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68 爆炸的鲸鱼

868.爆炸的鲸鱼

火焰一直熊熊燃烧,而这种印第安式火焰晚宴的乐趣在于,火焰沟渠是不断延伸的。

大家喝着酒吃着肉还要干着活,先是一圈外围的火焰沟渠,随后在里面开了一个十字形沟渠与外圈进行连接,连上之后,放上占有火油的松木,又燃烧起来。

这些沟渠慢慢扩展,最后大家吃饱喝足准备散场了,几乎脚下能走动的地方也不多了。

这样是有危险的,万一谁喝多了不小心一头栽下去,那很可能被烧伤。但这就是印第安人的目的,他们开这样的晚宴,会疯狂灌酒,考验部落勇士的胆量和克制力。

另外,秦时鸥开这个晚宴少了一个项目,那就是赤脚走火炭。

最后当火熄灭差不多的时候,沟渠里是一块块的燃烧后的木炭,印第安人里最牛逼的会赤着脚走一趟,最牛逼的能走一圈,当然就这次参加宴会的人,穿着鞋也没有人敢上去走的。

大家吃完饭玩完了散场,妇女们自动留下帮忙收拾现场,而几个男人则将沟渠用沙子埋起来,就地取材、就地解决,这种火焰宴会,只要有合适场所,那比普通室内Party更受欢迎。

⑩,??奥多姆喝了不少酒,走之前抱了秦时鸥好一段时间,说这是他大学毕业后玩的最开心的一次Party,秦时鸥说你这战斗力太弱,到了夏天。一定让你见识一下告别岛式大狂欢。

第二天起床,晨练一会。一个国内长途打了过来,秦时鸥接通后。段磊的声音响起:“小秦哥,我考虑了一下,在县城开酒店应该也可以,咱们这边没有高档的海鲜大酒店,所以利润挺可观的。”

秦时鸥想在国内开酒店,倒不是多想赚钱,只是家里鱼塘的鱼虾也是海神能量促进花过的,当普通鱼虾卖了挺可惜的,姐姐和姐夫也没有什么事业。不如弄个酒店给他们试试。

不过他这边在县城缺乏人脉和关系,国内开饭店,工商税务财政各个渠道那都得打通才行,否则等着关门整顿吧,所以需要一个在县城能罩得住的人在外面主持。

他选的人是段磊,觉得段磊这人还比较靠谱。

段磊既然愿意合作,那剩下的就是投资了,秦时鸥和他商量了一下,段磊负责找合适地角的店铺。到时候秦时鸥回去看看,没问题双方就要投资了。

后面一个多周,秦时鸥没有和外面联系,专心致志收拾自己的渔场。

冬天水温寒冷。但渔场并不受影响,鱼群依然留在渔场,因为它们的食谱已经被渔场包围了。小鱼吃的海藻只有渔场的最鲜嫩,大鱼要吃的小鱼。只有渔场最肥嫩,故而鱼群走不了。

但其他渔场。出产的渔获就大肆减少了,冬季鲜鱼价格上涨,巴特勒开始谋划开第一家分店了。

大秦牌的海鲜成功的一统了迈阿密,现在迈阿密稍微上点档次的餐厅和酒店,便会用大秦牌海鲜,以前巴特勒是一个周来取两次海鲜,现在变成了一周三次甚至四次!

一个秋季,就海鲜秦时鸥这边入账便超过了两千万加元,不知不觉的,他的银行卡里又有了五千万的资金,等到春季拍卖会结束,资金上亿没问题。

倒是渔场里的猪崽子和小鹿需要操心,它们来到渔场之后也挺开心,因为渔场有牧草,质量比山上的野草要好的多,它们不用为食物担心。

可吃饱喝足,问题来了,这些小东西几乎天天打架!

鹿群之间打架,野猪之间打架,互相打架,和大白鹅打架,秦时鸥只好培养虎子和豹子做牧羊犬,现在拉拉汪们最大的任务就是巡视渔场看看有没有打架的事情。

十一月下旬的时候,秦时鸥想起有一段时间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便给父亲打了过去。

接了电话,秦父颇为高兴,道:“儿子,你卖车那个朋友来过家里,说你们打算合资在县城建个酒店是吗?要是那样,我和你妈去帮忙吧?”

段磊干活算是雷厉风行,距离上次通话也就一个多周,他便找了五个地角,秦时鸥回去看看,就可以装修然后准备开业了。

秦时鸥笑道:“你和我妈去了能干嘛?你们弄好鱼塘就行了,加拿大海鲜只是个噱头,我不能经常往国内空运海鲜吧?那代价就大了去了,咱们鱼塘里的东西就够了。”

秦父听了这话踌躇起来,道:“这个恐怕不太行吧,咱们鱼塘,能供应多少鱼虾?”

秦时鸥轻松的笑道:“规模太小,那就扩展,白龙河那么大,全部承包下来,养殖的鱼虾蟹别说供应一个县级的酒店,拿到省城都没问题!”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秦时鸥放下想去渔场巡视一圈,结果沙克来找他,说道:“Boss,镇上让你过去一趟,小镇的海滩上出现了一条鲸鱼尸体,有点危险。”

秦时鸥反问道:“鲸鱼尸体?怎么回事?搁浅而死的鲸鱼吗?”

一边说,他一边穿上风衣往外走,结果远处的草地里,一只马鹿瘸着腿跟两只半大野猪扛上了,四只母马鹿怯生生的待在后面。

秦时鸥叹了口气,这只瘸腿的雄鹿就是当初被虎子扑倒摔断腿的那一个,渔夫们将它拖到渔场后,结果四只母鹿也跟来了。

这雄鹿的本领当时让秦时鸥佩服的不行,他要有这本事,那岂不是能养活四个薇妮级别的媳妇?

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就对这雄鹿烦不胜烦了,太好斗了,当然也可以说是护犊子太厉害,野猪、其他种类的鹿和大白鹅一旦靠近雌鹿,它立马竖起角开干。

虎子和豹子,一天到晚倒是有四分之一时间得盯着这只马鹿。

看着马鹿又要和小野猪开打,秦时鸥吹了声口哨,虎子和豹子就吼叫着跑了过去。

虎子和豹子如今的威严在渔场野兽里面那是独一份的,听到它们的咆哮声,马鹿和野猪顿时撒腿就跑,那雄鹿一瘸一拐跑的还怪快。

秦时鸥开车带着沙克和尼尔森去了镇上的码头,一下车,看到一个巨大的蓝黑色怪物躺在沙滩上,小镇警车停在不远处,几个警察叼着烟在拉警戒线。

“法克,找死!”沙克看到警察嘴里的烟顿时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