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46 漂流岛

黄金渔场 846.漂流岛

在家里待了二十多天,期间秦时鸥和薇妮去参加了宋俊梅和严飞的婚礼,这次大家比较克制,除了吃喝就是去ktv唱歌。

可能是进入秋天的缘故,秦时鸥竟然有点多愁善感起来,他在ktv选的歌都是《友谊地久天长》、《毕业生》、《朋友》、《兄弟》这种有着特殊含义的老歌。

相对现在上大学的九五后来说,这都是一群老家伙了,有时候唱着唱着歌就拥抱在一起眼眶发红。

好在ktv包间里光线黑暗。

参加婚礼的时候,秦时鸥带了好一堆干果和水果罐头,这东西是不要钱的,家里都堆积成小山了,他带来给宋俊梅和严飞,正好可以招待客人。

这样他们走的时候,过意不去的严飞给他又准备了一堆的特产,他只能和毛伟龙带着上飞机。

十月下旬,伴随着北极来的寒流,秦时鸥和薇妮回到了告别岛。

在多伦多下飞机的时候,秦时鸥还感觉气候不错,但到了圣约翰斯,就已经相当冷了。

将从家里带回来的礼物分给渔夫和民兵们,秦时鸥正和一群人在瞎扯,加西亚和塞丽娅找到他,微笑道:“秦,我们的设计结束了,是时候要踏上环球之旅了。”

两人在告别岛待了小两个月,秦时鸥对两人的感觉挺好的,加西亚做事认真而努力,如果可以。他愿意聘请两人留在渔场。

但是,这显然不可能,这对小夫妻的环球之旅还没有结束呢。

秦时鸥邀请了加西亚两人留下。西班牙帅哥微笑着婉拒:“不,秦,你知道的,我们是为了环游全球而离开家乡的,告别岛很美,你们也很好,可是我们不能留下。”

塞丽娅笑道:“旅途中。我们遇到过很多次诱惑,很多地方是很棒的。我们真想留下在那里过一辈子。可是我们知道,如果要完成环球之旅,那必须得经受很多诱惑,很庆幸。我们抵挡住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秦时鸥自然只能祝福两人了。

他去看了塑料小岛,比预想中还要大一些,面积是可观的两千五百平米。

本来预计是两千平米的,加西亚解释道:“九月底的时候完成了预计部分,后来我想,既然暂时不能离开,那我为什么不给你扩展一下面积呢?”

秦时鸥感激的拍拍加西亚的肩膀道:“谢谢,伙计。我耽误了你们一些时间。”

加西亚耸肩道:“别这样,秦,你知道的。我们留下不是因为你不在拿不到钱,而是我们真的喜欢这里。”

“每一天睡觉之前,我和加西亚会说,这是我们留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可是起床之后,我们又会说服自己。再在这里待一天,就是这样。”塞丽娅笑着补充道。

塑料小岛没问题。主体是塑料板和塑料瓶,但之间关键部位有木材、钢化玻璃和不锈钢等材质的东西支撑,通体是韧性十足的鱼线和大量防水胶,非常结实。

小岛栓在了码头上,即使是以塑料为主,可因为足够厚,小岛重量还是很可观的,海风比较轻微的时候,小岛在海面上一动不动。

秦时鸥用甲板艇拉着去了隔着岸边一公里多远的地方试了试,站在塑料小岛上好像是站在海上,以后将小屋搬运上来,那肯定很有意思。

验收合格,秦时鸥让薇妮转了五十万加元给加西亚,西班牙帅哥扬了扬手机道:“这是我们目前为止一次性赚到最多的钱,多谢了,秦,以后有机会,我们会再来你的渔场的。”

“欢迎之至,这是你们应得的,你们给了我一座很棒的小岛。”秦时鸥满意的说道,“属于我的小岛。”

黑刀带人将居家小屋拆分开来,然后用皮卡运到码头上,转移到小岛,在上面拼凑起来,这样住家小岛就成型了。

加西亚和塞丽娅在上面拍了很多张照片,最后西班牙帅哥跪下吻了塑料小岛一下,说道:“再见伙计,让我们来日再见。”

秦时鸥回到渔场后的第二天中午,那艘雪白的帆船便离开了渔场的码头沿海北上。

加西亚和塞丽娅在船尾一直对众人挥手,秦时鸥带着所有渔夫给两人送行,双方直到看不清彼此的身影,还在互相摆手。

人生就是这样,不确定什么时候会遇到一道美丽风景。

这也是人生最美妙的地方,无法预知未来,未来可能是黑暗的,也可能是绚丽的,而它的诱惑之处就是它的未知性。

天公不作美,因为寒流到来,后面几天海风都比较大,故而漂流岛一直派不上用场,只能被拖到沙滩上来躲避风浪。

一直到十月底,这道寒流离开,纽芬兰海域才恢复风平浪静。但是天气已经冷下来了,渔场葡萄园的第一批葡萄未曾收获就冻在了葡萄架上。

这批葡萄中的酿酒葡萄是无法收获的,秦时鸥也没打算收获,不过还栽种了不少红提青提之类的食用葡萄,虽然穗小颗粒小,可因为有海神能量的促进化,味道很不错。

夜晚的寒流就是天然的冰箱,这些提子冰冻之后味道更美,薇妮给熊大拌沙拉吃,熊大一顿能吃十多斤!

秦时鸥摘了一些提子和蓝莓,月底海上风平浪静了,他用甲板艇将漂流岛拖到了隔着海岸很远的地方,在上面放了躺椅,带上薇妮、虎豹熊狼这些小家伙们,去海上晒太阳。

圣约翰斯是秋日晒太阳的圣地,天高气爽、阳光灿烂,秦时鸥往躺椅上一趴下,让后背享受着阳光的抚慰,海神意识便进入渔场中。

一进入渔场,先看到了他从百慕大三角海域带回来的那一大群胸棘鲷。

这些胸棘鲷在渔场生活的不错,它们在水深一千多米的海域找了个地方栖息下来,偶尔成群结队外出寻找食物,大多数时候安静的待在海底,没有生存危机。

秦时鸥对胸棘鲷还是抱有挺大希望的,到目前为止,已经商业化捕捞了这种鱼二十多年,资源处于衰退状态,大西洋一些海域的胸棘鲷资源甚至枯竭了,这种鱼在未来市场上是大有可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