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00 小镇医生4/5谢谢

800 小镇医生4/5谢谢

抱歉,各位兄弟姐妹,这一章上传比较晚,剩下一章大概在傍晚时分吧,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希望手里有推荐票和月票的,可以给咱们渔场再扔一下,让咱们乘风破浪嗨起来!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骂道:“如果这么容易能解决,我还要你们干毛事?”

激动的民兵们讪讪坐下,渔夫们为难的彼此对视,他们实在没有好办法。

利益是犯罪行为的驱动力量,要遏制盗鱼行为是很难的,因为大秦渔场名声在外,都知道进入渔场偷鱼能获得很大的利润,赔本的买卖没人干,杀头的买卖有的是人干。

何况,进渔场盗鱼也不是杀头买卖。

看一行人沉默下来,秦时鸥拍拍桌子,说道:“我有个主意,你们看看是否可行,那就是我们制造一艘幽灵船!来去无影无踪的幽灵船!”

渔夫们被秦时鸥的脑洞惊呆了,沙克嗫嚅道:“可、可是,怎么能做到来无影去无踪?”

秦时鸥指着bb霜刚要说话,bb霜哭丧着脸道:“我驾驶幽灵船没问题,可怎么吓唬人呢?”

“你驾驶有屁用?我们选一艘合适的沉船,然后去购买配件,自己拼装一下。我们不是有潜艇吗?到时候用潜艇做底盘,平时潜入水中,等到了靠近盗猎渔船的时候,突然浮上来,你们说怎么样?”

秦时鸥看向一行人。

渔夫们交头接耳的讨论了一会,海怪挠挠头道:“听起来像是不错,但能行吗?”

伯德点头道:“不行也得行,盗鱼行为太严重了,我们必须得搞定这种情况,就按boss说的来,开始寻找合适的沉船,然后沙克联系大脚,分批购买组合沉船的配件。”

人多力量大,首先确定了沉船对象。那是一艘名叫‘花狐狸’号的木质沉船,在加拿大和格陵兰岛周围很有名气,沉没于十九世纪初期。

花狐狸号是一艘客船,1911年年底沉没在北大西洋海域。这艘船的传奇之处在于,沉没时候船上搭载了两对新婚夫妇。

这两队新婚夫妇本来共同租赁了花狐狸号打算从格陵兰岛到纽约去度蜜月,结果船只行驶到纽芬兰海域的时候,这艘船可能碰到暗礁给沉没了。

当时沉船触礁的时候船只发出了求救信号,多艘船接到求救信息后赶到了附近却没有发现花狐狸号。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这些船到了周围后又接到一条电台信息,内容很简单:我们已经死了!

幽灵鬼船的说法就此出现,当时很长一段时间,花狐狸号都是渔夫水手们谈论的焦点,不过第二年同为北大西洋海域,发生了更严重的沉船事件——泰坦尼克号沉没!

有了泰坦尼克号这个大话题,自然没人再去讨论花狐狸号,加上也没有这艘船出现的消息,人们就忘掉了这回事。

花狐狸号是一艘普通的蒸汽小客轮。只有十四米长,秦时鸥托波塞冬重工的业务员给他买了两艘差不多长度的报废渔船,渔船的龙骨还能用,但配件包括发动机已经废掉了,低价处理只要两万加元就拿到了手。

秦时鸥拖回来的只有一艘,另一艘暂时停靠在码头上,他要收拾一下给巨妖用。

话题在于争论性,过于统一即使再传奇的话题很快也会被人忘于脑后,秦时鸥要制造的幽灵船不是一艘,而是两艘。另一艘就要由巨妖来控制。

这样,人们遭遇的幽灵船不一样,争议就出来了。

沙克海怪等人准备了大量木片,渔船拖回来之后就开始改造。船底砸穿,按照潜艇的规格安装上卡位槽,船身都用烟熏过的木片装饰好。

黑刀带人给渔船下了线路,将一堆小音箱用防水盒盛好安装在渔船的内部,线路终端是在潜艇上,这样到时候在潜艇里打开电脑。船上便可以发出各种诡异声音。

为了更符合沉船形象,秦时鸥还去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地方,让枪乌贼苦工团送上来一大堆的海藻沉积物和分泌物,还有铁锈、铜锈、长满沉积物的贝壳海螺之类的东西。

加上海藻青苔的点缀,一艘锈迹斑斑的沉船就出现了,秦时鸥还让渔夫们将渔船的船身穿刺打洞,船身、船甲板之类看上去完整,其实跟筛子一样,这样可以减小船只沉浮时候的海水阻力。

前前后后忙活了接近一个周,花狐狸号终于出炉了,船身上沾满了铁锈铜锈和水锈,加上随处可见的青苔海藻和螺壳等东西,这艘黑漆漆的船晚上出现在海上,秦时鸥看了都害怕。

后面防水胶水不够用了,秦时鸥去镇上买东西,结果刚下车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位很全能的医生奥多姆。

和奥多姆击掌,秦时鸥笑道:“伙计,你是不是要搬到告别岛上了?我记得我已经在这里碰到你好几次了。”

奥多姆穿着简单的t恤和沙滩裤,他摊摊手道:“你要知道,事实上我的童年就是在这座岛上度过的,这里算是我的家乡。周末我会来看看,有何不可?”

秦时鸥调侃道:“既然你这么喜欢你的家乡,那就搬回来吧。”

奥多姆遗憾的摇摇头,道:“可我在这里已经没有家了,我们的渔场都卖给你了。”

鳕鱼家乡渔场就是他们家的,还是奥多姆说服老爹卖给秦时鸥的。

秦时鸥看看奥多姆,觉得他的遗憾不像作假,便试探的问道:“你真的很喜欢这座小岛?远离都市,没有繁华,生活可是很枯燥的。”

奥多姆耸耸肩道:“那又怎么样?我还是喜欢这样简单安静的生活,说实话天天在大医院里坐诊,我觉得那才是枯燥无味,帮助的都是不需要帮助的人。”

说着,他摇起头来。

一听这话,秦时鸥来了兴致,说道:“嗨,伙计,那你有没有兴趣在告别镇开设一家社区医院?比如,你可以开一家你父亲的分院,怎么样?一定很受欢迎。”

这是秦时鸥真心实意说的,告别镇因为以前经济接近崩溃,根本养不起医生,小镇的医院早在五六年前就倒闭了,后来再也没有开起来,镇民们有个头疼脑热就得往圣约翰斯跑。

而且,告别镇现在尤其需要牙医,加拿大人生活中接触最多的医生就是牙医和心理医生,奥多姆搞心理研究这块可能不太行,但口腔方面,他老爹可是专家,他怎么说也能算半个专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