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95 蓬荜生辉

795.蓬荜生辉(求推荐票)

听了秦时鸥的疑问,哈姆雷摸了摸鼻子飞快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危襟正坐的说道:“这个,呵呵,秦,你知道的,你是我最坚定的支持者……”

“细特,这件事不会和我还有什么关系吧?”秦时鸥看着这家伙的表情,心里浮现出不妙的感觉。

哈姆雷竖起手指道:“确实有一点关系,你需要感谢我,我将我的履历资料和竞选资料送给了麦考莲市长,然后邀请她做我的助选嘉宾。然后她答应了,我顺便帮你争取了一点利益,那就是她会来你的渔场做客,来吧,秦,感谢我吧。”

如果一来到渔场,哈姆雷就这么说,秦时鸥真的会感谢他,因为麦考莲这种人物,实在太有影响力了,她来渔场做客,秦时鸥只能说蓬荜生辉。

可是联想刚才那一瞬间这家伙的表情,秦时鸥心里有谱了,便耸耸肩笑道:“多谢了,伙计,你是个好人,但我不需要你帮我争取这样的利益。你知道的,威廉,我生性淡泊,不想卷入政治中。”

哈姆雷不动声色的抿了口饮料,秦时鸥想起他解释的‘树汁’,暗暗感觉蛋疼。

“秦,你不能这样,你要走出去,你不知道你持有多么大的资源,你要利用这些资源……”

“谢谢,以后我会注意的,这次算了吧,我没做好接待麦考莲女士的准备。”

“先听我说,秦,你不需要准备什么,麦考莲市长嘛,她也是个普通人,就来你的渔场参观一下,事实上都不会吃你的东西,即使吃了也是政府掏钱啊,难道会来你这里公吃公喝吗?”

“再度感谢,但我还是不想招待。在你说实话之前。”

哈姆雷愣了下,悻悻的坐回去说道:“好吧,看来我想在你面前耍花招有点可笑。该死的,我太自作聪明了。说实话,是我先邀请麦考莲市长来你的渔场做客,然后才请她做助选嘉宾。”

“然后,她同意了?”秦时鸥难以置信的问道,他始终觉得这家伙肯定签了什么丧权辱国的条约。否则麦考莲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说动?

加拿大所有市长竞选的时候,都想得到麦考莲的支持,但那不可能,不管是打亲情牌、苦情牌、悲情牌、实干牌、偶像牌甚至有人不要脸玩卖萌牌,都没用。

所以秦时鸥不信哈姆雷的说辞,哈姆雷摊开手说这就是事实,然后问他真不接待麦考莲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接待,怎么不接待,让她来渔场玩就好了,不过别想让我去卑躬屈膝做什么。”

哈姆雷笑道:“那怎么可能。就是来你渔场里转一转而已,OK,主要就这些事,那你忙吧,我先走了。”

临走之前,哈姆雷很客气的将饮料全喝完了,等他的凯美瑞一离开,秦时鸥将雪莉吼了过来:“给我过来!”

“干嘛?”雪莉一脸不情愿,“我很忙的,小沙克和戈登老是要打架。我得去劝说他们两个。”

秦时鸥气急败坏的说道:“你干嘛往冷饮里面加树汁?”

雪莉耸耸肩道:“加树汁怎么了?糖枫树的树汁是有甜味的,提炼之后可以做饮料,我进行过简单提炼了,绝对足够卫生……”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树汁。我说的是知了喷出来的‘树汁’!”秦时鸥虎着脸继续道。

雪莉小鼻子一皱做了个鬼脸,说道:“你说的不是树汁,那是知了的粪汁!你以为所有人都像小沙克那么傻吗?我们又不是没有抓过知了吃。”

薇妮笑着走出来问怎么回事,雪莉坏笑着看了眼秦时鸥,眨眨眼跑开了,一幅‘那是我们共同秘密’的表情。

秦时鸥知道要坏。果然大萝莉一跑,小御姐就不愿意了,眯着凤眼看他问道:“怎么回事?”

心里暗骂大萝莉坑爹,秦时鸥真有点心力交瘁,今天被大萝莉坑了两回了,这死丫头以后必须得留校住宿,否则光是跟她斗智斗勇,每天就得死好几万的脑细胞。

秦时鸥拉着薇妮坐下,伸手摸肚子问我儿子现在乖不乖,薇妮拍了他的手一把,道:“快点说,怎么回事?”

混不过去,秦时鸥唉声叹气,便将自己干的好事解释了一遍,当然,小沙克当时舔嘴唇上的‘树汁’一事他揭过没说,实在有点不地道。

听了他的话,薇妮伸手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嗔道:“你呀,死要面子,这有什么不能解释的,干嘛还要欺骗孩子?”

秦时鸥不愿意的说道:“什么啊,我可不能毁了我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形象!那我儿子现在乖不乖?”

薇妮无奈道:“它那么小,怎么可能不乖?得再等四五个月,才知道它乖不乖。”

“别乱说啊,是‘他’、‘她’,你别用‘它’,我有点受不了。”秦时鸥毛骨悚然的说道。

薇妮失笑,换成普通话说道:“那以后在家里还是用汉语说话吧,这样就听不出来是他是她还是它了。”

哈姆雷动作够快的,下午三点半,他的凯美瑞再次开了进来,秦时鸥这边没有准备,正在屋子外面给菠萝和虎子豹子梳理毛,汽车开进来他才意识到怎么回事。

哈姆雷亲自做司机,下车后打开后座,一头苏格兰牧羊犬慢慢的跳了下来,然后是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太太。

一看到这头棕白毛发相见的苏格兰牧羊犬,虎子和豹子立马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用不情愿的眼神瞪着它,显然对于陌生同类进入自己的地盘,它们很不开心。

这只苏牧应该有年龄了,皮毛虽然整洁但缺乏光亮,走路姿态缓慢略带漂浮,好像一位老太太。

跟在它后面的是一位真正的老太太,头发雪白、皮肤松弛,穿着一件黄色上衣和白色长裙,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就和街头偶尔出现的八-九十岁老太太没有区别。

看到那条苏牧,再从侧面看老太太,秦时鸥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以前见过老太太,在——在不久之前,他带卡梅隆大导演从佳得利渔场返程的时候,曾经看过她的背影,当时她就牵着这条老苏牧走在街头。

当时卡梅隆还好奇的往后打量了一下,恐怕大导演见过老太太,只是不敢相信老太太会来到告别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