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68 论知识的重要性

768.论知识的重要性

鳕鱼砸吧砸吧嘴,转过身准备去找水蜗牛吃,旁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一条蓝鳍金枪鱼,大鱼足有两米半,鳕鱼想跑都跑不掉,咬断,吃掉!

蓝鳍金枪鱼得意洋洋的游动着,鱼眼一睁卧槽怎么天空忽然黑暗了?虽然是夜晚可也太黑了吧?完蛋了,自己被吃了!

正在蓝鳍金枪鱼绝望的时候,结果它重新又恢复了自由,张着大嘴的姥鲨出现在它的面前。

姥鲨虽然个头庞大,嘴巴更大,可是它们只会虑食性的吃一些浮游生物,对于大个头的鱼类不感兴趣,尤其是蓝鳍金枪鱼这种能长到三四米的大家伙,更没兴趣。

但蓝鳍金枪鱼不会永远这么幸运,姥鲨只有一条,可其他鲨鱼数量就多了,大多数鲨鱼还是视金枪鱼为最美食物的。

看着乱作一团的渔场,秦时鸥叹息不已,他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指挥一支百万雄师来打一场硬仗,估计所有男孩子都做过这样的梦。

可是现在,梦碎了……

他终于明白,自己指挥十个人还行,再多就带不动了,所以陆军批给他十二个人的民兵编制还真是正确,如果批给他一百二十人,估计渔场要乱套成这个样子了。

秦时鸥头疼无比,可还是得硬着头皮和水蜗牛来死扛,鱼虾都是渔场的,彼此捕食便宜的还是他,可要是让水蜗牛啃光所有的海藻、水草。那就操蛋了。

为了培养起这批水下丛林,秦时鸥几乎毁了整个渔场的根基,如果这批海藻水草完蛋。他可没有信心从头再来。

一晚上,秦时鸥几乎没有闭眼,到处发动鱼虾蟹们捕食水蜗牛,后来连住石蛤、钻岩蛤、石蛏、开腹蛤这些贝壳都慢慢蠕动着去抓水蜗牛了,由此可知这次他动员力度多强。

这是一次全渔场的战争,秦时鸥一晚上几乎耗尽了所有海神能量,这才勉强遏制住了水蜗牛的疯狂扩散形势。

早上起床。秦时鸥蔫的不行,他的岳父大人看他这个样子几次欲言又止。最后悄悄对秦时鸥说道:“秦,薇妮怀孕了,你得克制点,懂吗?克制点。”

看着岳父那一脸暧昧。秦时鸥无奈的很,解释道:“向上帝发誓,我昨晚连薇妮的手指都没动!”

马里奥这样就皱起眉头,过了好一会,他又偷偷找到秦时鸥,塞给他一个小盒子道:“这是我朋友送我的礼物,河马鞭,你知道的,这玩意儿威力无穷。我还用不着,那送你吧。”

秦时鸥看着小盒子里那根大家伙,一时之间相顾无言泪两行。么的现在这些人都是什么思想?太了啊,不过这东西他得收好,说不准以后还是用得着的。

早饭之后,薇妮就在家人陪同下去圣约翰斯做复检了,秦时鸥找了沉稳的沙克做司机,伯德和尼尔森还是留下吧。两个人开车的时候都喜欢往死里踩油门。

他去渔场看了看,情况比昨天好很多。还是有很多水蜗牛,但不再是那种随处可见的样子,这样有鱼虾等天敌的克制,水蜗牛应该不会再出现种族性爆发。

想起自己渔场这样了,不知道其他渔场如何,他便给圣约翰斯的渔业管理处打去电话,说自己渔场爆发了水蜗牛灾害,问问政府有没有什么补贴。

这东西就是很难发现,等能发现的时候就是已经进入爆发末期,那时候水面上一片片全是连接起来的水蜗牛,整片海域的海藻水草都得毁了。

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渔业管理处甚至不知道水蜗牛已经来袭这个消息,等他们去渔场做了采样,这才慌张:水蜗牛的种群开始爆发了。

这样渔业管理处往纽芬兰渔业管理局报告,渔业管理局报告给渔业部,消息除了一级一级的纵向传递,还有横向的传播,那就是新闻。

看着新闻里面色肃穆的水产专家,秦时鸥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政府靠的住,母猪也上树,不管上次的龙虾加夫基氏菌还是现在的水蜗牛灾害,竟然都是他先于政府知道的。

不过政府也不是一点靠不住,比如灭杀水蜗牛方面,政府就给出了好办法。

水蜗牛昼伏夜出,对强光刺激很敏感,政府发布公告,可以通过紫外线光灯来吸引水蜗牛聚集起来。

秦时鸥知道水蜗牛可以被光吸引起来,可是昨晚他用碘钨灯之类试验过,效果一般,反而会因为光线太强导致水蜗牛眼盲,那样更没法将它们吸引到一个地方了。

渔业局的专家做了光谱分析,找到了水蜗牛最喜欢的光线强度和光色,只要将灯光调整到这个水平,可以最大可能的吸引水蜗牛。

于是秦时鸥下午去买了大量的变频灯具,太阳下山之后调整了灯光,果然,那些飘散在水中的水蜗牛纷纷被吸引聚集到了一起。

这样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将雀尾螳螂虾调集过来,给这些家伙输入海神能量,就跟打拳击一样,螳螂虾们不断出击,迅速将一群群的水蜗牛砸成了肉酱。

秦时鸥这边渔场好办,因为昨晚他耗费了那么多海神能量调集所有鱼虾对水蜗牛进行了大作战,剩下的就是小角色,收拾起来简单。

其他渔场悲催了,首先,他们不能控制鱼虾们捕食水蜗牛,正常情况下纽芬兰渔场的鱼虾是没有吃水蜗牛的习惯的;其次,用渔网搜集水蜗牛也不靠谱,因为这东西个头太小,大多数渔场主没有网眼这么小的渔网。

政府有办法,他们发动了所有人来对付水蜗牛,方法很简单,就是证明这东西是高蛋白、低脂肪可食用的,而且污染还很轻,因为它们是深海物种,吃的东西都很干净。

秦时鸥奇怪现在的水蜗牛都是到了海面才繁衍出来的,它们成长吃的明明是近海的海藻水草,跟深海有什么关系?

不过不影响他对水蜗牛的性质,加拿大政府和专家还是很有公信力的,尤其是专家们非常爱护自己的名声,不是得到了科学论证的事情不会说。

捕捞水蜗牛很简单,海带那里有的是,渔场剩下的唯一没有铲除的水蜗牛就躲在那里,秦时鸥决定带上孩子们去捡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