷一样。被它撞上那绝不好受。

秦时鸥不把它放在眼里,便按照比利要求张开身体平趴到湖底。这时候比利的脚蹼在石壁上狠狠一踹,右手从大腿上抽出了一支警棍般的东西。

借着这股力量,比利直冲那条鳙鱼,手中的警棍猛然伸长到两米半,径直和鳙鱼撞击在了一起。

警棍前端是三棱-军刺状,一下子插入了鳙鱼的腮里,接着鳙鱼在水中剧烈打摆子,比利扔掉长棍握手让鳙鱼在那里挣扎,它没挣扎两下便肚皮朝上晕了。

这时候比利抽出长棍。手腕一甩,长棍收缩重新变成短棍被他插在了大腿外侧。

秦时鸥凑上去看了看,比利不让他碰,做了个触电摇摆的姿势,这样秦时鸥就明白了,这是根电棍,只是不知道在水里怎么发挥作用的。

湖底没什么可看的,唯一胆大凑上来的鱼还被比利给电晕了,于是秦时鸥就去看这些粗糙的化石。

湖底化石还没有开采。故而露出来的只有很少部分,只能贴着凹地湖壁看到一根根粗糙巨大的鱼骨化石。

秦时鸥想看的是沧龙,他对这种号称白纪海神的凶残生物比较有兴趣,这些家伙在它们的时代是当之无愧的海洋霸主。再凶残的鲨鱼也只能成为它们的食物。

凹地周围已经被唐吉等人用水下探测仪探查清楚了,确实发现了两头形似未成年霍夫曼沧龙的化石,一个位置在凹地的底部。露出半个脑袋,另一个则在凹地东方位置。

秦时鸥去看了湖底的沧龙脑袋。不是很清楚,其实是一块大石头。

沧龙除了骨骼其他部分都早早腐烂光了。骨架之间填充了泥沙砾石,如今在岁月的力量下融为一体,必须得好好看才能看出它的样子。

露出的沧龙部位只有一部分圆筒状的前上颌骨,这是它们的武器,可以用来撞击、打昏猎物,也可用在种族内的打斗。

这是一种很凶残的家伙,只要个头比它们小,那就会遭遇它们的捕食。

不是很饥饿的时候,它们会捕食大型海鱼如巨齿鲨和潜水鸟如黄昏鸟。如果很饿,那鱼龙、滑齿龙都是它们的猎物,甚至它们还会捕食小型的沧龙和蛇颈龙,凶残到爆!

秦时鸥用手抚摸着化石中沧龙嘴中尖锐呈锥形的牙齿,现在已经不再锐利,可那种威势,即使到现在,依然让人感触清晰。

在凹地周围转了一圈,秦时鸥很快就腻歪了,正好比利对他招手,示意他们该上去了。

秦时鸥点点头,便跟随比利游了上去。

因为水压原因,潜水之后不能直接浮出水面,秦时鸥和比利在水下七八米的位置做扩展运动活跃血气,一直活跃了半个小时,才依次出水上船。

露出头摘下氧气管,比利对秦时鸥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吼吼,干得漂亮伙计!我以为你第一次下水会吓得尿裤子,现在裤子没有湿?”

秦时鸥不屑的哼了一声:“五十米的水深,这有什么?如果是五百米,或许我会感觉有点压抑,这有的水深和洗澡没什么区别。”

说着,他双手使劲一撑,抓着船舷便跳上了船。

唐吉听的直眨巴眼,我靠有没有搞错?至于这么厉害吗?那是五十米的深度啊,这种深度的潜水已经只适合专业潜水员了,甚至需要资深潜水员来指导,所以哪怕他们的打捞队有职业潜水员他还是得请比利来主持大局。

上了船,有人送来准备好的白兰地,秦时鸥喝了半杯来暖和寒冷的皮肤,五十米水深的地方,温度虽然没有到零下,可因为是持续流逝热量,对人伤害还是很大的。

潜完水,秦时鸥便没了念想,比利要留在这里开始工作,他便自己开车回到了别墅。

中午的时候吃完饭,他正准备去睡个懒觉,正在门口嬉闹的虎子和豹子突然抬起头看向远处的别墅门口,汪汪汪的叫了几声。

秦时鸥出去一看,一男一女两个青年站在门外。

“有什么事吗?”秦时鸥跑过去问道。

英挺的男青年主动伸出手,礼貌的介绍道:“您好,您是渔场主秦时鸥先生吗?我叫王磊,这是我的同学姚莉莉,我们都是普雷斯顿学院的学生,趁着暑季想找地方打个工,不知道您这里是否需要人手?”

都是老乡,秦时鸥不想表现太冷漠,请他们进屋子喝了杯冷饮,事实上他这里并不缺人,一大群渔夫在这里排着队干活呢。

不过他看王磊和姚莉莉精神状态都不错,而且言谈举止也是有教养的样子,这样便考虑可以给他们提供个短工的机会。

他在圣约翰斯住了一年多,对当地一些情况比较了解了,知道王磊和姚莉莉应该是留级留学生,现在应该需要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