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65 为难的小狼王5/5感谢居士成的盟主

865.为难的小狼王(5/5,感谢居士成的盟主)

再度感谢老兄弟田园~居士的重金打赏,渔场再度多了一位盟主,弹壳感到很骄傲、很庆幸!在此感谢每一位打赏的兄弟姐妹!

看到小萝卜头见到了父母,秦时鸥的心也提了起来。

虽然一直以来,秦时鸥老是拿小萝卜头开玩笑,但那是因为它最小,又最得薇妮的宠爱,最天真单纯,逗着玩最有意思。

一年的相处,秦时鸥对小萝卜头也有感情,很深厚的感情,如果谁伤害小萝卜,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谁要是想要偷走小萝卜,那就得承受他的暴怒。

可唯独白狼夫妇,他没辙,因为这是小萝卜头的父母,事实上他们算是偷了人家的孩子。

薇妮抓紧了秦时鸥,焦急的问道:“怎么办?亲爱的,怎么办?它们是要带走小萝卜吗?不不不!它们不能这样,小萝卜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孩子!是我照顾长大的!”

秦时鸥使劲搂着她,安慰道:“冷静点,甜心,让它们自己去选择好吗?我们已经尽到了父母的责任,我们对小萝卜充满了爱,但是它属于白狼家族……”

“但,但她是我的女儿啊,她如果离开我,我怎么办?”薇妮着急的都快要哭了。

爱就是这样,固执而自私。

秦时鸥说道:“喜欢就是放肆,而爱是克制。薇妮,你爱她,就要尊重她。想想吧。如果我们的孩子,阴差阳错被别人抱走,那你是什么心情?”

薇妮无力的说道:“不。我会崩溃的,不能这样……”

白狼们显然是看到了两人,但是它们装作没有看到,还在静静的对峙。

不过两人的到来还是有了影响,小萝卜头踱步的速度更快了,而白狼夫妇偶尔会转过头来,眼睛在黑夜中散发着油绿的光泽。

秦时鸥能感觉到。白狼夫妇对他们充满了嫉恨和愤怒。

对峙终于打破,一只白狼上前一步轻轻的发出了叫声。小萝卜头后退了一步,随即又前进上来,看着距离自己不愿的父母也发出了稚嫩的狼嚎:“嗷嗷汪!”

小萝卜头的嚎叫声并不是纯粹的狼嚎,带有一点狗叫声。喜欢以‘汪汪’声来结束。

毫无疑问,这对狼来说是一种侮辱。

白狼夫妇知道造成这一切的结果源于什么,它们困难的转过头,看向秦时鸥和薇妮,迈动脚步缓缓的向前靠近。

趴在雪地里的虎子和豹子猛的站了起来,大耳朵树立起来,浑身金毛炸起,雪花落在上面,让它们看上去好像突然变大了一个型号。

一年之前。两个小拉拉汪加上小棕熊就能和白狼夫妇打成平手,一年过去了,虎子和豹子不再是小拉拉汪。它们可能心理还有点稚嫩,可是身体机能成熟的差不多了。

秦时鸥相信,现在不管虎子还是豹子,一个就能对付的了这两只白狼!

双方没能冲突起来,当白狼夫妇对秦时鸥和薇妮发出威胁性的吼叫声时,一个身影快速闪动挡在了它们面前。小萝卜头瞪大眼睛,卡住了白狼通往秦时鸥和薇妮方向的路。

白狼夫妇明白它的意思。便不甘的昂头发出喊叫声,不凶狠,只是凄厉!

秦时鸥心乱如麻,任凭哪个父母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难受,自己的孩子,却要为了别人要和自己发火。

薇妮怔怔的看着小萝卜头坚定的背影,她拉着秦时鸥的手臂,情绪低沉的说道:“我们先回去吧,你说的对,选择权应该交给我们的女儿,而不是由我们来决定。”

她留恋的看了小萝卜头一眼,毅然回头道:“走吧,亲爱的,我们留在这里,最为难的只会是小萝卜,她的父母不喜欢我们,小萝卜选择太难,要么看着父母伤害我们,要么伤害她的父母……”

秦时鸥倒是觉得,薇妮此时是最心碎的一个。

不过离开也好,秦时鸥拥抱着薇妮转身慢慢走去,虎子和豹子警惕的盯着白狼夫妇,喉咙里开始徐徐的发出闷吼声,眼睛中凶光弥漫,这是要出击了。

秦时鸥吹响口哨唤回虎子和豹子,他相信小萝卜头在,白狼夫妇不会伤害他们的。

回到别墅之后,薇妮坐在门口看着远处,在这里是看不到白狼一家的,但她不肯离开,固执的等待着结果。

秦时鸥让她注意肚子里的孩子,薇妮吻了他一口道:“我知道,亲爱的,我只是有点心乱。瞧,我的健康没问题,孩子很好,正在安静的睡觉呢。”

伊沃森准备睡觉了,看着表情落寞的薇妮,他想了想,去厨房煮了一杯温牛奶,递给薇妮道:“喝了它,就开心了,睡觉就好了。”

薇妮握住伊沃森的手,微笑道:“谢谢你,伊沃森,我看到你就开心了。”

伊沃森呵呵的笑着,把脸贴到薇妮跟前,道:“那你就使劲看吧。”

有了伊沃森的陪伴,加上虎豹熊菠萝高手都凑了上来,薇妮的情绪终于好转很多,抱着困的直点头的辛巴大王和秦时鸥聊起了她以前的一些生活:

“我曾经捡到过一只萨摩耶,那时候我在念初中,然后我给她起名为朱迪……”

听到这里秦时鸥就开始笑,薇妮是真有名动物情节啊,这名字起的,一个套路下来的。

在英国的系列邦国中,‘朱迪’这个名字对于犬类是有着特殊意义的,相当于‘蒙哥马利’对于普通英国军人。这是因为在二战结束后,英国伦敦举行过一次别开生面的颁奖仪式,为一条名叫“朱迪”的军犬颁发了“动物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这条狗曾和英军一起在东亚与日军作战,多次救援所在连队,后来它的连队被日军俘虏,它放弃逃生机会,和主人们一起进入战俘营。

日军的残暴二战闻名,战俘营的恐怖更是世界第一,很多战俘是觉得没有活的希望而自杀的。自杀的战俘不能怪罪于战俘营,这是国际准则,所以日军最喜欢逼迫战俘们自杀。

朱迪在它所在的战俘营,就是最坚强的战士,慢慢的战俘营里的士兵都将它作为榜样,日军甚至特意判了它死刑,以折磨战俘们。

后来,盟军主力登陆了东亚,开始解放战俘营,朱迪侥幸逃的一死,最终回到英国,英国陆军特意为它授勋以奖励它在战争期间所做的一切。

朱迪去世后,生前所在连队甚至为它降了军旗,而它的主人在它墓碑上写的墓志铭是:“一条勇士般出色的狗,它献给人类的比它得到的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