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28 不只是金银币6/8

黄金渔场 828.不只是金银币(6/8)

巴特勒带秦时鸥去吃的晚餐,是一条小吃街,而不是什么大酒店高级餐厅。

当然,这和圣约翰斯那种一条街上全是小吃摊的不一样,而是一条全是由精致小饭馆组成的街道,有各种各样的风味。

之后几天午饭和晚饭,秦时鸥和渔夫们都是在这条街道上吃的,品尝万国美味。

在鲸须餐馆,他喝到了迈阿密本地的香草果汁,吃到了亚洲风味的黑豆鲷鱼椰子饭。

在鸽子餐馆,一家以瑞士欧陆美食为主的小餐厅里,他尝到了瑞士风味的羊排、萨宾娜嫩牛排以及橙汁烤全鸭。

到了许愿餐馆,品尝的就是混合了拉美风味和热带风味的菜肴,西瓜芫荽叶芝麻虾和烟熏香菇香草汁炭烧扇贝的味道很棒,秦时鸥和渔夫们吃的大呼过瘾。

但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上岸四天,比利打来电话:“秦,捞到有用的东西,赶紧过来瞧瞧吧。”

秦时鸥告别巴特勒,乘坐告别号回到百慕大海域,去见识比利口中说的‘有用的东西’。

比利做事雷厉风行,只用了四天多的时间,他就对两艘沉船完成了基本打捞,有价值的物品几乎都打捞上来了。

一上打捞船,秦时鸥先看到的就是工作人员正在处理的一大堆金银币。

正如他担忧的那样,这些金银币都已经锈蚀的不成样子了。大多数是好几枚粘合在一起。

比利过来拥抱秦时鸥,秦时鸥递给他保温盒,道:“里面是我们中国的烤鸭。赶紧加热一下吃掉吧,我估计这几天在海上你吃的应该不太好。”

一听这话比利顿时眉开眼笑,道:“好伙计,我真是爱死你了,你不知道这些天我吃的是什么该死的玩意儿!汉堡、三明治、披萨、意面,该死的,全是这些。全是这些!”

打开保温盒,比利没有加热。直接将烤鸭肉卷进小饼里蘸着酱吃了起来。除了烤鸭,秦时鸥还带来了四喜丸子和墨西哥烤牛排等风味美食,都是在小吃街打包的,冰箱里还有一堆。

这些东西可能冰冻再加热。味道会差一些,但那也比汉堡和披萨好吃的多。

秦时鸥去看金银币,转了一圈回来摇头道:“看来这些东西卖不了多少钱。”

比利嘴里塞满牛排,含含糊糊的骂道:“该死的合众国,该死的铸币厂,他们一定偷工减料了!法克,这些金银币里的铜铁含量绝对超标,否则不会锈蚀成这样子!”

秦时鸥道:“金银币大概能卖多少钱?”

比利咽下牛排,想了想道:“两千万吧?得看看小布莱克的渠道。如果渠道好,那翻倍到四千万也可能,如果全部上拍卖会。也就两千万。”

“加元?”

“美元呀。”

秦时鸥愕然道:“能值这么多?”

比利笑了起来,他带秦时鸥去船长室,打开一个保险箱,里面是一摞摞排列整齐的金币和银币,这些钱币保存都比较好,偶尔有点锈蚀。但整体品相尚佳。

“我说的是这些,它们存世已经超过两百五十年了。一枚就最少值一万美金!”比利得意的说道。

不过随即,他又不开心了:“法克,如果打捞上来的金币都保护的有这么好,那我的好伙计,我们这次收获超过五亿,美金!”

比利说着咬牙切齿起来,转着圈骂铸币厂太心黑,竟然用铜铁冒充金银欺骗纳税人。

秦时鸥倒是满足了,道:“这不错了,伙计,两千万美金还不够吗?”

比利笑了起来,道:“当然不够,秦,当然不够!上帝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给我们带来了另一个不错的东西,来,跟我去开开眼吧!”

秦时鸥以为比利说的不错的东西就是金银币,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两人去了甲板位置,有一个长五六米、宽和高两米多的大箱子被防水篷布遮盖着,比利让人拉开,篷布下面是一个透明箱子,而箱子里则用保鲜膜缠着一个大型木雕。

木雕通体漆黑,大概四米长,跟一条粗粗的大蟒蛇一样,不过样子很怪,头部像鳄鱼,但有骏马一样的耳朵、刀刃一样的牙齿,头上还长着个尖角,身上有粗糙的鳞片,颔下是一圈狮鬃般的雕刻。

“这是什么?”秦时鸥问道,他看这东西就是个四不像,黑乎乎挺吓人的,看不出哪里值钱。

比利兴奋的抚摸着箱子道:“说出来你肯定不敢相信,伙计,这是一个撞角!知道撞角吗?哦,当然,我这是废话,你一定知道这玩意儿,是的,这就是一个撞角,五百年前的撞角!”

看得出这东西应该挺值钱的,比利看到它后兴奋的都胡言乱语了。

秦时鸥示意他冷静,让他讲一下一个撞角有什么了不起的:“当然了不起!伙计,当然了不起!知道这个撞角上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吗?那时候达芬奇和哥伦布还活着!”

比利拍了箱子一把,到了中间位置让秦时鸥过来看:“瞧,这上面刻着什么?”

秦时鸥仔细一看,撞角的背部刻着一行英文字母:。

“什么意思?”他是真不知道这句英文的意思。

比利道:“这是撞角所在船的名字!号,十五世纪,最有名的挪威约翰国王的海上舰队中旗舰的名字!”

“我查过资料了号上确实有个这样的撞角,当时非常著名,撞角被称为‘国王的恶魔’。”

“不过这艘船在1495年在火灾中沉入海底了,撞角跟着消失,都以为已经被烧毁了。当时可是个动荡的时代,战乱频繁,这艘船是在港口着火的,那是一场天灾*,火灾烧毁了港口所有的船,使约翰国王统一丹麦、挪威和瑞典的计划受挫,改变了欧洲的中世纪历史!”

“现在,伙计,我们就和历史见证者站在一起!尤其是它不光见证了那场丹麦大火,还见证了美国海军的雄起!”

秦时鸥这样明白了,这撞角是从海盗旗舰安拉的利剑号上捞上来的,估计是海盗们不知通过什么手段获得的,安装在旗舰上做撞角吓唬敌人,结果现在成了他们的战利品。

“那它价值多少钱?”秦时鸥还是比较关注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