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62 喝杯饮料好难

662.喝杯饮料好难

看美剧就知道,北美的房屋不像国内这样是打地基然后一步步用砖石建起来的,而是好像墙壁屋顶拼装成的,可以直接用拖车拉着到处跑。

这种房子其实比较少,就是这种拼装小屋的放大版,玩大型拼装屋的要么是有钱人要么是穷人,原因自然大家都懂,一个是纯粹的玩,一个则是需要时时搬家换地方打工。

别看这些小屋是几个大件拼装起来的,可是房屋结构坚固轻巧,秦时鸥看了看,小屋各部位并非都是木材,还有全钢底盘及闭合式轻钢骨架结构。

这些结构是小屋的骨架,具有优越的抗风抗震及抗冲击性能,安上轮子就可以做穷人版的房车用了。

小屋各部件都是采用了集成化设计,墙体除了闭合式轻钢骨架,另外还有复合式墙板。

这些墙板是很精致的,由内饰面层、防潮层、隔热层、结构层及外饰面层组成,当然这都需要秦时鸥带上孩子们自己完成。

光是组合墙板就够麻烦的了,秦时鸥揉揉太阳穴,再看看配备的地板、地砖、卫生洁具、灯具、电线、天线、电话线和网线接口之类,感觉有一万团乱麻在他面前滚动。

“尼玛,我上当了!”秦时鸥哀叹了起来,那混蛋送货工竟然说这玩意儿很容易拼装,这得是多心灵手巧的人才敢说‘容易’?

薇妮拍了他一把,嗔道:“别在孩子们面前说脏话,来。喝一杯橙汁,么么哒,加油干活,一定没问题!对不对。熊大?!”

熊大坐在一张床单上,上面有一堆刚烤好的曲奇饼干、小蛋挞、奶油蛋糕之类,可把它给吃爽了。

没说的,开始干活。秦时鸥前前后后看了视频不下十遍、几乎能把拼装指导图背熟了,这才觉得有点谱。

一开始是拼装小屋底盘,这个部位是全钢结构,用了防潮和适应各种地形,秦时鸥选的草坪很平坦,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将底盘直接放到草地上。

考虑到夏天大雨冬天大雪,还考虑到小屋的排水系统,秦时鸥首先得在小屋下面挖掘几条排水沟。好在小屋没有厕所,否则那真是蛋疼了。

挖好排水沟,秦时鸥又用水泥细心的抹上一层,鲍威尔从屋子里拿出了鼓风机,迅速将水泥吹干吹硬。

这样就可以放下底盘了,放好之后将三面墙壁安置在了底盘上,它们之间是由螺栓连接。因此安装也不算麻烦,以后要转移小屋地点,也可以拆卸开来。

根据产品说明书,小屋的材料重复使用率可达到90%以上。

剩下一面墙壁暂时不能安装,这面墙壁是镶嵌着门窗的,故而最后安装。

先装好三面墙壁,是为了搭建房顶。这个也简单,秦时鸥找了沙克一起将木质屋顶盖上就好。

麻烦的是镶嵌防晒板,这种板子都是七八米长、二十多公分宽,得一片叠一片。好像鱼鳞一样覆盖到屋顶上。

秦时鸥没耐心做这个。他给米歇尔和劳伦斯挂上安全绳,让他们两个上去抬着板子逐层镶嵌。板子和屋顶之间有接口,插进去便可以了。

看看说明书,秦时鸥将柜台、冷饮机和快餐桌椅放进了小屋里。

这个可以随便安装。考虑到这是民主国家,他让孩子们决定。于是孩子们差点打起来:

“我说最好把柜台安装到东北角,因为那里是最不为人所注意的……”

“小沙克你个蠢货,你的脑子被熊大用屁股坐过吗?脑残也得有底限才行,柜台为什么不能引人注意?要我说就放到东南角,这里靠近门……”

“戈登你住嘴吧,小沙克脑子被熊大用屁股坐过,你的脑子被小萝卜啃过吗?我们又不是真的做生意,干嘛要用柜台堵门?显然它得放到屋子的东面或者西面……”

“跟你们这些蠢货在一起我很有压力,为什么我们不能有点创意呢?将它吊起来吧……”

“等等,戈登你说谁蠢货?你说谁脑袋被熊大用屁股坐过?我要揍你!”

“我好怕怕,克拉肯森,你刚才也骂我了是吧?鲍威尔,揍他!”

秦时鸥无语问苍天,他只好收回民主大权独裁.一回:“都闭嘴!放到屋子的最中央将柜台和饮料机,这样到时候大家可以围着喝饮料!”

别看小屋不大,可是五脏俱全。

屋子高有三米,能分为上下两层,是个复式小公寓,一楼是冷饮室,二楼地板上铺上被褥可以做休息室,之间还有楼梯衔接,二楼也有雕花护栏阻隔。

秦时鸥看说明书上介绍,二楼的承重压力达到两千牛顿,也就是可以放二百公斤的东西。

这已经很可观了,难怪小屋子这么贵,里面的东西确实都是高科技货色。

更高科技的是小屋的用灯,一个是大厅的吊灯,能变幻五种颜色,另一个是屋檐下的外灯,这灯竟然还是声控的!

“卧槽!”看到灯具秦时鸥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薇妮很不满:“不是说过让你不要说说脏话吗?”

秦时鸥欲哭无泪啊:“娘子,为夫实在是憋屈啊,我刚刚才发现,我他么忘了下电路!三面墙壁都得拆掉啊,线路竟然就设在防潮层里!”

薇妮眨眨大眼睛,檀口一张:“卧槽,你真蠢!”

孩子们一个个也张大嘴巴,妈的他们蛋疼了,刚才的活白干了!

没办法,只能将屋顶先拆下来,分开墙壁准备往里塞电线。

海怪走过来问大家干嘛这么一幅惨样,他的宝贝儿子克拉肯森将情况说了出来,海怪大笑道:“用不着拆墙壁,不就是安装线路吗?走暗线,我来给你们搞定,简单!”

孩子们顿时一脸崇拜的看着海怪,小沙克鼓掌道:“海怪叔叔好棒。”

“那当然,你以为我爹是你那个笨爹吗?”克拉肯森骄傲的说道。

小沙克二话不说,回身将他撂倒,骑在克拉肯森身上一顿爆捶。

海怪看都不看,任凭儿子在旁边被人暴捶的狼哭鬼嚎,他自己拿着改锥在木质墙壁上准备开孔下线。

秦时鸥这时候才想到,还真是,其实不必非得完全将线路从墙壁里穿过,防潮层有空隙,只要在顶端和底端开两个孔塞进线路就行。

术业有专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