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69 熊大好伤心

669.熊大好伤心

薇妮几次鼓起勇气,最后还是没脸处理这东西,就交给秦时鸥,说她没吃过所以不会收拾。

这个倒是,加拿大人不怎么吃象拔蚌,这东西存在bc省几千年,还是到了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由早期移民到温哥华的香港移民发现的。

中国人很喜欢吃象拔蚌,不光是它味道美,还因为中国饮食文化中有‘以形补形’的说法,也就是‘吃啥补啥’。至于吃象拔蚌补什么,请去网上搜图片看看。

当时香港移民从当地渔民那里低价收购象拔蚌,然后高价卖到香港,这样加拿大象拔蚌逐渐流行了起来,后来通过香港传入华南和中国其他地区,逐渐成了一个产业。

秦时鸥也不会处理象拔蚌,他知道所有的蚌类海鲜都可以蒸煮着吃,于是就放入蒸锅里蒸了几个想尝尝味道。

海鲜蒸熟很快,象拔蚌很鲜,开锅之后就有浓郁的香气往秦时鸥鼻子里钻。可是打眼往里一看,他实在是没有胆气吃这个东西!

熊大嗅到鲜香味一个劲往前挤,秦时鸥这里头疼这象拔蚌怎么处理,看它挤得欢实,就端下来递给它,让它去吃好了。

熊大瞪着黑漆漆的小眼睛往锅里一看,随即就愣住了,劈腿坐在地上,低着头看自己那毛茸茸的一咕噜。

秦时鸥起了挑逗心思,便伸手在熊大裆里掏了一把作势放到锅子里,说道:“你不是喜欢吃吗?吃吃吃!这次老爹把你小弟弟切掉蒸着吃了好不好?”

熊大木愣愣的看看双腿之间再看看热气腾腾的锅子,突然扯着嗓子开始伤心的嚎叫。

薇妮快步走进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谁又欺负我家熊大了?”

看到薇妮,熊大利索爬起来,撇着腿跑过去。坐在地上抱着薇妮的大腿继续嚎啕嗷嗷叫,眼睛就瞪着锅子。

薇妮问是怎么回事,憋不住笑的秦时鸥将事情说了一遍,薇妮顿时气急。挥手拍了他肩膀一把,没好气的骂了句‘坏蛋’,随后拉着熊大去安慰它了:

“你那个坏爸爸是骗你的,那不是、不是你的,没有蒸着你的吃了,你的、你的那个……上帝,熊大你的小弟弟呢?哪里去了?”

“嗷呜!嗷呜!嗷呜!”熊大忧伤的惨叫。

尼尔森奇怪的走了进来,看到着急的薇妮和悲怆欲绝的熊大便问怎么回事。

薇妮不太好说。绊绊磕磕说了几句,索性拉过尼尔森让他看熊大的.部位,那里好像没什么东西啊。

尼尔森明白了,他摸了一把然后呵呵笑道:“熊大肯定长大了,它可能最近释放过,棕熊和人不一样,释放过之后一次后。它们的蛋蛋会由很大变得干瘪下来,所以不仔细找看不到……”

薇妮恍然大悟,接着瞪了他一眼:“流氓!”说完便带着一脸忧伤的熊大走了出去。

尼尔森莫名其妙,他看向秦时鸥委屈道:“boss,我可是从学术角度来解释这个问题的啊。”

秦时鸥叫他过来,道:“你会不会处理这个玩意儿?”

尼尔森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会呀,很简单的。”

“那好,给我做成美味佳肴。”

留下这句话,秦时鸥洗干净手就一脸嫌恶的离开了。

尼尔森郁闷,朝着他背影喊道:“boss。你不学一下吗?吃啥补啥啊!吃啥补啥!”

秦时鸥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回来了,还没有孩子呢,必须得补补。

做象拔蚌并不麻烦,尼尔森用小刀插进蚌壳与蚌身之间虹吸管的底部。轻松的沿着壳边将蚌壳与蚌身分开,露出了椭圆状的灰黑色蚌肚。

“这里面都是脏东西。要扔掉。”尼尔森一边动手干活一边教导秦时鸥。

扔掉蚌肚,尼尔森将切下的虹吸管放入开水中漂烫,这样象鼻部分的外皮会起泡褶皱松开,他轻松一抖,将橘黄色外皮给扯了下来,露出里面嫩滑的蚌肉。

晃悠着手里的橘黄色外皮,尼尔森坏笑道:“你一定不知道,boss,在中世纪的时候法国人没有避孕的方法,修道院里的神父们为了避免和修女们产生生命结晶,就发明了用这玩意儿做套子的办法。”

秦时鸥勉强的笑笑,道:“我还想吃晚餐,伙计,如果我晚餐吃的不爽,我向上帝保证,这个月你休想拿到奖金!”

尼尔森立马闭嘴,专心致志的处理这些象拔蚌。

其实即使尼尔森不说,秦时鸥也知道这个桃色传闻。

如果说中世纪的欧洲哪里最**-乱,肯定就是侍奉上帝的修道院,当时修道院还兼具孤儿院的功能,至于孤儿们哪里来的,看看那些萌大奶的修女和肾虚的主教神父就知道了。

除了象拔蚌外皮,当时神父们充分发挥了登徒浪子的创造了,什么小羊盲肠、膨胀的鱼鳔,有钱点的还能用猪**外皮黏膜,总之,为了愉快的和修女们进行.感情交流,神父们也蛮拼的。

抽掉外皮后,象拔蚌就美观了很多,尼尔森将它从中截断,上端更有劲道可以用高汤煮着吃或者炒菜吃,下端比较嫩则可以冰镇一下生着蘸调味品吃。

秦时鸥愉快的学会了怎么处理这东西,他准备一展手脚,结果候紫轩打来了电话,吱吱呜呜的问他有没有事,他现在过去方便不方便。

看着那些象拔蚌,秦时鸥有了恶趣味,便说很方便,你过来吃晚餐吧。

候紫轩听他这么热情,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说道:“晚饭就算了,我们自己解决吧。”

“我们?”

“呃,我还带了两位、两位国内同胞,关系比较近的朋友。”

秦时鸥更热情了:“那赶紧来吧,我好久没有和老乡唠嗑了,带他们过来吧。”

过了一会,候紫轩开着老板萨格罗的皮卡来了渔场,随他一起下车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青年。

这两个青年年纪和他差不多,男子有点阴柔之气,女孩倒是颇为漂亮,大高个、大长腿,秀发扎成马尾挂在脑后,皮肤光洁、气质飒爽,一看就是北国佳丽。

看到秦时鸥,候紫轩先给他介绍道:“这是我好兄弟黄浩嘉,这是他姐姐黄嘉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