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54 踏雪进山

854.踏雪进山

依然五更,抱歉,各位兄弟姐妹,最近更新都比较晚,因为弹壳正在追求一位姑娘,大家知道,这比较占用时间,所以还请谅解。但不管如何,弹壳不会少更!

社区医院的装修和仪器,都是加拿大卫生部调拨的,小楼装修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这对加国的政府部门来说很不容易,加国的政治系统虽然清廉,可是效率让人绝望。

秦时鸥疑惑说这次卫生部干活怎么这么快,奥多姆笑着解释说,这是因为哈姆雷市长从中出力了。

虽然资金需要卫生部调拨,可是首先经用的是市政府财务局,加国是三级管控,一段时间后市政府再统一向中央要钱。

给告别镇建设社区医院,哈姆雷自然很上心,他痛快的下达了皮条,全程监督,一路开绿灯完成了社区医院的装修。

这点类似萨达姆对家乡萨拉丁省提克里特县的建设,所以各国政治家都一样,对于家乡来说,肯定还是有感情的,投入最多的。

但社区医院一些仪器还没有到达,市政府可以帮忙装修,却无法采买到一些大型医用机械。

不过小医院里也安装了一些有意思的机械,比如有一个像红绿灯一样的装置,这是加拿大医院的标配,叫做“噪音警示灯”。

在警示灯下,当周围环境十分安静时,绿灯会亮起;黄灯亮是警告噪音已接近警戒线;红色亮则表示环境十分嘈杂。不利于患者休养。

护士劳拉和薇妮谈了很久,没有动用大型机械,只是进行指端采血和听诊器探查。后面告诉秦时鸥道:“你太太和宝宝都很健康,没问题的,注意带她多走动,否则后期骨盆会遭受很大压力。”

秦时鸥感谢了两人,说后面找个好天气的日子,他在渔场里搞个party,让两人一定参加。

奥多姆笑着答应。秦时鸥挥手告别,开车带着薇妮离开。

因为刚刚结束万圣节。小镇里的节日氛围还很浓重,很多商店门口都挂着南瓜灯笼或者摆放着各种传统小鬼怪的模型,不时有游客上去合影,这些东西也是给游客准备的。

就像春节在中国逐渐变得疲软一样。加拿大的节日氛围也越来越淡薄,移民越来越多,节日越来越杂,圣诞节、感恩节和万圣节这些基督徒的大节日,慢慢变得不再那么隆重。

去年,告别镇几乎没有搞万圣节活动,今年因为游客多,才热热闹闹的办了一场,秦时鸥没参加。渔场也没有怎么搞,他只是给渔夫们放了一天假。

主要是为薇妮考虑,渔场要举办活动。薇妮这个女主人自然要操劳。而万圣节以惊吓为乐趣,这对怀孕的女人来说,不是很合适。

总统一号开到镇子的主街道,小休斯注意到,便挥手让车停下。

这家伙此时一身戎装,肩膀上扛了一把温彻斯特拉杆猎枪。好像一个老猎人一样。

“您好,先生。我是警察,请出示您的驾照,我怀疑您在我们小镇要捣乱。”小休斯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是《第一滴血》中小镇警长的台词,然后的剧情谁都知道,被逼入绝境的超级特种兵兰博奋起反抗,将小镇的警察局搞了个天翻地覆。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更霸道的说道:“滚,否则老子踩油门撞死你!”

小休斯抄起猎枪,嬉皮笑脸道:“哟呵,年轻人,你很牛逼啊,来来来,我看看是你脑袋坚硬,还是我的枪子更锋利。”

他哥哥休斯走出来看到这一幕,皱眉骂道:“法克鱿,蠢货,从小就他么教导你别将枪口对准别人!你以为这是很爽的好事吗?该死的,走火怎么办?!”

小休斯嬉笑着拉动枪栓,说道:“紧张什么?我的枪里又没有子弹,安心啦,我亲爱的哥哥,我能伤害秦吗?”

休斯上来轻轻踢了小休斯一脚让他滚蛋,秦时鸥看他手里也提着枪,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入侵小镇吗?大家怎么都带着枪?”

听了他的话,休斯叹了口气,道:“你知道的,该死的,今年恐怕又要遭遇雪灾。所以,我们得未雨绸缪,上山去解决一批野鹿和野猪,否则过些日子,小镇又要遭灾了。”

鹿和野猪以浆果野草为生,现在严格来说是晚秋和初冬时分,山上还有一些绿草,只是被积雪盖住了,野鹿和野猪之类扒拉开积雪还能找到食物。

可今年雪来的太早了,雪灾的天气已经初见端倪,这样只要再来一场雪,那山上的杂草就会提前枯萎,没有足够的食物,野鹿和野猪自然就要下山了。

休斯问秦时鸥有没有兴趣加入到狩猎队伍里,秦时鸥没有兴趣,他要自己带队去单干。

镇上的人这么热衷猎杀野猪和野鹿,不光是担心过些日子它们下山造成危害,还因为这东西现在是值钱的,游客对鹿肉和野猪肉非常有兴趣,做的菜能卖高价。

休斯等人上山,也想趁机赚一笔。

加拿大的环保和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很强,在意识到游客到来可能影响到野猪和野鹿族群数量之后,镇政府就规定,每天可猎杀的野猪和野鹿,必须低于两头。

但冬天就没有规定了,可以随意猎杀。

食物的缺乏会导致部分野鹿和野猪饿死,即使饿不死也会因为吃不饱而虚弱,最后的结果依然是死亡,这样还不如人为的来控制这些野生动物的数量。

猎杀野猪野鹿能赚钱不假,可如果每天猎杀数量只有两头,那就没有赚头了,在镇上正儿八经打工一天,能从游客钱包里赚的钱,也不止猎杀野猪野鹿卖的钱。

只有放开了才能赚到钱,因为每次上山狩猎,可都得组成小队伍才可以。

回到渔场之后,沙克也来找秦时鸥,问要不要上山去狩猎。

他们很久没有野猪和野鹿肉吃了,小镇下达限猎令后,秦时鸥就没有再上山,今年吃到的野猪肉就是自己养大的那几个小猪崽子。

秦时鸥看看广袤的渔场,因为给白鹅建设栖息地,渔场很多地方栽种了牧草,这可以当做小牧场了。

这样,他想了想道:“叫上伙计们,上山,然后大鹿和大野猪弄死,小鹿和小野猪拉下来咱们养殖起来,这样明年想什么时候吃肉就什么时候吃!”

黑刀五人自然是这次狩猎的主力,秦时鸥喊了一声,五人扛着枪背着弓箭就来集合了,踏着积雪,上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