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82 捞取象拔蚌

782.捞取象拔蚌

第一个群的成员满了,新群群号是:473467274,名字是黄金渔场孵化群,麻烦新读者加这个群吧,弹壳常驻。

黑刀是大嗓门,他审讯了候紫轩,掏出对讲机大声吼道:“boss、boss,这里是黑刀,请问你有一个得性病的朋友吗?是个华裔,他要来找你借钱治性病!”

候紫轩听到黑刀喊‘boss’这个称呼的时候就知道闹误会了,听了黑刀的吼叫声,他简直要哭了,使劲摆手:丧良心啊,这种话你喊这么大声?

恐怖的是,有渔夫的声音从对讲机传了出来:“黑刀,我的老伙计,你拨错频道了,这是公用频道,全镇都在这个频道上,咱们渔场的频道在隔壁

。”

候紫轩一脸绝望的看着黑大汉,声音凄厉无比:“卧槽,我的名声!”

黑刀认真的找秦时鸥确认了候紫轩的身份,然后指着渔场大门道:“ok,伙计,boss让你进去找他。”

候紫轩失魂落魄的看着黑大汉,他现在心里只记得一件事,刚才黑大汉在全镇无线电频道里说有个秦时鸥的华裔老乡来找他借钱治疗性病。

告别岛只有两个常住华裔,秦时鸥和候紫轩,黄浩嘉刚来,大家还不熟悉。

候紫轩知道自己要火了。

他幽怨的扫了黑大汉一样,迈着困难的脚步往渔场里走。黑大汉忽然又拦住他,低声道:“伙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黑刀,出身三角洲,是的,美国的三角洲。我认识一个不错的老军医,他很擅长治疗性病,想不想要他的联系方式?一百块就可以……”

“一百块也不给你!”候紫轩绝望的吼叫道。

“ok,那五十。这个价钱可不高了……嗨嗨,伙计。别急着走,我的中国兄弟,价钱可以再商量。”

秦时鸥听说候紫轩得了性病,都没有继续晨练。赶紧找到他说道:“猴哥,你怎么弄的,在告别岛还能得这病?是不是和游客里的姑娘乱搞?”

一听这话,候紫轩崩溃了,他抽抽噎噎的将原因说出来,包括起初担心黑刀是抢劫犯后来担心他要干自己菊花,他这边说着,那边秦时鸥狂笑了起来。

不过正所谓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候紫轩的遭遇比较倒霉。秦时鸥同情之下自然允许他请假。得知他回家要探亲,还送了他大堆的礼物,都是渔场特产。鲣鱼干、鳕鱼干、大菱鲆干鱼片,都是上等好货

候紫轩各种感激,秦时鸥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笑道:“不白给你啊,今晚我这里要搞party,你要过来当大厨……”

“我才不干!”候紫轩不乐意的说道,他今天可是被黑刀黑惨了。

秦时鸥不在意的笑笑。指着帅气的加西亚道:“知道他是谁吗?西班牙的天才厨师,这家伙现在在环游全球。自从来到渔场之后就一直向我炫耀他的西餐厨艺,说中餐料理徒有虚名……”

“麻痹,今晚老子干死他!”候紫轩怒气冲冲的说道。

秦时鸥耸耸肩,他就喜欢和小青年聊天,好糊弄。

渔场人数越来越多,party要准备的东西很多,二十多条汉子,烤野猪都能吃两头,但现在渔场没有野猪了,只能烤鸡鸭鹅,告别镇猪肉不多,大多是牛肉。

这样,秦时鸥要准备的海鲜便比较多了,从中午开始,沙克和海怪就耐心的烤制海苔,这东西不顶事,偏偏味道又好,所以得多准备。

小家伙们都喜欢吃这玩意儿,小明蹲在沙克肩膀上,沙克烤好一大块就会撕一点给它,小家伙双手捧着海苔片,咔嚓咔嚓吃的很开心。

熊大不用吃,看到食物就会开心,它甩着肥爪子跑过来,海怪想逗它,结果喂了几片之后,熊大来了瘾头,趁着海怪不注意,将一盘子烤海滩拨拉了过来,张开大嘴吞了下去。

“法克!”海怪无力怒骂。

烟枪带着人去钓鱼,顺便收上昨晚扔下去的蟹笼和虾笼。

大秦渔场的龙虾开始肥起来了,现在还不能收获出售,可是挑选一些大号的来吃没问题。

公牛收拾着一条撞上来的鲣鱼,说道:“除了象拔蚌,你们今晚想吃什么就说,兄弟我一定满足你们。”

鱼鹰好奇问道:“渔场没有象拔蚌吗?”

“有,但是在海底,得潜水才能去捞,太麻烦了。”公牛摇头道。

秦时鸥对这件事也有点烦,他本来设想用海神意识卷起海底浪潮把象拔蚌吹出来就行,然后枪乌贼苦工团把它们送上来,可这么做有点冒险,因为不合常规

鱼鹰笑道:“不用那么麻烦,伙计们,我们有潜艇,用潜艇搭载水下摄像头,找到象拔蚌的群落栖息地,做好标识以后,再用抓地渔网捞取就行了。”

bb霜点头道:“以前内达华州和加州就这么干过,不过咱们的潜艇有点大了,浪费柴油,换成单人小潜艇最合适。”

秦时鸥一想还真是这样,不过这次吃几个,用不着兴师动众上单人小潜艇,他让尼尔森拿出自己的潜水服,问道:“搞个比赛怎么样,看看谁摸象拔蚌最多?”

“有奖金吗?”鱼鹰笑着问道。

秦时鸥竖起一根手指道:“我出一千块,你们呢?”

听到奖金起底就是一千块,雇佣兵们精神抖擞起来,他们用诡异的目光对视一眼,随后凑到了一起开始低声商量。

公牛呵呵笑道:“这群蠢货,他们还想赢boss的钱?”

烟枪摸摸下巴道:“图样图森破啊。”

雇佣兵们商量完之后笑容满面的站出来,黑刀也竖起一根手指,秦时鸥问道:“你也一千?”

黑刀赶紧将高举的手指拉低一些,讪笑道:“一百,我是一百!”

“我也一百!”其他四个雇佣兵依次掏出一百块来递给秦时鸥。

看着满脸期待的雇佣兵们,沙克摇摇头,老老实实的说道:“呃,细特,我肯定赢不了,那我只出五十块资助你们!”

“好吧,同样五十!”

“法克,我也是五十。”

你一百我五十,加上秦时鸥的一千块,最后凑齐了两千块,倒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