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71 聘请专家

871.聘请专家

各位兄弟姐妹们,月票告急,麻烦手里还有票的兄弟姐妹们,能给弹壳投一下,拜谢。》乐>

看军事报道,导弹核武器动辄就是几万吨t-n-t当量,很多人就小看了t-n-t的威力,觉得不成吨没什么用。

事实上这种炸-药是很可怕的东西,哪怕一公斤,威力也足够恐怖!

一公斤t-n-t爆炸产生的破坏力有多大呢?放在学术角度上,一公斤t-n-t可产生420万焦耳的能量,那1焦耳的能量有多少呢?大概能将一个100克的物体移动一米。

换算一下,就是一公斤t-n-t放出的能量可以把一个一公斤的物体移动420公里,或者一个100公斤的物体移动4.2公里!

在实战武器中,一个76毫米口径的高爆炮弹的装药大约是一公斤t-n-t,完全可以把一座小楼化为碎瓦砾。而一个手榴弹的装药是50克左右,这个蓝鲸体内,现在就有二十枚手雷在酝酿。

如果鲸鱼爆炸,那以之前警察隔着它的距离,事后人们只能给他们建造衣冠冢,连身体碎片都找不到的。

明白这点,秦时鸥和警察们都倒吸一口凉气,随即人们将消息扩散出去,让大家小心点,绝不能靠近这鲸鱼尸体。

秦时鸥很感谢教授和提雅等人的提醒,雪莉不太服气。问道:“你是学武器的吗?”

提雅俯下身伸手揉了揉雪莉气鼓鼓的粉腮,微笑道:“不,姐姐是学语言和海洋学的。”

被揉了脸蛋。大萝莉很生气,她后退一步,不满的说道:“那你怎么知道鲸鱼爆炸有一公斤t-n-t的炸药当量?自己猜的吗?危言耸听吧。”

提雅微笑道:“不,这是我老师说的,事实上我还没有这么厉害,如果你觉得我老师说的不对,我请他过来解释一下?”

雪莉哼了哼。她和老教授又没有冲突,干嘛要挑人家的刺?

生气的跺跺脚。雪莉不开心的转身离开,秦时鸥和提雅随意说了几句便也离开。

他追上大萝莉,问道:“你去哪里?参观之后你们还要上课吗?”

雪莉大声说道:“已经傍晚了,早就放学啦!”

秦时鸥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很有意思。呵呵笑着也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说道:“你又生什么气?我和提雅小姐只是见过一面,瞧瞧你,好像我背着薇妮姐姐找小三了一样。”

他能感觉出来,大萝莉对他有点好感,但这种好感,并非是男女之情,大萝莉和鲍威尔他们都早熟,当初下雨的时候。秦时鸥将他们带回别墅,给了他们安全的住所和可靠的生活,当时难免影响他们的感觉。

大萝莉可能那时候对他就怀有感恩之情。后来时间久了,大萝莉自己也小迷糊了,将感恩之情当做了爱情。

天真的少女并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她们以为喜欢一个男人,那就是爱,但爱是责任。就像他每次出去喝酒薇妮都要煮一杯醒酒汤等他回来一样。

秦时鸥并不想刻意去表现出什么,他知道。时间是最厉害的老师,它会教导大萝莉分辨友情、亲情和爱情的。

事实上,两年来自从营养跟上之后,雪莉已经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成了一个出色的漂亮姑娘,戈登悄悄给他说过,雪莉是格兰特小学最受欢迎的人,所有男孩子都想做她男朋友。

秦时鸥也喜欢这样的漂亮姑娘,但那只是喜欢,因为雪莉的漂亮、天真、善良和纯青而衍生出来的喜欢,这和爱可不是一回事,他爱的人是薇妮,这是很明确的事情。

回到别墅之后,秦时鸥上网查了一下这次来的提雅的导师,那位名叫桑德斯-沃顿的老先生。

一查之下才知道,桑德斯-沃顿很厉害,他是海洋生物学专家,是国际海洋基因工程学的创始人之一,他研究的项目甚至提名过诺贝尔生物学和医学奖!

最厉害的是,桑德斯-沃顿不是那种单纯学术派的书呆子,他只有本科学历,大学毕业后一直进行海洋生物基础研究,后来被多伦多大学返聘,现在是学校唯一一位以本科学历带博士生的教授。

本来只是随意的查了一下桑德斯-沃顿,现在一看老先生这么厉害,秦时鸥有点心动了。

他的渔场里只有一群懂得野狐禅的渔夫,捕鱼他们在行,可研究点海洋种族问题之后就抓瞎了,比如之前渔场海藻疯涨导致的海底缺钙,他们就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因为火山,那渔场本来是要遭遇一次重灾的,到时候海藻会大批死亡,大自然给人的教训就是这么惨重!

当时秦时鸥就想过,渔场需要雇佣几位研究型人才了,但是一直没有好的人选,他也担心自己的秘密会泄露出去,故而一直没有开动雇佣计划,现在,合适人选出现了。

真正打动秦时鸥的,是下午时候桑德斯带着学生们接近鲸鱼尸体的一幕,老先生表情平淡、脚步沉稳,他最了解鲸鱼尸体爆炸的威力,但他确实最冷静的一位。

因为他胸有成竹,他知道这鲨鱼尸体只是一座黄石火山,爆发了很可怕,但暂时不会爆发。

那种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的样子,很能折服人。

想到就做,秦时鸥晚上打听了教授们下榻的旅店,第二天早上晨练之后,穿上得体的西装就去了旅店。

他进门的时候,老教授正拿着一顶牛仔帽准备出去,见此秦时鸥急忙打招呼,道:“嗨,沃顿教授,您好。”

老教授和煦的笑着,点头道:“你好,小伙子,你是来找提雅的吗?”

见秦时鸥表情稍微诧异,他便大笑道:“我可没有老眼昏花,昨天提雅一来到岛上就先去找你聊天,所以我想你们年轻人应该关系不错。”

秦时鸥也笑了,不过是苦笑,道:“误会了,教授,我和她只是见过一面,而且我有妻子了。事实上,教授,我是来找您的。”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有一座渔场,纽芬兰最大的渔场。但我的渔场没有专家坐镇,所以有时候会出一些问题,现在认识您之后,我想聘请您去我的渔场工作。”

他知道桑德斯这样实战和理论双修的高手,是所有渔场主和科研机构眼中的香饽饽,要请动他肯定不容易,便做好了用诚意打持久战的准备。

结果听了他的话,桑德斯痛快的说道:“没问题,但我可能一年只有一小半的时间在你的渔场里,如果你觉得这没问题,说待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