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88 还是值得买3/10

888.还是值得买(3/10)

只有那个大块头光头水手还彪悍一些,他不信邪的回身给了黑刀一拳,然后便被黑刀打倒在地!

黑刀简单的横起甩棍在光头水手的手臂上抽了一记,接着一步迈上去抓住光头水手来了个过肩摔,‘咣当’一声给砸在了船尾钢板上。

观战的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秦时鸥为光头感到疼痛,黑刀这一下子是真的很不留情啊。

黑刀展示出这一手之后,这群意大利骗子就老实了下来,这让秦时鸥恨失望,欺软怕硬的软蛋,最是让人鄙夷。

本来秦时鸥以为双方会进行暴力冲突,他甚至让伯德带来了民兵证,这样只要不出人命,他在警察局那里都能交代。

结果,一个被打后,剩下人很没种的缩到了一起,连个敢于正眼看秦时鸥的都没有!

“法克鱿!”秦时鸥点着哈里森的胸口,“以为我是华人就好欺负是吗?来啊,欺负我一个瞧瞧,西西里岛的渔霸们,来欺负我啊!”

哈里森快哭了,他说的渔霸,只是装逼用的,结果现在碰到了一个真牛逼的纯渔霸。

奥尔巴赫上来拉住秦时鸥,道:“算了,秦,就当我们来见了见大脚,和这种人一般见识,毫无价值,不是吗?”

秦时鸥掏出黑金卡对一群意大利人说道:“你们不是想要钱吗?我有的是钱,来啊,该死的,只要你们敢动手,我一定把你们送进icu!先来个一百万的抢救费怎么样?我付的起,我一点压力都没有!”

意大利人赶紧往后退,连光头水手也不敢了,缩着身子往后退。

黑刀一抖眉毛,伸手抓向光头水手胸口长长的浓密胸毛,刚要开口,结果一抓竟然撕扯下了一大片黑毛。

听到‘撕拉’响声,秦时鸥回头。看到黑刀手上提着一溜儿黑毛,而那光头大汉则抱着胸口在那里痛苦嚎叫了起来。

秦时鸥惊愕,大兵们不会是起了杀心吧?卧槽黑刀太狠了,竟然撕下了这倒霉孩子的胸毛?这可是够痛苦的!

伯德担心搞出重伤。上去拉起黑刀,黑刀满脸委屈,举着黑毛叫道:“法克,这群软蛋!这是假的!他们胸口的毛是假的!”

秦时鸥凑上去一看,还真是。那光头大汉胸口皮肤发红,但并没有伤痕和血迹,这些胸毛竟然是他贴上去装凶斗狠用的……

这样的对手毫无价值,继续和他们斗狠下去是对大兵们的侮辱,秦时鸥无奈的对奥尔巴赫说道:“算了,报警吧,让皇家警察们来处理这件事。”

一听要报警,意大利人们有点慌张了,哈里森上来拉住他道:“别这样,中国兄弟。我们之间或许有点误会不是吗?”

“去你吗的误会。”秦时鸥嫌恶的推开哈里森,道,“我不欺负你们,咱们这件事只能报警,我可不想你事后玩什么花样来纠缠我!”

哈里森哭丧着脸道:“不不不,我们不会玩什么花样,其实我们只是小角色而已,只想骗点生活费,我们家里有老婆孩子要养活。您肯定也是移民,一定知道移民的日子多难过。我们是被逼的啊。”

秦时鸥看透了这些骗子的把戏,先玩阴的,完不成阴的就耍横的,横的也不行就装可怜博同情。对这种人不能姑息,报警,让警察来调查,这已经算的上诈骗案了。

加拿大警察可不比国内,他们不会玩什么私下和解的把戏,只要涉嫌违法。那肯定不会姑息。

尤其是秦时鸥还可以和哈姆雷打个招呼,刚上任的市长先生一定很乐意向本地市民展示一下他的法制手腕。

一看自己装可怜也没用,哈里森咬咬牙,道:“秦先生,不如我们打个商量,我们将船卖给您,低价卖给您……”

秦时鸥哈哈笑着打断他的话,道:“你逗我玩吗?现在还想将船卖给我?我买回去干什么?停靠在码头上当纪念品?”

哈里森陪笑道:“当然不是,秦先生,您看到了,我们这艘船只是发动机和驾驶室的仪器设备需要更换。实际上这船的外壳是完全没问题的,它几乎没有去过远海,每一块钢板都很完美,您只要花一点钱还一下发动机和仪器设备,它就会变成一条好船。”

不给秦时鸥说话的机会,哈里森快速的说道:“而且我知道,您急着出海不是吗?您急着需要一条船不是吗?我知道您有钱,可您要造一条新船,那得半年时间,而重新改装这艘船,两个月就可以了!是的,只需要两个月!”

说完,哈里森眼巴巴的看着秦时鸥。

这样,秦时鸥还真有点心动,薇妮怀孕四个多月了,还有五个多月要临盆,在薇妮生育前的一个月和生育后的一年内,他几乎不会再离开家。

也就是说,他要是年后不能出海,那进入太平洋的计划就要推迟一年半了。

看有机可乘,哈里森赶紧继续说道:“说实话吧,秦先生,这是我们从乌克兰搞到的一艘好船,本来这艘船是按照军舰规格来建设的。只是你知道,乌克兰缺少资金,前些年什么都卖。我们正是趁这机会才买到这船。”

“只是很可惜,我们手头也不宽裕,买下这艘船后没钱来配备与她身份相媲美的设备。但在您手里不一样,您阔绰的很,不是吗?”

“我敢保证,秦先生,您不可能再碰到一艘船壳强度比克里斯坦将军号更出众的渔船,如果不信,您可以请您的懂行朋友瞧瞧,我不是说谎!”

秦时鸥沉默了一会,他找到雷耶克,问他对这艘船的了解。

雷耶克不愧是圣约翰斯海洋百晓生,他证实了哈里森的话,说这艘船的船壳确实很好,否则也不会吸引那么人上当。

秦时鸥又让雷耶克找造船厂的工程师好友来船上进行检查,最后的结果很乐观,这船的外壳强度很高,比波塞冬重工出产的所有船只的强度都高。

得到想要的结果,秦时鸥找到意大利人,塞了一支烟给哈里森,问道:“好吧,告诉我一个价格,这船壳你们要卖多少钱?我只要一个价格,如果无法接受,那你们就去见皇家骑警吧。”

谈到生意,哈里森又恢复之前的精明,他竖起四根手指,但看到秦时鸥脸色一变,口中说道:“三百五十万!”

“三百万,不愿意出售就算了,只有这一个价格!”秦时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