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63 真是下血本啊3/5

763.真是下血本啊(3/5)

秦时鸥抱起虎子,单手拉着扶梯快速上了船,尼尔森刚刚将sig-556外面缠着的塑料纸撕掉,随即将子弹上膛警惕的看着船舱。

伊沃森扛着豹子很快也爬了上来,他往身后一抽,手里也有一把枪,雷明顿。

秦时鸥有点疑惑,问道:“如果真的有幽灵,我们的枪有用?”

海怪拍拍枪口道:“我的枪用圣水洗过,不管幽灵还是僵尸吸血鬼,一枪爆头!”

尼尔森骂道:“你看《范海辛》看傻了吗?还他么圣水!这世界上就没有幽灵!显然是船上有大功率信号干扰仪,所以我们的枪不是用来对付幽灵的,而是对付人的!”

一行人都爬上了船,秦时鸥看向四周,午后阳光很烈,可是晒在船上却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偌大的千吨巨轮,竟然没有一点声音,这怎么看都不对劲。

虎子和豹子落地之后抽了抽鼻子,对着驾驶舱‘嗷嗷’吼叫了几声,随即甩开腿跑了过去。

秦时鸥等人兵分两路跟了上去,驾驶舱位于船头,进入一看里面乱糟糟的,好像有人在乱翻过一样。

奇怪的是,驾驶台上搁放了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和一些甜甜圈,秦时鸥摸了摸杯子,咖啡已经凉了尼尔森则掰开一个巧克力甜甜圈,里面露出了松软的面包。

“今天烤制出来的,起码今天加热过。”尼尔森扔掉甜甜圈说道。

虎子和豹子进了驾驶舱之后从两路包抄了后面的柜子,尼尔森举起sig喝道:“谁在里面?滚出来!否则开枪!”

尼尔森喊了两声。没人回应,声音空荡荡的在船舱里响起。让人感觉有点头皮发麻。

秦时鸥看看虎子和豹子便点了点头,两个小家伙得到命令。立马扑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猛然跳了出来,同时还有一声凄厉的:“喵呜……”

黑影落地,秦时鸥定睛一看,悻悻道:“卧槽,黑猫?”

这是一只纯黑的大猫,看起来日子不错,毛发黝黑光亮,浑身赘肉。能一下子跳这么高也算是个本事了。

海怪看到黑猫之后脸色有点泛白,对秦时鸥使了个眼色凑过去低声道:“boss,黑猫啊,传说幽灵船就是黑猫驾驶的!”

从小饱受什么厕所里红高跟鞋、山村老尸之类的恐怖故事电影的摧残,秦时鸥对北美的灵异传说很不感冒,他白了海怪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都是以讹传讹,你让这黑猫给老子开个船看看,他们得能拧动船舵的钥匙!”

听他这么一说,尼尔森抽下了船舵上插着的钥匙。看了看后疑惑的说道:“不对,这不是查尔巴斯号,而是什么莫里独角鲸号。”

看一艘船的名字,一般就是看船舷。上面涂着船名,另外船舵钥匙会连接钥匙牌,上面也会写船名。

这样就比较奇怪了。一艘船怎么会有两个名字?

秦时鸥示意海怪让沙克查查这所谓的莫里独角鲸是什么来路,海怪看看对讲机。摇头道:“没有信号,尼尔森说的对。这里信号被屏蔽了。”

“先找公牛……”秦时鸥说道。

虎子和豹子昂着头迷惑的眨眼睛,它们仔细嗅着空气中残留的气味分子,在船舱里跑了一圈之后跑出来,跑到船舷看着下面的海水发呆。

秦时鸥心里生出不妙的感觉,公牛哪里去了?他么的,不会真被幽灵带到海底了吧?!

结果他这里正焦急,远处的南方海拳号忽然开动了过来。

秦时鸥在无线电里告诉过扎克别轻举妄动,可是这家伙怎么还是靠近上来,于是就站在甲板上对着高速艇挥手示意他们回去。

尼尔森举起望远镜往前一看,张开嘴就骂道:“细特!我一定要打死这小婊砸!”

说完,他将望远镜递给秦时鸥,秦时鸥拿起来一看,也忍不住骂道:“细特!必须打死他!”

只见南方海拳号的甲板上,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正满脸尴尬的挥手,正是秦时鸥等人一直在找的公牛。

不过这家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南方海拳号上?他来时乘坐的摩托艇明明在下面绑着呀还,秦时鸥心里疑惑。

好在公牛没事,秦时鸥怕的就是这家伙出事,然后他们下了船,爬上了南方海拳号。

公牛讪笑着站到一行人面前,弱弱的说道:“你们也登上幽灵船了?我没说错吧,那是一艘幽灵船对不对?”

“对你妹,只是船上的人不知道去哪里了而已。”秦时鸥没好气的说道,他们刚才搜查了船上的冰箱,里面有酸奶,生产日期是十天之前。

另外在船员舱里,还看到了水手们的私人物品,里面有衣服刚洗好没晒干。

反正一切信息显示着,这艘船不是那种消失很久后突然出现的幽灵船——幽灵们穿衣服也就罢了,总不能喝酸奶吧?

公牛解释了一下,开始他刚上船的时候,一切正常,对讲机信号是满的。可是当他发现船上一个人都没有,却有温热的咖啡和甜甜圈的时候,感觉不对劲了。

尤其是,当时沙克和海怪还在对讲机里讲幽灵船的故事,这样就是他大胆也受不了了。

后面他又仔细搜查了一下这艘船,船上活动室里有玩到一半扔掉的德州扑克牌,电玩机还在打开着,一个锅子里甚至煮着荷兰豆……

最惨的是,就在海怪讲到幽灵船故事**的时候,他听到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但仔细看又什么都没有,可转过身,就是有脚步声……

这下子公牛受不了了,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甚至他都没有去爬下船去开摩托艇,而是从船舷跳入海中,一路游泳爬回了南方海拳号。

“这可能真的是幽灵船的。”公牛心有余悸的说道。

“还有喝酸奶吃荷兰豆的幽灵?”秦时鸥冷笑道。

“那船上人呢?总不会一个人都没有吧?还有脚步声怎么回事?信号突然隔绝又是怎么回事?”公牛问道。

这点秦时鸥也解释不了,可他不信这艘船是幽灵船。

没办法,他将海神意识放入水中,看看能不能通过同为未解之谜的海神之心来解决这件事。

结果海神意识在水里转了一圈,秦时鸥气歪了鼻子,他还真他么的查到了是怎么回事:现在的人,为了偷鱼,那是真他么下了血本啊!(……)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