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03 .dps3/10

703.dps(3/10)

海龟不比淡水龟,几乎所有体格都够庞大,最小的是玳瑁,那也能长到八十公分长,五六十公斤重.

棱皮龟是海龟中的巨人,它们个头是最大的,能长到三四米长,尼古拉斯四爷个头没到三四米长,那也有两米半,面对高手,从块头来看它占有绝对优势.

可如果真要打架,那龟四爷肯定不行,真鳄龟块头确实比不上棱皮龟,但个顶个是战斗小能手,尤其是高手这种能追着狗熊乱窜的强人,那更是不能惹.

龟四知道这回事,所以平时若要上岸晒太阳,那看到高手的影子立马头也不回的往海里钻.

但这次不行,它族群中的雌龟在产卵,在延续它们的血脉,它不允许任何东西来毁灭这点,所以主动对龟四发起进攻,想转移它的吸引力.

龟四冲的也挺快,可正所谓浓缩的才是精华,面对气势汹汹飞冲上来的大棱皮龟,高手冷静的瞥了它一眼,强壮的身躯来了个斗转星移,飞快转了半圈,掉头就跑.

这样龟四一下子就错身而过,高手慢悠悠的回过头,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嘴,准备出击了.

秦时鸥跟着冲过去,抓住高手的钢鞭尾巴,又跑了回来,高手意兴阑珊的被拖在后面,一幅龟生寂寞如雪的架势:

本座纵横渔钞日有余,咬尽虎豹熊狼,败尽龟鸟鹿鼠,渔场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草堆.以风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高手没兴趣和棱皮龟打架,必胜的么.有个球意思,它只是想逗逗龟四,可是秦时鸥不给它这个机会,拖着尾巴给它拽了回来,颜面无存.

如果可以,高手真想将脑袋缩进龟壳里,太丢人了,被人拖着尾巴跑啊.

可惜,真鳄龟不是海龟.它的脑袋和四肢收不回去,只能伸展在外无奈的丢脸.

没有了危险,雌龟们开始放心的产卵,它们产卵速度起初比较慢,匀速的一个一个往外产.但随着找到节奏,那速度就快了,四五秒钟的时候就要产一次,一次四五个卵……

伴随着龟卵被排出的还有黏液,这些黏液将沙子和龟卵粘合在一起.可以起到保护作用.

后面,陆陆续续又有雌龟爬上了沙滩,秦时鸥一边拍照一边计算,从中午开始到下午三点钟.一共有三十五只雌龟爬了上来!

这是很可观的一个数字.

从太阳西斜开始,就再也没有雌龟产卵,有的爬上岸来.但也只是寻找产卵地点.

秦时鸥本来不明白这一点,但他将棱皮龟产卵照片发在微博上之后.有懂相关知识的博友给他留言,说明了真相:

龟类的性别决定方式有基因型性别决定(gsd)和温度依赖型性别决定(tsd)两种类型.棱皮龟属于后者,孵化的小龟性别和孵化场地的沙子温度有关,环境温度越高,孵化的雌龟比例越高,这又是大自然的一个奇景.

对于现在数量越来越少的棱皮龟来说,自然是雌龟越多越好,因为雌龟代表的就是种族延续能力.

后面几天,棱皮龟们就定下了产卵时间,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三点,不会超出这个时间段.

越往后出来产卵的棱皮龟越少,但整体加起来,零零散散也超过一百只了!

考虑到全球目前仅存棱皮龟不足五千只,而里面雌龟数量并不足一半,那这个数量就比较可怕.

有意思的是,不管哪一次,只要有雌龟上岸,龟四爷都会尽职尽责的爬上沙滩当保镖,虽然它总是跳着非主流的街舞,但秦时鸥还是佩服它是条汉子.

秦时鸥的微博经常普及一些海洋环保知识,他将棱皮龟的产卵照片发布了上去,讲述这个种族繁衍的不易,希望大家看到它们之后能够保护它们.

棱皮龟数量锐减,遭遇捕杀也是重要原因,在秦时鸥这种超级渔场主眼里它没有经济价值,可在一些人眼里,它却全身都是宝.

棱皮龟肉是可以食用的,据说比牛肉还要美味,营养又丰富,在日本和印度尼西亚一直被当做上等佳肴.它的甲板可以熬成骨胶,是不亚于阿胶的高级补品,能滋阴补阳,对治疗健忘失眠,肝硬化,胃出血,肺病都有好处.

另外龟掌可以健胃,补肾,去火明目,龟油龟血可以治疗哮喘,气管炎,龟蛋是比鸡蛋鸭蛋更有营养的蛋类品,龟胆汁价值最高,可以抗癌!

所以,在各国联合将棱皮龟列入动物保护行列之前,全球掀起过捕龟热.

说起来棱皮龟也是挺倒霉的,九十年代遭遇捕猎热潮,二十一世纪开始海洋污染严重,到处都是塑料膜垃圾袋之类,对它们的伤害更大.

想要保护棱皮龟的不光只有秦时鸥,北美有一个隶属于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组织叫做棱皮龟保护组织,一直致力于保护这种濒危物种.

这个组织的英文名为dermochelyscoriaceaproionsociety,简称是dps,在北美地区影响比较大,成员数量比棱皮龟还多.

戴光剑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他是两年前在多伦多大学留学时候加入的这个组织,原因是里面有很多萌妹子,那时候他是内向腼腆的单身丝,一心想在国外把个大洋马,于是各种加入组织.

后来事实证明,内向腼腆的单身丝只配和左右手玩,加入什么组织也是然并卵,他当初在dps干活可是很卖力的,可惜还是没有赢得妹子的芳心.

但东边不亮西边亮,虽然加入dps没有勾搭上

上妹子,却锻炼了他的交际能力,认识了很多朋友.

而且随着对棱皮龟了解越多,对这个块头庞大性情温顺的动物就越是喜爱,慢慢的他忘记了加入dps的初衷,似乎本来就是想要维护这个物种.

再后来留学回国,他跟协会的联系就渐渐少了,回国之后忙于工作和相亲,偶尔回味过去,感觉当初那个热心公益的内向小戴似乎很陌生了.

有时候午夜梦醒,他还会想起那个傻乎乎的宅男,想起那个整天为世界为棱皮龟忙忙碌碌的热心男孩,可是,那真的是如今这个开口车房闭口金钱的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