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26 教巨妖捕猎6/10

726.教巨妖捕猎 (6/10)

雄性海豹们跳下水,秦时鸥将海神意识放到格陵兰鲨的位置,等待这场大战。

格陵兰鲨游动速度还是那么慢,一点没有鲨鱼家族的彪悍和无敌,这是因为高纬度海洋的海水平均温度只有一两度,格陵兰鲨为调节体温,消耗了大量能量,这样用于动作的能量就比较少了,因此行动迟缓。

号称海洋撕b小能手的海豹恰恰相反,别看它们在岸上笨笨的,到了水里一个猛子能扎出老远,它们的四肢进化成了和棱皮龟一样的船桨状,甩动起来划的飞快。

格陵兰鲨嘴里叼着那只倒霉的肥海豹,一边游动一边咀嚼,姿态悠闲到极点。

一只长着小髭须的胡须海豹第一个冲到了它身后,圆滚滚的脑袋往后一缩,跟一枚水雷一样,破开海水的阻拦就从侧面撞向格林兰鲨的侧腹。

另外几只海豹也赶来了,张开嘴露出獠牙追着格林兰鲨来啃,跟啃大棒子骨一样,很快就撕开了鲨鱼厚实的外皮。

格林兰鲨痛觉神经很不发达,所以看到它们的时候,经常发现它们体表有很多伤痕。

遭遇着海豹们的夹击,这只格林兰鲨摆出‘他强任他强我草他的娘’架势,大嘴‘咔嚓、咔嚓’的咀嚼,很快便将口里的海豹给咔嚓掉了。,

见此,海豹们更怒,后面下水的小家伙也冲了上来,将格林兰鲨团团围住发起猛攻。

这样格林兰鲨不能再稳坐钓鱼台了,它身体各处遭遇攻击,痛觉神经即使再迟钝。这会也疼的不行了,缓慢的回过身来。大嘴张开使劲一吸,一只海豹连同海水被吸进了它的嘴里。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这只灰海豹要葬送在鲨鱼口中,旁边一只海豹游上来,好像顶球一样顶在同伴的肚皮上,将它从侧面推开了。

秦时鸥忍不住想鼓掌,真是机灵的小家伙。

格陵兰鲨还没有察觉到,它们因为行动缓慢,身上很容易滋生寄生虫,其中眼部是寄生虫攻击的主体部位,长满了桡足类生物如各种水蚤。

水蚤的存在会导致格陵兰鲨的失明。这只鲨鱼看不到海豹们的具体踪影,而身边海豹太多,它们赖以为生的灵敏嗅觉和触觉失去作用,对战海豹自然不占优势。

本来海豹们将格陵兰鲨打的落花流水,但很快,好几个巨大的阴影从四周围了上来,格陵兰鲨群出现了!

格陵兰鲨被称为海洋鳄鱼,不光是它们喜欢将食物拽住撕扯到水里吃掉,因为它们喜欢群居。喜欢像鳄鱼那样派出个体去引诱食物,等食物进入陷阱,群涌而上才进行捕食。

海豹们察觉到不妙,赶紧甩动四肢逃跑。它们可是机灵的很。

格林兰鲨群行动太慢,要围捕海豹很难的,不过它们擅长部署出一个比较严谨的陷阱。提前截断了海豹们返回希尔岛的道路,堵住了一部分食物。

希尔岛的位置非常独特。它就像是海底忽然长出的一座山峰,周围海水还挺深。就它一块岛礁凸出在水面。

这种海洋地形在别的地方还比较罕见,格陵兰岛周围就多的很了,因为这是死火山留下的岛礁,而北大西洋高纬度地区,火山众多!

所以,海豹和格林兰鲨们战斗的地方,海水够深。

秦时鸥心里一动,将饿了好几天的巨妖叫了过来。

收到命令,巨妖从藏身的海底缓慢爬起,周围所有鱼虾惊慌逃窜,海水激荡、海底飞沙走石,大王乌贼的威势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秦时鸥输入了一些海神能量,巨妖跟发射出的洲际导弹一般,触手甩动加上喷水孔喷水,飞快赶了过来。

隔着老远,正在混战的海豹和格林兰鲨群便慌乱起来,这就是海洋生物的第六感,有海水为介质,往往比陆地上的野兽更要灵敏。

海豹顾不上报仇、格林兰鲨群顾不上捕食,它们各选了个方向,闷着头就逃跑。

巨妖随后赶来,海蟒般的触手伸出,一下子卷到了开始遭遇攻击的那只格林兰鲨身上。

格林兰鲨奋力挣扎,但根本没用,巨妖触手上的吸盘抓住了鲨鱼的身体,触手绞动将它缠绕了起来。

乌贼有牙齿,可是已经退化了,只在口腔里有一些硬骨片。大王乌贼捕食食物,一般是用触手堵住大鱼的腮部或者鼻腔,将它们憋死;要么就是用有力的触手勒断大鱼的脊椎。

但不管哪种方式,都非常困难,所以大王乌贼尽管拥有称霸深海的身板,却从没有称霸过海洋,反而越来越少。

秦时鸥看巨妖吃力的和那格陵兰鲨打斗便叹了口气,附着上去亲自教导巨妖怎么战斗:用四只出手卷住鲨鱼的身体露出头部,然后往海底礁石上狠狠砸去,只用了几下子,那鲨鱼就脑袋开花死掉了。

船上的渔夫们看不到海底场景,只能看到不断有血水从海下翻涌上拉里,他们面露疑惑之色,猜不出海下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船上有声呐探鱼仪,当鲨鱼们从海底浮起来后,探鱼仪就能探查到它们的身影了。

“哦,狗屎,这么多格陵兰鲨?!为什么鳕鱼会绝种,这些怪物却永远这么多?”老渔夫威廉姆斯着抱怨道。

格陵兰鲨和棘鳞蛇鲭一样,都是渔夫们最讨厌的海鱼,棘鳞蛇鲭体内有一种名为蛇鲭毒素的天然蜡酯,这东西人类无法消化,故而不能食用。

格陵兰鲨更狠,它们的鱼肉有毒素,人类不能食用,而且还有尿骚味,即使想吃都吃不了。当然大王乌贼不在乎,这家伙就差吃石头也能消化了。

五米半长的格陵兰鲨是一顿大餐,大王乌贼吃了不到一半就饱了,将鱼头扔掉,贴着海底离开了。

渔夫们准备离开,鱼头很快浮出水面,莱特面色一喜,让人用鱼钩拖了上来。

秦时鸥问这能干什么,莱特哈哈一笑,说道:“等着你们离开的时候,送你们一个小礼物。”

渔场往东南方向开,后面渔夫们开始下网,秦时鸥自然尽力帮忙,老渔夫们没什么力气了,他一个人干的四个人的活都多,又不抱怨,赢得了老渔夫们更多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