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98 乡村公交车

黄金渔场

农场小楼的后面堆积了一大堆的垃圾,秦时鸥和朵朵抱开小恶霸们,让垃圾车进去收拾。

小恶霸们伸头蹬腿一幅不满意的样子,还要下去继续去展示自己的勇武,秦时鸥笑着挨个给它们脑崩,让它们老老实实坐在草地上,开始给它们上人生第一课。

驾驶垃圾车的是一名六十来岁的白人中年,他准备走的时候毛伟龙说道:“约翰普,晚上我这边会搞一个啤酒烧烤PARTY,你有时间吗?一起过来参加好吗?”

中年白人笑道:“当然,伙计,当然,人人都爱啤酒烧烤,即使我没有时间,我也会抽出时间的。”

等白人约翰普离开,毛伟龙给秦时鸥解释道:“这是我南边的邻居,镇上的人都叫他老约翰,为人很热情,他有镇子上唯一一辆垃圾车,所以会定时帮忙处理垃圾。这些日子,我这边垃圾都是他帮忙处理的,不要钱。”

“我靠,你碰上加拿大雷锋了?”秦时鸥惊奇的说道。

别看他在告别镇混的这么好,实际上他刚到小岛的时候,镇民对他虽然友善,却不会免费帮他干活,因为加拿大人崇尚的是等价付出,你不给人家报酬,人家干嘛帮你?

毛伟龙笑道:“他平时处理垃圾是收费的,我是《长《风《文《学,w≈√≡t属于新客户,他说给我一点优惠,前半个月收拾垃圾纯粹帮忙。”

“当然,我没有白让他帮忙,前几天给他送了一些不错的茶叶和国内特产。所以他才会这么热情。”毛伟龙补充道。

下午,刘姝言要去汉密尔顿超市补充晚上party需要的物资。毛伟龙则打电话,邀请来到小镇之后认识的人。同时也欢迎他们带朋友来参加晚宴。

开办农场加上添置家当需要花费的钱很多,毛伟龙一直没有买车,以前农场主有一辆老皮卡,暂时就用那辆车来充数。

结果老皮卡不给面子,早上的时候恰好坏了,刘姝言只能乘坐公交车去汉密尔顿,她一个人肯定拎不了,秦时鸥让朵朵陪陪小恶霸们好好玩,他去帮忙。

“要不借一辆车子?”秦时鸥问道。“你们和那约翰普关系应该不错吧?”

刘姝言苦笑道:“约翰普没有适合咱们开的车子,他除了农用车就是一辆垃圾车,有时候去汉密尔顿干什么,他都开着垃圾车出去。”

秦时鸥肃然起敬,卧槽老大爷你为何这么屌。

说到邻里关系,刘姝言有点无奈,道:“我们现在只算是和邻居们认识,大家还没有什么交情,借车子很难借出来。”

这倒是。加拿大人对自家车子是很有感情的,因为除了市中心,这个国家几乎所有地方都地广人稀,出行离不开车子。另外。万一借车出去出事怎么办?加拿大交警对车不对驾照,车子出事他们会找车主。

没办法,这样只好乘坐公交车了。

之所以选择乘坐公交车而不是出租车。这也是加拿大的一种特色,即使偏远乡镇也有自己的公交车公司。反而出租车很少。

造成这个原因的,是因为在加拿大私家车已经成为每一个家庭生活的必需品。和碗筷一样普遍。除了在大城市,出租车基本上是预约服务,而且价格很高。

刘姝言说在他们的小镇,乘客要承担的打车费用相当于往返双程费用,回程成本也得算在乘客身上,还是因为加拿大乡镇地广人稀,出租车司机回程不可能再拉到客人。

秦时鸥拿着手提袋,跟着刘姝言去了农场外的街道上,街道很宽很笔直,但是几乎一个人都没有,反而是期间秦时鸥看到了两只驯鹿小跑着穿过路面。

两人去了街道路口的一个木牌下站着,秦时鸥第一次乘坐加拿大的乡镇公交,还是很好奇的,他看着木牌上写着‘0505’号码,好奇的问道:“这怎么还有编号?不是应该有站名的吗?”

“不是,乡镇公交没有站名,这和国内不一样,他们全是用牌子上的车站编号代替。”刘姝言耐心解释道。

秦时鸥惊讶道:“不是吧,那报站怎么办?乘客们全部将这些车站编号背下来?”

“不,司机会报站名的。”

毛伟龙早就对老皮卡不存在幻想了,他之前买了公交票,应对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今天就用上了。

汉密尔顿的公交车票价格比较贵,成人是3.5加元一张,一次性买十张可以打八折,学生则是打五折,刘姝言解释说通常在超市、药店和便利店柜台上就可以买到。

加拿大的市政建设很发达,这点在全球排名都靠前,从公交车这点的体现就是,尽管一趟公交车上坐不了几个人,但车趟并不减少。

刘姝言是掐着点来等车的,她和秦时鸥到站牌下没几分钟,一辆橙黄色的公交车就开了过来。

和国内以及大城市公交车相比,城镇公交的特点就是小,只有国内小巴车的个头,而且用的是更便宜的天然气燃料,目的就是减轻运输压力。

这辆小巴车里一共才只有十六个座,座位都比较宽大舒适,也算是让乘客赚回了高票价。

秦时鸥找了个座位坐下,笑道:“不错,还是软座啊。”

刘姝言莞尔一笑,道:“这是‘星座公交公司’的车子,他们家的车票贵一点,但更舒服,主要针对的目标是游客,很多人喜欢乘坐他们的车子到乡镇来观光。”

车子开动,十六个座一路上只坐了一半,秦时鸥兴致勃勃的观看着外面的麦田、果园和牧场,感觉一切都很新鲜。

小巴车只开进汉密尔顿,并不到他们所要去的沃尔玛超市,所以他们还要转车。

秦时鸥想要打出租车,进城之后出租车就多了,刘姝言笑道:“我们前面就是轻轨站,还是乘坐轻轨吧?直达沃尔玛的,比出租车要快。”

既然人家女士都说要坐轻轨,那秦时鸥当然不能拒绝,他想乘坐出租车不是吃不了苦,而是觉得更方便、更节省时间,他对轻轨、地铁的记忆就是去京都和魔都出差时候的沙丁鱼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