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53 棱皮龟的家3/10

753.棱皮龟的家(3/10)

这个季节,棱皮龟应该不会再留在加拿大了,按照以往的规律,它们早就在繁衍动力的驱使下游往南半球了。

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是棱皮龟产卵的两大重点区域,六月份开始往南赶,大概八月会到达印度尼西亚,这时候的印尼沙滩温度正合适产卵。

如果没有赶上这个机会,那棱皮龟们会继续走,它们到达澳大利亚,这个地方的季节和北半球正好相反,十二月和一月的时候阳光灿烂。

这样,棱皮龟们恰好可以在澳大利亚产卵,维系它们的血脉繁衍。

可是现在有了告别岛,虽然岛上温度阳光不是最合适产卵,但有海神能量在,它们的生命活力大增,这样产下的卵活力更强。另外,大秦渔场的沙滩更安全。

尼古拉斯-龟四每天都会爬上来在沙滩上转一圈,它这就是在巡视婴儿房,看看有没有天敌来偷卵吃。

秦时鸥当然不会允许有什么生物来偷龟卵吃,他甚至派出了高手坐镇,要是有什么寄居蟹、招潮蟹想挖开沙子吃龟卵,没话说,立马干掉!

棱皮龟现在可是秦时鸥的心头肉,因为他的武装大计,就靠这群小王八了。

盼星星盼月亮,七月下旬初期,奥尔巴赫提交的珍稀动物,栖息地认证申请终于通过了,国际珍稀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加拿大珍稀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和渔业部都派人来了,考察情况。

秦时鸥以为会有至少四五十人的团队过来,毕竟这个栖息地认证成功之后。他可是能得到武装编制的,这是严肃事件!

结果。人家就来了八个人,是的。八个人,而且四个是国际珍稀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从匈牙利派来的专家,渔业部和加拿大政府只是各派了两个人……

想起自己帮哈姆雷竞选时候老是控告政府人员冗杂这点,秦时鸥有点羞愧了,精兵简政到这个程度,他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啊?

秦时鸥接了八个人之后,还有点不信,特意给马修打去电话,马修让他将渔业部两个官员的信息发给他。然后告诉他,是的,没错,起码渔业部派出的确实是这两个人。

“就两个人啊?”

“如果是事实,那一个人证明也够了,两个人已经是双保险了。”

秦时鸥肃然起敬,他忽然想起了一句加拿大俚语:是真理,一个人阐述便足够,是谎言。一万个人重复,那也不会变成真理。

专家和官员们带了很多仪器和药品,到了渔场他们看到那满海岸的塑料垃圾,顿时先皱起了眉头。

秦时鸥一看事情不好。麻蛋,都怪那场暴风,千万别毁了自己的大计!

好在他有奥尔巴赫这个外交官。老律师知道考察团来了,特意从哈姆雷那边回来。因为他知道秦时鸥应付这种事不擅长。

老律师带了一份报纸,他交给考察团的人员观看。报纸是半个多月前的了,就是暴风过境第二天印刷出来的,第二版介绍了暴风的破坏力,其中就有对那艘垃圾运输船的消息。

报纸上说了垃圾运输船是被暴风吹跑了遮掩篷布,所有塑料垃圾都落入海洋最终汇聚在了告别岛沿岸的事情,呼吁政府要积极解决这件事。

奥凯佛集团才不管,告别岛现在可是他们的眼中钉啊,哈姆雷就是从这里起家的,越乱才越好,故而半个多月了,政府不但没管这里的塑料垃圾,还征用了所有海洋清洁船。

看过这份报纸之后,考察团的人皱起的眉毛就舒展开了,一个有着日耳曼血统的严肃老人说道:“伙计,你们得快点处理这些垃圾,谁知道带着什么病毒呢?或许棱皮龟受到感染怎么办?”

秦时鸥保证道:“立即处理!立即处理!”

其实,考察团的人真正担心的是这些塑料垃圾中有塑料袋,那才是真正的棱皮龟杀手。

好在风暴将塑料袋不知道吹飞到哪里了,留下的都是比较大型的塑料瓶和塑料板之类,考察团找了找没有发现塑料袋,那就没话说了。

棱皮龟不吃塑料瓶,它们牙口没好到这个程度。

接下来是检验水质,其实棱皮龟耐操能力非常强,它们不是桃花水母,即使水质有污染,依然可以活的好好的。

但栖息地不光要棱皮龟们活的好好的,还要活的舒舒服服过上小康生活,所以水质就比较关键了。

这一点秦时鸥充满信心,就他海里种了那么多海藻水草之类,告别岛周围更是没有一个排污管道,水质能不好?这里水质不好,那整个加拿大的海域都是污染重地!

果然,检测之后,一出来结果考察团的人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们的海水几乎是零污染?这是怎么做到的?上帝,我只在南极和北极看过这样的水质。”

奥尔巴赫又拿出了一份报纸,这是《加拿大生态报,一份在北美很著名的环境保护方面的刊物。

这张报纸报道了秦时鸥入主大秦渔场之后的所作所为:大肆购买海藻和水草种子种植到大陆架上,形成了纽芬兰海域最茂盛的海底草原。

“诸位可能不知道,我们年轻的渔场主是一位狂热的环保分子,他就是无法忍受他们国家对大自然的破坏,这才毅然来到我们告别岛的,因为他爱这里纯净的自然环境!”奥尔巴赫用钦佩的语气说道。

秦时鸥狠狠点头,露出深情的表情,人生如戏全凭演技啊。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考察团八位专家早就嗤之以鼻了,当老子这些年都是吃屎长大的?

可事实就在眼前,告别岛水质就是好,简直好到了极点;渔场大陆架的海藻就是多,多到了让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另外,报纸上还有秦时鸥参与示威活动然后关停小岛两座化工厂的报道,这不由得他们不信。

另外还有一项考察是检测渔场的水母密度,虽然棱皮龟也吃海藻和鱼虾,但主要食物还是水母。

这个问题就更简单了,秦时鸥一早就派海神意识去搜罗水母,这东西渔场已经被棱皮龟们吃的差不多了,秦时鸥不得不注入海神能量加快它们的繁衍。

这样考察团的船开到哪里,只要下网肯定能捞到水母,或大或小、或多或少,就是一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