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59 临海观涛9/10

759.临海观涛(9/10)

不到吃饭的时候,秦时鸥带着卡梅隆和科尔绕着渔场转了转,给他们介绍自己的渔场。

塞丽娅和加西亚忙着收拾塑料垃圾,他们请求沙克配合,使用小艇拉动拖网将塑料垃圾都集中了起来,正准备选址,然后在海里人工造一座小岛。

其实将塑料垃圾收集起来并不难,秦时鸥之前一直没有收拾,是因为他不知道收集起来后运输到哪里去。

加拿大在环境保护方面做的很严谨,随地扔一个塑料瓶都可能受到制裁,更何况渔场里是这么多的塑料垃圾。

海边还是陆陆续续飘荡着一些塑料垃圾,秦时鸥觉得有碍美观,打算带两人去佳得利渔场瞧瞧。

科尔笑道:“不,伙计,你得好好看看这些塑料垃圾,因为它们可是价值四百万甚至更多。”

秦时鸥始终不明白那四个酒桶怎么可能那么值钱,科尔了解后就给他介绍了一下,说他的估价还是保守的,因为他不是专门做葡萄酒的,那四个酒桶其实代表的是一种传承,简单来说就是情怀值钱。

另外,他现在不敢保证酒桶里的葡萄酒什么情况,检验一下如果是可以引用,那四个酒桶价值更高了,翻倍一下轻而易举,卖给几大酒庄或者一些狂热的葡萄酒收藏者,,卖个一千万都可能。

秦时鸥看科尔说起酒桶的时候总是兴致勃勃,便豪爽的说道:“如果你喜欢,那选一个拿走。伙计,我不会卖掉那四个酒桶的。但如果有朋友喜欢,我可不会吝啬。”

他小算盘打的很好。现在他和施特劳斯家的友谊,就是源于那封家书,如果能送一个贵重物品做礼物,加固一下双方友情,以后收获更大。

富人的人情可不好拿,但如果能拿到,作用往往巨大。

科尔明白这点,摇摇头笑着说他只是偶尔品品红酒,对这种超贵古董红酒没什么兴趣。谢绝了秦时鸥的好意。

三人乘车穿过小镇去了佳得利渔场,这里拥有告别岛最美的近海,艾尔伯特当初凿平了近海海底的礁石,还往近海投放了pdpa剧毒试剂,彻底毁了这片近海水域的生态系统。

这样有失也有得,没有鱼虾和海藻,这片海域格外湛蓝清澈,午后阳光灿烂,从海岸边一直深入出百多米。海水都可以畅通无阻的照到海底。

热气旋过境之后,纽芬兰天气不错,风平浪静,阳光也出来了。不像之前动不动就**天下雨。

这样站在海岸边,脚下踩着细腻的沙子,感受着温暖的海风。晒着热乎乎的阳光,看着湛蓝的大海和雪白的浪花。听着远处的海鸥啼叫声,实在是惬意无比。

“我敢打赌。你们现在一定想要来一杯冰啤酒。”秦时鸥笑着说道,甩手将一罐罐的冰镇啤酒扔给两人。

卡梅隆抓住啤酒打开后狠狠喝了一口,吁了口气笑道:“你赌赢了,这时候喝一口啤酒真是再爽不过了。”

远处传来一声汽笛般的声音,但要清脆一些,卡梅隆对海洋了解不比秦时鸥少,听到这声音他便将手遮在额头上向海洋里看去,惊讶的问道:“座头鲸?白鲸?还是蓝鲸?”

这是几种擅长发出汽笛声的鲸鱼,发出这声音并非因为它们的天性,而是它们擅长模仿,在迁徙路上听过轮船拉响启迪后发出的声音,然后它们记了下来,偶尔就会模仿着发出这声音。

雪球便喜欢发出摩托艇开动的‘噗噗’声,因为它听的最多的就是秦时鸥驾驶摩托艇发出的声响,不过秦时鸥不太喜欢让它模仿这个,太像是放屁了。

这样,因为是模仿发出的声音,所以很难以此来分辨出鲸鱼的种类,即使是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老渔夫也不行。

秦时鸥将海神意识放出去一看,是一头大座头鲸带着小鲸鱼在畅游,于是他就说道:“听口音,像是座头鲸。”

科尔听了他的话笑了起来,卡梅隆也没在意,这让秦大官人很惆怅,我说的可是实话呀。

几只海鸥舒展着羽翼在海面上搜寻食物,不一会它们之间就冲突了起来,貌似是一只海鸥逮到了一条好鱼,其他海鸥便联手追杀它,将它撕咬的羽毛狂飞。

在文学故事中,海鸥被塑造成了勇于搏击风浪的勇者或者团结一致的兄弟形象,其实并非如此,海鸥是很自私、好斗且欺软怕硬的海鸟。

就像真正的猎手不会崇拜野狼,水手和渔夫们也不喜欢海鸥,这种鸟的贪婪往往让渔夫们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可惜北美的渔业部都有规定,不准虐杀海鸟。

海鸥们正在一起厮杀的痛快,一只大鸟如阴云般出现在它们头顶,接着它化作一道雷霆霹雳,呼啸着飞了下来,瞬间冲入了海鸥群里,几下子就将海鸥们拍的晕头转向、吱吱惊叫着逃跑。

后面,一个更矫健的身影出现了,它快速的在海面上空滑翔,锐利的鹰眼凝视着海面,满脸威武之情,仿佛巡视领地的君王。

迎着艳阳,它猛然扎了下去,两只爪子飞快探出,往水里一抓将一条至少四十公分的真鳕给捞了起来,强壮有力的双翼一抖,带着这条鱼便直飞苍穹!

阳光下,它的爪子仿佛是黄金雕成,反射阳光之后,那光芒更加刺眼。

“上帝,真是一头神骏的白头雕!”科尔赞叹道,他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想要拍摄,可那白头雕早就不知踪影了。

卡梅隆注意的是另一只大鸟,他看着那大鸟在空中悠然而高傲的飞翔着,一直到它的身影消失,他才对秦时鸥说道:“那是上帝的牧者!它就是尼米兹?!”

“是的,那就是尼米兹和他的小伙伴,那头白头雕叫做小布什。”秦时鸥介绍道。

“尼米兹?小布什?哈哈。”科尔显然知道这两个名字的含义,顿时就大笑了起来,只是笑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然后诧异的看着秦时鸥道,“别告诉我,这两只鸟也是你养的?”

秦时鸥可不想当出头鸟,他笑道:“尼米兹是我养的,小布什不是,谁又能驯养高傲的白头鹰呢?不过它和尼米兹是朋友,所以偶尔会到我家里做客。”

科尔拍拍胸膛,指着他道:“那太好了,如果说你还能养白头鹰,那我真的就要嫉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