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85 克里斯坦将军号5/5

885 克里斯坦将军号5/5

在告别岛这样的小地方,秦时鸥计算时间的方法,就是节日。

过完感恩节,那就是十一月要结束了,而过完圣诞节,那就是今年要结束了。

圣诞节快到了。

秦时鸥决定购买大渔船之后立马和波塞冬重工进行了联系,要造一艘两千吨的新型综合渔船,那需要八百万加元左右,不过政府会给出七八十万加元的补贴。

加拿大政府对渔业的补贴是很丰厚的,秦时鸥渔场一年的投入,光靠补贴能收回八分之一左右,最近几年经济不好,以前加拿大经济状况好,大吨位的远洋渔轮能收到五分之一的补贴。

让秦时鸥感到难以满意的是,要造一艘新渔船,那得六个月的时间才行。

六个月的时间!那时候等渔船造出来,估计也进入加拿大的禁渔期了!

烟枪给秦时鸥出了个主意,买一艘二手渔船,只要找对人、检查渔船没问题,那二手渔船可比新渔船合适的多。

这个活是需要中介的,秦时鸥在加拿大渔船网、北美船舶网等网站浏览了好几天,看过的渔船不下一百艘,但没有满意的。

其实这两年转让的渔船还是挺多的,渔业不好做,深海渔业尤其难做,因为国际动荡的厉害,远洋作业还会遭遇到暴力事件,渔业公司只要碰到一次,那就要大出血一次。

秦时鸥观看的这些渔船,要不吨位不合适,要么就是太旧太破残,总之从十二月初看到快圣诞节了。秦时鸥也没看中合适的。好不容易看中一艘位于丘吉尔港的一千五百吨远洋船,结果打电话过去,人家刚刚卖掉……

不过这段时间也不是没有收获,秦时鸥在网上认识了一些中介,他留下了电话和需求信息。就算要付出额外的中介费,那只要能碰到合适的渔船也合适。

十二月中旬底,秦时鸥终于接到了一位中介的电话,对方名为哈里森,电话接通便热情洋溢的说道:“华人秦先生?您好,幸会幸会。我记得您是想要一艘两千吨左右的渔船对吗?”

秦时鸥道:“是的,两千吨左右,性能好点的家伙,我打算明年去太平洋试试。”

“哇哦,那太巧了。我正好有一位朋友想要转让他的渔船,那绝对是一艘好船,才下水四年多,名为‘克里斯坦将军号’,你可以上网搜一下,绝对是一艘好船。”

打着电话,秦时鸥将尼尔森叫了进来,让他上渔业部的网站查了一下克里斯坦将军号。

如中介所说。这艘船确实是四年前下水的,而且出海次数不算多,船长对船很爱惜的样子。

从吨位和配备信息来看。这艘船也合适,一共两千二百吨,虽然名义上是金枪鱼渔船,但是可以改装为拖网渔船和围网渔船,看介绍很先进,捕捞乌贼鱿鱼也可以。

看完介绍。秦时鸥有点心动了,问道:“那这艘船什么价格?”

中介哈里森说道:“我的朋友希望四百五十万卖出去。但你知道的,只要我们谈的来。价格不是重点不是吗?只要我的中介费没问题,我可以帮你好好谈谈。”

这个价格确实不算贵,秦时鸥说道:“那你将这艘船的信息发给我吧,我考虑一下ok?”

哈里森热情的受到:“如果你确实感兴趣,为什么不来瞧瞧呢?或者我让我的朋友去你的码头上?我们在哈利法克斯,你在圣约翰斯不是吗?我们很近,很方便。”

对付这么热情,再说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秦时鸥便痛快答应,那就双方见见吧。

哈里森最后说道:“秦,事先得说好,这样的大船从哈利法克斯开到圣约翰斯,毕竟要烧柴油的,如果生意成交,那固然好。如果做不成这笔生意,您得承担一半的油费,或者您飞到哈利法克斯来看。”

一半油费也没有多少,秦时鸥说没问题,让他过来吧。

对方随即传了一份电子合同过来,有关油费的问题,秦时鸥看了网站上对这艘船的介绍,下水时间不到五年、没有出过事故、出海次数不多、一直买着保险,看上去是艘好船,便签订了协议。

哈利法克斯是新斯科舍省的省会和最大城市,是大西洋沿岸诸省中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自然深水港和世界最深的不冻港之一,素有美洲“北方门户”之称。

从哈利法克斯往北直接开,就是圣约翰斯,对方倒是很有诚意,一天半之后打来电话,说船开到圣约翰斯了。

秦时鸥带着奥尔巴赫和沙克等人去了城市港口,提前他给大脚雷耶克打了电话,告诉他带上对大吨位渔船有了解的朋友,帮他掌掌眼。

一行人开船到了圣约翰斯的港口,不怎么费劲就找到了克里斯坦将军号的影踪,渔船停泊在二号码头上,外表是黑色的防腐漆,冬日的阳光照在船身上,显得很是威武雄壮。

秦时鸥特意让沙克开小艇从大船旁边经过,他目测这大船的长度在八十米到八十五米之间,保养确实不错,防腐漆没有缺损,船身流畅,没有出过事故又修改的那种别扭感,从外观看秦时鸥是很满意的。

上岸之后,他给哈里森打了个电话,四五个衣装整齐的中年人找到他们,双方握手介绍,找到正主了。

这些人是意大利人,哈里森四十来岁,是个满脸堆笑、看上去很和气的生意人,西装笔挺、穿着风衣,好像保险公司的业务员。

和秦时鸥见面之后,哈里森便大肆褒奖着克里斯坦将军号,说秦时鸥捡到便宜了,买到了一艘现在市场上绝对少见的好船。

秦时鸥是痛快人,道:“如果这艘船确实如你说的那么好,那我不会讨价还价,就是六百五十万,我拿下它,可以吗?”

哈里森和同行几人顿时笑了起来,一个介绍中自称是船长的中年人挥手道:“那就随我来吧,你一定会满意的,我认为这艘船不管是哪方面,都非常完美!”

正准备上船,大脚雷耶克带朋友赶了过来,打电话问道:“秦,你在哪里?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这样,你说你要买的船名,我让码头上的人带我过去好了。”

“是克里斯坦将军号。”秦时鸥说道。

结果,他这个名字一说出来,雷耶克愣了一下,问道:“克里斯坦将军号?细特,你确定是该死的克里斯坦将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