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94 不好对付9/10

894.不好对付(9/10)

秦时鸥知道,很多年后他也不会忘记那个灿烂的夜晚,身边一群醉醺醺但兴高采烈的酒鬼,一位深爱着他的女人陪伴在他身边,头顶夜空黑暗,可是却有绚丽无比的烟花炸响……

最后陪伴他们的,是苏格兰名曲《auldng-syne》,或许这也寄予了dj当时的想法:伙计们,让我们友谊地久天长!

午夜之前,秦时鸥几乎滴酒未沾,在新年到来后,他则如歌中唱的那样,举杯痛饮!

《友谊地久天长》一直在换唱着,秦时鸥举起酒瓶和众人拥抱,同时往嘴里疯狂的灌酒,其他人也是这样,最后还有几个醒着的秦时鸥也不清楚,反正他醉了。

新年第一天,秦时鸥是在雪莉几个孩子的欢呼声中被唤醒的,他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外面还有些阴暗,但亮堂堂的,因为银装素裹的世界又回来了。

雪莉等人在草地里奔跑打闹,一群小家伙也参与了进去,虎子豹子的大耳朵甩的不断飞舞,欢快的在雪地里窜来窜去。熊大懒洋洋的站在草坪上,孩子们就是围绕着它在打闹。

秦时鸥看看时间,刚刚六点钟,他揉了揉太阳穴悄悄爬起来。

薇妮还在酣睡,昨晚她休息的肯定比他还要晚,小猞猁辛巴趴在薇妮枕头上,肥坨坨的小圆脸上全是舒服的欢畅,看起来睡的比薇妮还爽。

这让秦时鸥很不满,太懒了。你可是猞猁啊,山林小霸王猞猁。怎么能这么懒?

穿好衣服,秦时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辛巴大王。在它没有彻底清醒之前把它拉出了卧室。

下了楼直奔门外,秦时鸥把打着哆嗦醒来的辛巴大王扔进雪地里,后者此时变得伶俐起来,它一落到雪地里,立马腾空来了个转身,接着三步并做两步要跑回屋里。

辛巴跑的是够快,可它太小,结果一跑有东西挡住了它,直接把它给反弹了回来。

萌萌的瞪大眼睛。辛巴大王看到的是小狼王萝卜大人在不满的看着它。

仁家家又不是故意撞你的,辛巴撇撇嘴,想要绕过小狼王。

面对虎子豹子熊大高手的时候,小狼王是小萝卜头,可是面对一丁点大的小猞猁,快有一岁的小狼王就是萝卜大人了。

一巴掌拍上去,萝卜将小猞猁给拍回了雪地里,虎子和豹子冲上来甩动蹄子将积雪扬起来,‘唰唰唰’几下子把小猞猁给埋了起来。

小猞猁摇摇晃晃的爬出来。不满的对着虎子豹子张开嘴吼叫了一声。

虎子和豹子正是拉拉汪最调皮捣蛋的时候,见小家伙敢对自己吼,就要冲上去扑它。

大白看不下去了,它跑过来阻拦住虎子和豹子。一幅护犊子的样子。

看熊大的面子,虎子和豹子没有为难大白,悻悻的抖抖皮毛上的积雪。便继续自己玩去了。

小猞猁贴在大白身边,对着秦时鸥又不满的叫了起来。显然是嫌弃他将自己从温暖的枕头上给拽出来。

秦时鸥只是希望小猞猁能跟家里的小家伙关系好点,别老是卖萌求爱抚之类。他单手托起辛巴放到小萝卜头的跟前,把虎豹熊大白菠萝都叫过来,让它们友好的在一起。

现在小家伙们也变坏了,或者说它们变精明了,守着秦时鸥,几个小家伙各种兄友弟恭,虎子豹子亲热的帮辛巴舔去毛上的雪花,熊大还让它趴到自己肩膀上。

可是秦时鸥一走,几个小家伙立马变了脸色,熊大一抖肩膀将辛巴抖落下来,虎子豹子和小萝卜头从三面堵住它,辛巴可怜巴巴的看着大白,大白有心帮忙,但它被菠萝堵着呢。

靠墙墙倒、靠娘娘老,辛巴大王决定自力更生,它的四个爪子长着软绵绵的厚毛,这样可以帮它在雪地里行走而不至于陷下去,所以它甩开爪子,跟一团毛毛球一样从包围圈里蹿了出去。

虎子豹子回头就追,但辛巴精明的很,它作势往前跑,只跑出去几步随即转身,一溜烟的冲到枫树下,跟猴子一样‘跐溜跐溜’的爬到了树上。

然后,辛巴大王坐在枝杈上往下看,虎豹熊狼愕然的站在树下,还真没办法了。

北美负鼠是能爬树的,可是大白怎么会为难小猞猁呢?熊大期盼的看着小伙伴帮自己拿下小猞猁,大白假装没看到,蹦蹦跳跳去找刚刚爬出来的小黄鼠一家玩了。

看着一脸无奈的虎豹熊狼们,辛巴大王得意了起来,继续来追我啊魂淡们!得意到兴头上,辛巴张开嘴来了个稚气十足的猞猁式吼叫:“啊呜!”

吼叫了几声,辛巴回头,结果吓了一跳差点没掉下树去:只见在它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北美红松鼠。

枫树可是小明的地盘,小猞猁竟然敢不请自来,小明觉得自己有必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威严了。

好在秦时鸥及时返回,他一看几个家伙在树下期盼的抬头望就知道怎么回事。

上来挨个在屁股上拍了一把,秦时鸥吹口哨唤下小猞猁,将它放在熊大宽阔的肩膀上,警告道:“早餐之前它要是掉下来,今天没饭吃了!”

如果是夏秋季节,熊大才不怕威胁,大不了自己跑到海里潜水捞鱼吃,可冬季大马哈鱼都返回河里产卵了,山里也没有浆果,除了在家里它还真找不到吃的。

后面秦时鸥去踏雪晨练,熊大无奈的一屁股坐在雪地里,雪花飘飘悠悠洒落下来,它一脸凄苦的样子,也不去抖毛甩掉雪花,就扭头和肩膀上的辛巴对视生闷气。

虎子和豹子扶着它肩膀想站起来咬辛巴,熊大肥爪子一拨拉,将两个拉拉汪推到在雪地里,滚蛋吧小伙伴们,你们想害的老子没饭吃吗?

菠萝和小萝卜头也上来抢辛巴,熊大生气的推开它们,自己爬进屋子门口,这些魂淡总想害朕,不跟它们玩了!

熊大了解辛巴的尿性,回屋子是希望它自己爬下来,可是辛巴觉得熊毛也怪暖和的,就索性趴在熊大身上不下来了。

你们这些魂淡,都跟朕作对!熊大真的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