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40 感动和敢动10/10

840.感动和敢动(10/10)

棱皮龟有一种很厉害的第六感,那就是幼龟一孵化,不管隔着海洋多远,它们都会沿着最近路线向海洋方向前行。

海洋生物学家们研究过这个问题,没有得到答案,只知道这和它们的母亲有关——雌性棱皮龟可以在海洋中游上数千英里而一直走直线,雄性就不行。

雌性棱皮龟的这个天性,对于人类来说是一项很有用的仿生学本领。如果能研究出结果,可以让轮船用最短的距离完成航程,以达到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最低的效果。

但是这些问题现在无法解决,一直是个谜,科学家们普遍认为这或许是因为它们可以对太阳、星星进行定位,或者利用地球磁场的性质来完成某种直线导航。

可是,秦时鸥抬头看看天空,好像要下雨,阴沉沉的,没有太阳,这个时候当然更没有月亮和星星……

第一只小龟入海之后,周围的龟群就爬到了沙滩上,尼古拉斯-龟四爷在那里动次动次的扭动全身跳舞,动作搞笑,可目光严肃。

对野生动物来说,种族繁衍是大事。

高手这段时间的守护行为赢得了棱皮龟群的友谊,一只乌龟爬上来的时候嘴里叼着水母,送到了高手面前。

但不是所有水龟都喜欢吃水母,高手愣愣的看着这种半透明的玩意儿,小黑眼快速眨巴,最终还是不知道该怎么下嘴。

虎子和豹子看高手不吃。就凑上去用鼻子拱了拱水母来玩,结果才碰到水母,很快就嗷嗷叫了起来。

秦时鸥大惊。喊道:“回来,赶紧回来!”

一边喊,他一边跑了过去,水母大多是有毒的,这东西哪怕是死了都不能碰,何况这个水母刚被棱皮龟捞上来,估计还没死呢。

虎子和豹子呜咽惨叫着跑过来。两个小家伙的嘴巴上皮都肿起来,开始很轻微。但大概十来分钟之后,嘴巴的侧边嘴唇就肿胀的很清晰了。

秦时鸥吓坏了,沙克听到他的喊声跑了过来,问清发生的事情之后。他去看了看那个水母,然后无奈的说道:“抱歉,boss,我不认识它,我把其他伙计叫过来……不过我想没多大事,这不是箱水母。”

箱水母绰号海黄蜂,杀伤力彪悍之极,它有60条3米长的触须,每条触须上布满了储存毒液的刺细胞。是世界最毒的动物之一。

秦时鸥看过资料,说箱水母的刺细胞所释出的毒性比眼镜蛇还要毒,它注射的神经毒素可以让人在30秒内死亡!

虎子和豹子中毒好一会了。还能活蹦乱跳甚至有心情跑秦时鸥怀里撒娇求爱抚,显然不是很可怕的神经毒素,但秦时鸥害怕会出其他问题,便带它们去海边,让它们钻到水里灌入海神能量。

沙克问干嘛让狗下水,秦时鸥只能找理由。说我给小家伙们洗洗嘴巴。

海神能量是否能包治百病秦时鸥不知道,但它对这种水母释放出的毒素很有用。虎子和豹子嘴巴上的肿胀情况开始缓解,精神状态也更好了。

秦时鸥心有余悸的去看了看沙滩上的那个水母,躯体是半透明的水色,伞盖直径有二十多厘米,在它的伞状体下密布着细长的触手,看上去触目惊心。

这些触手就是水母的消化器官,也是它的武器。触手上面布满了刺细胞,像毒丝一样,能够射出毒液。

刚才倒霉的虎子和豹子就是这么中招的,好在这水母杀伤力一般,毒液只是让皮肤黏膜肿胀而不是溃烂,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沙克问要不要埋掉水母,一般面对不明水母,都是埋到沙土中,让它迅速死亡分解,免得伤害到人。

秦时鸥说哪用的着这么麻烦,他将龟四爷拖了过来,龟四爷脑袋往外一探,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小龟陆续钻到水里,雌龟和大龟将它们驼到身上,这时候的小龟还有一个特殊本领,那就是四肢偏扁宽,可以好像胶皮一样贴住长辈的龟壳。

薇妮略微惆怅,说道:“等到小龟都出来,它们应该会离开我们这里吧?去赤道或者南半球越冬?”

秦时鸥搂着她安慰道:“没关系的,亲爱的,它们明年还是会回来不是吗?棱皮龟选定一个产卵地后,只要没有遭遇种族灭绝的危机,它们会记住这里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孕期反应,最近薇妮很容易伤感,秦时鸥安慰她了,她还是闷闷不乐:“但它们离开渔场,路途中会不会吃到塑料袋?”

秦时鸥一看这么下去不行,薇妮眼看就要焦虑症了,大海是充满无限危险的一个地方,别说棱皮龟,就是大王乌贼环七海游半圈也得丢半条命。

薇妮这么思考下去,肯定会越来越害怕,故而秦时鸥吹了个口哨,委屈的虎子和豹子上来求安慰了。

嘴巴已经消肿一些了,可是看上去,还是很肿啊……

相比棱皮龟,毕竟拉拉犬才是亲儿子,薇妮赶紧抱着两个小家伙的脑袋说话安慰它们。拉拉犬低声呜咽着,惹得薇妮各种心疼,哪里还顾得上棱皮龟们?

棱皮龟们要离开了,秦时鸥放出海神意识,监控近海水域的水母数量,这些东西果然有毒,不能掉以轻心。

棱皮龟们毕竟是好员工,它们走之前将能搜索到的水母清理了一遍,让秦时鸥安心很多。

渔场一切没什么问题,秦时鸥便陪同父母家人乘坐飞机回家,回到家里过中秋节,顺便参加宋俊梅和严飞的婚礼。

这次回去是一家人好几口,加上毛伟龙一家,自然是包机更合适,大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后,毛伟龙邀请秦时鸥一家先去家里做个客,一行人便浩浩荡荡走出机场。

恰好,机场外有央视在做采访活动,他们的飞机是和一趟飞美国的国际航班一起降落的,两方合在了一起,有记者看到秦时鸥,便上来问道:“您好,先生,我是中央电视台外景记者,请问您刚从国外回来吗?”

秦时鸥一愣,说道:“您好,记者女士,是的,刚回来。”

“回来的目的是?”

“那个,主要是参加同学婚礼和陪家人度中秋的。”

记者又问道:“那请问在国外,有没有感动您的人?那您又感动了什么人?”

秦时鸥觉得这个问题不是很正能量,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住在一个小镇,那里敢动我的人不太多,我敢动的都是一些外国流-氓之类的不法分子……”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