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50 兄弟的求婚

650.兄弟的求婚

直升机降落在汉密尔顿国际机场,毛伟龙开着一辆福特f150在等着他们了。

秦时鸥见面和他拥抱了一把,这几天毛伟龙肯定忙疯了,才分开多久,这家伙看上去瘦了不少。

毛伟龙去抱起朵朵,朵朵先将怀里的笼子举起来,里面有五只小火鸡畏畏缩缩的拥挤在角落里。

见此毛伟龙笑了起来,道:“哟,你这还给我农场带来鸡苗了?不过我对火鸡兴趣不大,你给我弄点土鸡土鸭还有土猪崽子,那玩意儿我打算养点。”

秦时鸥说道:“没问题,回去我就找车给你送过来,大白鹅孵化鹅蛋后我也给你送点鹅苗来,保证让你的农场热热闹闹。至于这些小火鸡,这是薇妮给你闺女准备的宠物呢。”

毛伟龙叹道:“你们倒是费心了,感谢的话我不多说,农场刚交割完毕,等我和小舒收拾利索了,一定请你们来做客。”

秦时鸥哈哈笑道:“这个你放心,你不请我们也会死皮赖脸的蹭饭吃,不过到时候我给你带个礼物,你绝对的喜欢!”

“什么礼物?”毛伟龙好奇的问道。

秦时鸥不多说,转移话题道:“你说农场交割结束了?这么快?”

毛伟龙点头道:“挂靠手续办下来后就很简单了,给钱、转移土地登记证,我核查过农场的东西没问题之后,农场就换主人了,就这么容易。”

一行人上了车,秦时鸥问道:“这车也是农场留下的?”

毛伟龙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解释道:“这个不是。前任农场主将皮卡车卖掉了,这是我借邻居的车子。这农场确实不错。周围几个农场都是咱们华人在打理,邻里氛围很好。”

听毛伟龙这么说。秦时鸥就放心了。

汽车开到农场门口的时候,一座用野花编织而成的拱形门出现在众人视野中,这个花门五颜六色,色彩绚丽多姿,上面的鲜花没什么名贵品种,可是很漂亮。

秦时鸥本来在疑惑农场门口放一个鲜花拱形门有什么讲究,结果等他们下车后,毛伟龙拉着刘姝言和朵朵走到拱形门下抱住两人,道:“小舒。我在这里正式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看到这一幕,秦时鸥心里一跳,忍不住就怪叫了起来:“小五郎,干得漂亮!”

现场除了秦时鸥,只有赶来帮忙的欧阳海,话说欧阳海真是讲义气,在毛伟龙购买农场这件事上,他出的力气比秦时鸥要大多了。

刘姝言微微一愣。随即用贝齿咬住朱唇傻傻的看向毛伟龙,一时之间似乎有些手足失措。

毛伟龙笑着看她,道:“虽然没有很多人见证我的求婚,可是小舒你知道。现在在这里的两个人都是我最要好的哥们,我现在对他们起誓,以后我会对你和朵朵很好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秦时鸥大力鼓掌,喊道:“小舒。答应这混蛋,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这次是认真的!”

刘姝言嗫嚅道:“不是,小龙,我明白你对我的感情,可是如果我们真结婚,对你不合适。”

欧阳海劝说道:“如果你担心的是大毛和家里的关系,那完全没必要,这件事我会帮你的,何况还有秦兄弟,有我们两个支持你们,足够!”

最后‘足够’两个字,欧阳海说的一字千钧,那叫一个铿锵有力,脸上露出的自信,更是让人下意识的产生信服之情。

听了秦时鸥和欧阳海的话,刘姝言抱紧朵朵,目光直视着毛伟龙的眼睛,缓缓点头道:“你知道我愿意,小龙,我真的特别愿意嫁给你……”

“那我就娶你!”毛伟龙斩钉截铁的打断刘姝言的话,一把将她搂到了怀里。

秦时鸥和欧阳海站在一边,琢磨了一下笑了起来。

欧阳海问他笑什么,秦时鸥说道:“结婚之后,朵朵肯定要随小五郎姓,那就是——毛朵朵?毛多多?哈哈,我觉得这名字和我一样有个性!”

欧阳海一脸无奈,道:“朵朵是小名好不好,大毛会给朵朵再起一个大名的,肯定不会叫毛多多!”

今天是毛伟龙求婚成功的大日子,自然不能马虎,秦时鸥立马去了汉密尔顿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瀑布花酒店订了个包间,然后将一行人带了过去。

这顿饭的主题自然是喝酒,酒水一上来,秦时鸥拿起一瓶啤酒开了盖子和毛伟龙撞了一下就‘咕咚咕咚’全灌了下去。

毛伟龙痛快的作陪,也将啤酒吹瓶,大学四年毕业快六年了,接近十年的情谊,都在这瓶啤酒里!

将酒瓶扔掉,秦时鸥拍着毛伟龙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妈的今天太痛快了!我靠你竟然真的像大学毕业时候说的那样,在我前面结婚,竟然真在我前面结婚了!”

毛伟龙笑道:“所以你和薇妮要抓紧,这件事我不催你,你自己斟酌着办,反正兄弟的婚礼要提上日程了。”

“你打算怎么办?”秦时鸥兴致勃勃的问道。

毛伟龙握着刘姝言的手,温柔道:“在小舒老家办一场,再在汉密尔顿办一场,在汉密尔顿办婚礼的时候,我会将咱们大学老同学都请过来,你不是想解开和咱们同学之间的误会吗?那就趁这个机会!”

秦时鸥一愣,又开了一瓶啤酒灌进了肚子里,不用多说,这一瓶酒是对兄弟的感谢!

平时秦时鸥喝酒,虽然偶尔会过量,可不会醉的一塌糊涂、不省人事,因为他的克制力比较强,这从他干净的私生活一点就能看出。

可是今天他不再克制,啤酒只要打开,那就是一整瓶灌下去,后面上了葡萄酒,一倒半酒杯,还是举起来就干杯。

毛伟龙终于成就了他的人生大事,秦时鸥心里高兴的很,因为他和刘姝言在一起实在太不容易了。

以前秦时鸥将毛伟龙当做和自己意气相投的逗比兄弟,可是经过这件事,他对毛伟龙印象大改,这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心里开心,秦时鸥喝的也多,对最后的记忆就是伯德扛着他去了洗手间,后面又有什么事,他就忘记了,但始终记得的,是那种由衷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