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74 天堂的琴声求下

774.天堂的琴声(求下推荐票)

喊一嗓子吧,兄弟姐妹们周末愉快,但希望大家有月票和推荐票的,能砸一下蛋壳,咱们点击虚高,点推比看起来像是刷出来的数据,比较难办。谢谢各位兄弟姐妹!

秦时鸥将小提琴连着皮套拿出来,薇妮微笑道:“天呐,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古董?”

雪莉用手捂着额头,满脸无奈,为了媳妇和孩子也是够拼的,自己的艺术之路不会是从这样一把小提琴开始吧?

秦时鸥瞪了大萝莉一眼,道:“不要好高骛远,现在给你小提琴你也拉不了,给你这个,你先跟着薇妮姐姐学习认识一下小提琴。是吧,薇妮?”

薇妮摩挲着小提琴的皮套,娥眉微微蹙起,似乎是在疑惑着什么。

皮套是那种棕色小牛皮套子,不过在水里泡的太久,已经成了棕黑色,导致上面原本应该很清晰的三个字母变得模糊起来:whh。

另外,三个大字母的下方,还有一行更模糊的小字,薇妮仔细看过之后,喃喃道:“亲爱的玛利亚,你如琴声般,永远陪伴我身边。”

“怎么了?”秦时鸥问道。

薇妮怀疑的看着他,道:“这琴是从哪里来的?”

秦时鸥耸耸肩,拿出之前准备好的说辞:“从海上捡到的,还记得那封施特劳斯家族的家书吗?它们是在一起的。说不准它们都是泰坦尼克号上的东西。”

不用说不准,他能确定,这小提琴就是泰坦尼克号上的遗物。

“上帝。这不会是华莱士-哈特利先生的那把小提琴吧?天堂的琴声?”薇妮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华莱士-哈特利?泰坦尼克号上的首席小提琴手?”秦时鸥也很诧异,“不会那么巧吧?船上当时可是有不少小提琴的吧?”

薇妮小心翼翼的打开皮套,拿出里面沉睡了百年的小提琴,琴把手上有一个铜牌,上面写着一行字,这行字就很清晰了:为纪念我们订婚,赠予华莱士。来自玛丽亚。

秦时鸥看向薇妮,摊开手。

薇妮投入他的怀里。指着小提琴道:“这真的哈特利先生的那把琴,上帝!他们都说这把琴已经沉入大西洋海底被海水所破坏,没想到竟然保存如此完好!”

华莱士-哈特利,被誉为泰坦尼克号上最绅士的男人。当游轮断裂沉没的时候,大多数人选择逃命,有一小部分人勇敢的面对死亡,而只有十一个人,在那时候还记得自己的使命。

这十一个人中有船长史密斯、有至死都停留在发报机前求救的发报员,有受到邀请准备去美国芝加哥慕迪教会布道的牧师约翰-侯伯,另外还有一支小提琴乐队。

乐队一支到最后时刻都在演奏,目的是为了平息乘客们慌乱的心情,自始至终他们都在演绎一首轻快的乐曲。直到轮船沉没,所有人死亡。

而这支乐队的指挥和首席乐手,就是华莱士-哈特利。

基督徒喜欢将自己所崇拜和恐惧的东西与上帝联系起来。比如尼米兹当时在暴风雨中指路救出一船人,从而赢得了‘上帝的牧者’称号。

哈特利也有称号,那就是‘天堂的琴声’,一百年前在那场规模庞大的追悼会上,主持人便称呼哈特利乐队当时奏响的小提琴乐,是天使用来接引船上亡者的伴乐。

主持人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当时哈特利指挥演奏的那首小提琴曲名为《nearer-my-god-to-thee》,翻译过来就是‘更近我主’。故而才有了‘天堂的琴声’这个美誉。

这把琴已经失踪一百年了,“泰坦尼克”号沉没10天后,人们把哈特利的遗体打捞出水,却没有看到那把小提琴。

当时有人说哈特利保证过,他会将小提琴随身携带,希望人们打捞上他的遗体时,转送给他的未婚妻。所以后来找不到小提琴,人们认为琴是被盗走了。

但是也有乘坐最后一艘皮筏艇离开的人说,哈特利见船上没有人了,便将小提琴精心保存了起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因为没有人见到哈特利的最后一面。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推断,秦时鸥觉得哈特利最后是将小提琴放入了双重皮套和皮箱中保存,估计当时他认为,船上动荡成这样,他即使随身携带,尸体也不可能和小提琴保持在一起。

不管怎么说,这把小提琴落到了秦时鸥手里,而且保存的还不错。

对于一把小提琴能在几千米深的水里保存上百年还没有完全坏掉,秦时鸥感觉挺奇怪的。皮套不是彻底防水的,小提琴一直泡在海水中,这从完全腐朽的琴弦就能看出来。

可是,小提琴的琴身和琴弓都保护的很好,并没有被腐蚀多少。

听说这把小提琴就是近代史上最大名鼎鼎那把‘天堂的琴声’,雪莉也起劲了,凑上来观看,看完了有点遗憾:“不是很漂亮。”

薇妮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道:“不,它非常漂亮,这把琴里有一个漂亮的灵魂。”

秦时鸥听了这句话有点冷飕飕的,真是文化不同要命了,如果中国人说自己的乐器里面有个灵魂,那没人敢用这乐器,谁也不想拉着小提琴结果一扭头看到有个鬼魂漂在自己旁边吧?

对基督徒来说,这就不是事了,很多人甚至喜欢住在墓地旁边,因为墓地是隔着天堂最近的地方,看看美国和加拿大的墓地旅游就知道了,基督徒们并不害怕这些东西。

相反,在基督徒眼里,一样物品如果能和上帝天堂之类联系在一起,和善良的灵魂联系在一起,那这就是个宝贝了。

听说传奇小提琴出现,渔夫们都赶来观看,感谢《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哈特利先生和他的这把小提琴的故事正是经过电影而被人们所熟知乃至牢记的。

检查了小提琴皮套上的字和铜牌上的字,渔夫们也点头认可了它的身份,这把琴就是来自哈特利的未婚妻玛丽亚-鲁宾逊,时年33岁的鲁宾逊为纪念同哈特利订婚于1910年将琴赠予给他的。

伯德检查过这把琴之后说道:“难怪能在海水里泡这么久都没事,这把琴可是用小叶紫檀制作而成的,这种木材真无愧于它百年不腐的名气!”

小叶紫檀为紫檀中的精品,密度大、棕眼小,木性非常稳定,不易变形开裂,质地非常坚硬,是一种很珍稀的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