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65 战利品5/5求下月票哈

765.战利品(5/5,求下月票哈)

缓一缓,兄弟姐妹们,让弹壳先缓一缓,连续六天十更爆发,有点受不了。不过弹壳完成承诺了对不?当时说好是连续五天的,多了一天嘿嘿。弹壳休息一下按摩按摩菊花,咱们下次爆更见!对了,有月票和推荐票的顺便投一下,嘿嘿,菊花还是有点危险。

跟虐待战俘一样,公牛掌控水炮将一群人屡次扫下水中,这些人知道水下有什么,只要被扫下去,立马在爬上来,最后学精明了,趴在了潜艇上。

最后还是秦时鸥看不下去了,虽然这些人偷鱼罪有应得,但这么戏弄他们还是不太好。

秦时鸥摆摆手道:“ok、ok,伙计们,日内瓦公约都说过了不准虐待战俘,来,将他们抓起来,问问怎么回事。”

能开着潜艇来偷鱼,这是下血本啊,一般的渔夫绝对没有这样的心气,有也舍不得,这得对他渔场的渔获多有信心,竟然耗用价值几百万的潜艇来偷鱼?

所以,秦时鸥觉得里面肯定有猫腻,拿下先问问再说。

尼尔森不认可他的说法,撇嘴道:“我们这还叫虐待战俘?哈,只是帮他们洗澡,他们还得感谢我们才对。”

秦时鸥懒的和他们争辩,喝了一声谁是船长,一群渔夫立马老实,拿枪威胁这些人上了查尔巴斯号,拖着两艘潜艇向渔场驶去。

这些渔夫还不老实,有人吼道:“你们凭什么拉走我们的船?我们只是在国家渔场捕鱼,并没有进入你们的私人渔场!”

这就是用潜艇偷鱼的好处。本体渔船不用进入渔场,停在外面便可以。这样即使海警查起来,也差不到问题。因为gps定位系统会显示他们确实没有进入过私人渔场。

秦时鸥指着那人道:“你们不用不老实,我会让你们心服口服,先说说,信号屏蔽器在哪里?”

“什么信号屏蔽器?”那人满头雾水的问道。

尼尔森上去踹翻他,踩着他的胸膛怒吼道:“这时候了还他么的嘴硬?说,信号屏蔽器?在哪里!还有,你们的船长是谁?给我站出来!”

“我们船长站不起来……”旁边的人弱弱的说道。

“什么?嘴巴挺硬啊!”尼尔森掏出了他的捕鲸刀,亮闪闪的刀刃被阳光一照,散发出了冷森森的光芒。“很好,我就喜欢虐该死的硬汉!”

那渔夫吓坏了,指着他脚下道:“我们船长被你踩在地上,他真的站不起来啊。”

尼尔森看看脚下那人,悻悻的收起军刀,问道:“信号屏蔽器在哪里?”

船长快哭了,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

这时候无线电对讲机里传出了沙克清晰的声音:“咦,你们信号合格了?找到原因了吗?”

秦时鸥几人很奇怪,掏出对讲机一看。信号确实满格了。可渔夫们都没动弹,那是谁在操控信号屏蔽器?

尼尔森心里嘀咕,便问船上的人道:“平时,你们船上有没有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信号屏蔽的情况?”

蹲在甲板上的渔夫一起摇头。满头雾水。

秦时鸥等人感觉身上有点发冷了,那刚才怎么回事?公牛刚上渔船不久就丢掉信号了呀,而且他们上船之后也是没有信号的。

不过这个问题随后被丢到了脑后。有信号就行,秦时鸥让沙克查一下莫里独角鲸号怎么回事。

很快答案传来:“莫里独角鲸号。隶属于纽约渔业局,是莫里海洋生产集团的一艘两千吨级渔船。七月十五号离开纽约港,目标北大西洋海域。”

两次听到‘莫里’这个词,秦时鸥突然想起了莫里集团,他心里一动,问道:“这个莫里海洋生产集团,和美国最大的那个海鲜控制商莫里家族是什么关系?”

“这就是他们的家族企业。”沙克说道。

这样秦时鸥明白了,难怪这些渔夫有实力调动潜艇来偷鱼,该死的,背后有大财团支持啊!

很显然,之前莫里家族三公子查尔斯-莫里来找秦时鸥商谈合作事宜,结果一看和他合作不成,便动用了别的手段,使用潜艇来偷鱼。

他们倒是好算计,要不是秦时鸥有海神之心,那他这次是真栽了!

莫里家族对大秦渔场的金枪鱼是志在必得!

听到秦时鸥说出‘莫里独角鲸’和‘莫里家族’,蹲在甲板上的渔夫们惊慌了起来,显然,他们知道内幕。

看着慌乱的渔夫们,秦时鸥拍着船舷轻松的说道:“ok,伙计们,准备好怎么向我们的海警解释你们冒充他人渔船这件事。还有,我相信你们的潜艇里也有gps定位系统,我想它上面有你们的航行纪录?”

躲不过去了,船长索性光棍的站起来,说道:“好,秦先生,我说实话,我们是来自莫里家族。但这不是什么没法协商的事情不是吗?放了我们,然后获得莫里家族的友谊……”

“虐他!”秦时鸥对尼尔森和公牛吼道。

尼尔森提醒他道:“日内瓦公约啊boss。”

“给他按摩一下,松松骨。”秦时鸥改口吼道。

尼尔森和公牛阴森森一笑,提着拳头冲向那船长,两拳将他砸翻在地,开始演绎武松打虎3d版本。

秦时鸥路上就报警了,他现在是海警们重点保护对象,听到美国人冒充加拿大渔船来偷鱼,立马出动,这次不是快艇,而是直升机。

私改船名是一件大事,很严重的问题,一般只有走私船、贩du船之类的这么干。比如在《战争之王里,尼古拉斯-凯奇的军火船在躲避国际刑警盘查的时候,就用了临时改船名的方式。

这点性质上有点类似陆地上车辆私改车牌号,当然海上监管比陆地更严,所以性质也更恶劣。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栽定了。

见到海警的时候,鼻青脸肿的船长还想倒打一耙,说秦时鸥等人动手打人。

海警才不管,渔夫们都是暴脾气的家伙,海上冲突肯定以一方甚至两方都鼻青脸肿而结束,不死人就行了。

秦时鸥当然不认账,虽然海警不管,可他依然要给个说法:“这是他自己不小心磕碰的,他们说在水下看到了大王乌贼?哈哈,大王乌贼!他们怎么不说自己碰到了美人鱼?”

“我们真的看到了大王乌贼!”盗鱼的渔夫们委屈的说道。

海警:“哈哈,好可怕。”

除了带走这些偷鱼贼,海警们还拖走了那艘莫里独角鲸号渔船,他们想要带走两艘潜艇,但秦时鸥不给,说道:“这是我们的战利品,伙计,战利品!”

“不,这可不是打仗,你们没有资格拿走别人的东西。”海警们说道。

秦时鸥诡异一笑:“你真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