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32 助选2/10

732.助选(2/10)

看着这群迈着小短腿在海底飞奔的小家伙,秦时鸥头疼的不行,可忘了这群好战分子!

不过好在他察觉危机的早,当然,即使不早也没事,就靠这帮家伙的小短腿,想在茫茫海底找到大王乌贼并追上它,那估计得有个百八十年……

由此也可以看出雀尾螳螂虾的彪悍和凶恶,即使这样它们竟然还想去干掉巨妖,人类的复仇之心,和它们比起来那差远了。

或者,它们去寻找巨妖并非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战斗,雀尾螳螂虾和杀人狂魔铁木真一个鸟德性: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到处追杀敌人,让他们日日以泪洗面!

秦时鸥将螳螂虾们赶回去,螳螂虾不甘心,那他可就不会像对付干儿子黑霸王那样温柔了。

海神意识发怒,卷起惊涛骇浪,将螳螂虾群横扫一空,几只倒霉的更是直接砸在岛礁上撞的头破血流,这样螳螂虾群才灰溜溜的转身踏上回程。

一条金眼鲷不长眼,竟然愣冲冲的撞到了螳螂虾群中。

愤怒的螳螂虾可找到发泄的法子,一只大螳螂虾猛然弹出了它的附肢……

这下子连秦时鸥都没感觉到发生了什么,在四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这螳螂虾至少释放出了两千牛顿的力量,附肢飞快的从金眼鲷身边擦过。

没有击中金眼鲷,不是螳螂虾没瞄准,而是不需要这么做。

它们的附肢出击速度太快、力量太强,周围一小点海水。直接被烧开了!

超空穴效应出现了!

所谓超空穴效应,就是指在液流中当某点压力低于**所在温度下的空气分离压时。原来溶于**中的气体会分离出来产生气泡。

当压力进一步减小而低于**的饱和蒸汽压时,**就迅速汽化形成大量蒸汽气泡,使空穴现象更为严重。从而使液流呈不连续状态。

这是雀尾螳螂虾的独门秘籍,它们是自然界中唯一能以肉体之躯形成这种可怕效应的生物,在这样的冲击波下,那条金眼鲷直接四分五裂……

周围几条螳螂虾怏怏不乐的伸出附肢抓取鱼肉,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的吃着食物,唉,但求一败,虾生寂寞如雪啊!

秦时鸥无语,不过总是将这场混战给掐灭了。如果不是他恰好出现,那估计黑霸王和巨妖得先死一个或者两败俱伤,如果让螳螂虾碰巧遇到了巨妖,那就等着看好戏吧!

在渔场里转了一圈,再没有什么事了,秦时鸥才收回海神意识。

睁开眼睛,秦时鸥看到一个光秃秃的大球出现在他视野中,这玩意儿太丑了,表面皱皱巴巴。有两个小小的黄珠子,还有蔫儿吧唧的小鼻子、流着口水的大嘴巴……

没多想,秦时鸥下意识的一拳挥上去,直接将这丑怪球给砸翻了!

“嗷呜!”一声惨叫响起。秦时鸥觉得声音怪熟悉,往地上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卧槽。熊大?你是爹地的好宝贝熊大?卧槽,你咋这个鸟样了?!”

正在给负鼠大白剪毛的薇妮扔下电推刀。心疼的抱起熊大脑袋问道:“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我家熊大了?来来来,不哭不哭。站起来到妈妈这里。”

秦时鸥悲哀的看着熊大,问道:“薇妮,这是你干的?”

他往四周看,虎子和豹子全身光秃秃的,一点毛也没有,那叫一个利索,这下子妈妈再也不用担心它们掉毛了。

还有一个肥乎乎的小白球在沮丧的看着自己光秃秃的肚皮发呆,不用想,这是小萝卜头了。

薇妮给熊大吹了吹脑袋,也不回答秦时鸥的话,嗔怒道:“瞧,你把熊大的脑袋都砸出了包,真是混蛋!”

秦时鸥暗道这能怨自己?妈的自己刚才深海回来,一睁开眼看到这么个鬼一样的玩意儿,没吓尿自己已经算不错了。

真鳄龟高手幸灾乐祸的趴在草丛的一洼水池中,反正它身上没有一根毛,龟毛没有,这次的灾难轮不到它。

秦时鸥想抱怨,可惜哈姆雷出来叫他进去谈事情,只好亲亲熊大头顶的大包表示歉意,然后回到屋子。

哈姆雷跟秦时鸥商量的事情不多,就一件,那便是明天就要进行第二轮竞选演讲了,他邀请秦时鸥去助选。

这没说的,秦时鸥肯定要去,送佛送到西,毕竟投了五千万在哈姆雷身上,必须全心全意的帮助他。

哈姆雷看来得到了满意答复,随后热情的和秦时鸥拥抱,喝完杯子里的茶水便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秦时鸥、马修、帕里和奥尔巴赫四人聊了一会,老律师答应加入哈姆雷的智囊团帮他的竞选出谋划策,马修点头道:“有老师加入,那只要你们的镇长不太蠢,至少有七成把握能赢,恭喜他吧。”

奥尔巴赫并不谦让,他笑道:“七成把握是没问题的,我已经有了一点攻击奥凯佛的构思,不过这得详细策划一下。”

聊着天吃了份宵夜,秦时鸥回到房间。

看到薇妮穿着睡衣躺在**,秦时鸥火急火燎就往上扑,薇妮跟他热吻了一会,秦时鸥再想有进一步动作,她摁住作怪的大手嗔道:“别,我有点不舒服,亲爱的,以后好吗?”

秦时鸥对薇妮是感情大于性,一听老婆不舒服,赶紧问道:“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在码头上被雨淋湿受凉了?我带你去圣约翰斯瞧瞧吧。”

告别岛哪都好,就是没有一个靠谱的医院。当然,因为吃喝呼吸都是无污染,小镇居民生病的情况也很少见,身体不舒服他们都是去圣约翰斯治疗的,这和冰火岛差不多。

任凭秦时鸥用掌心查探额头温度,薇妮看着他脸上紧张的表情,露出甜蜜的微笑道:“没事啦,不是受凉,也没有发烧,反正,嗯,我就是不太舒服。”

秦时鸥反复问,薇妮就是不说,他以为媳妇儿是来了大姨妈,算算还真是这几天,就傻笑两声,搂着她钻进被窝睡觉了。

这次竞选活动在圣约翰斯的纽芬兰纪念广场举行,规模比较大,哈姆雷要在这里进行演讲,届时会有超过四千名选民参加,还有媒体无数。

秦时鸥早上起床后简单锻炼了一下,洗漱之后便带上薇妮和奥尔巴赫出发了,他可是重要助选人员之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