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02 夹击7/10

902.夹击(7/10)

没有几下子,称霸珊瑚礁水域的三小就败下阵来。

雪蟹数量太多了,前仆后继踩着同伴的身体摞了起来,只要能碰到它们身体,便会恶狠狠的挥动大螯,几个照面,三小的身上就伤痕累累了。

一看情况不妙,秦时鸥只好将三小唤回,他想换上海蟒军团出战,可大海蟒们冬季战斗力太弱,这会正躲在暖流海域猫冬,跑出来估计没多会就会冻僵。

这样,他只能将雀尾螳螂虾群给调集了过来。

三小委屈的跑进海神意识控制的海域,秦时鸥给它们输入了一些海神能量安慰它们,这才让它们好受一些。

不过,三小的自信心这次是惨遭打击,雪蟹以往是它们最不屑的食物之一,没想到今天竟然把它们差点围死。相信如果三小不能撞开雪蟹墙,那蜂拥而上的雪蟹能玩蚁多咬死象的好戏。

两个海神意识兵分两路,这边是掀起海底暗流,将爬到周围的雪蟹卷回去,另一边则是卷起海浪,带着雀尾螳螂虾们赶紧赶过来。

雀尾螳螂虾是每年四月到九月进入繁殖期,雌虾一次可繁殖上十万粒卵,不过孵化率比较低,因为螳螂虾没有种群保护意识。孵化之后,幼年螳螂虾富含高蛋白,是鱼虾蟹口中美味,那时候它们更危险,最终能成长为具有自保能力的成年虾,千不存一。

另外,这种虾是一周年才能达到成熟,故而虾群现在依然以当初五百勇士为主,但也多了一些小指长短粗细的小虾。

海神能量的进化让雀尾螳螂虾变得团结很多,本来它们是不会管小虾死活的,但这群虾在它们生存范围内,还是比较呵护小虾的生存。

当然,这也和它们生存的海域没有缺少其他掠食者存在的因素有关,雀尾螳螂虾是什么?海洋中的暴君,敢于去找大王乌贼搏命的疯子!

这样。稍微有点理智的比如鬼头刀鱼群,就不敢去它们生活的地方撒野。

雀尾螳螂虾被海浪卷动着扔到了珊瑚礁海域边缘,它们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一转身就看到了来势汹汹的雪蟹。

毫不犹豫。雀尾螳螂虾的第一对颚足收缩了起来,露出了发达的第二对颚足。

海神能量对雀尾螳螂虾的改造,就是让它们的颚足变得更加强壮,它们捕肢最前端的一节呈现单刺状,末端漆黑。如同钢铁锥子一样,非常尖锐。

而捕肢的根部则分泌几丁质以凸起加厚,这样具有更大的强度,可以承受尖刺前端刺出时候的反作用冲击力。

同时,如果它们折叠捕肢收起尖刺前端,那加厚的部位就变成了锤子,一个小型弹簧锤。

这样不管它们面对的是甲壳类对手还是软体类对手,都有手段来杀伤它们,可以说,海神意识在将雀尾螳螂虾改造成海洋中更可怕的杀手。

如果它们体型能长到一米长。秦时鸥不怀疑雀尾螳螂虾可以分分钟教美利坚海军重做人。

对付海蟹,雀尾螳螂虾是大材小用,双方一接触,一连串气泡从海底漂起,这就是超空穴效应!

摧枯拉朽一样,最前面的一群雪蟹被打成了碎片,暴怒的雀尾螳螂虾连绵成线主动出击,好像闯入曹军的赵子龙,银枪横扫之处,无可匹敌!

几个回合的出击。雪蟹就留下了几千具的尸体,而且死相很惨,差不多被锤成了碎片在海底随着水流飘荡。

通常物以稀为贵,雪蟹是出产量最多的蟹类资源。可这不意味着它们就是廉价食物,大秦渔场出产的雪蟹,一磅卖到上百加元没问题。

这就意味着,秦时鸥一下子损失了几十万加元的收入。

不过秦时鸥不在意,要是让雪蟹群进入珊瑚礁,那他损失可就不是金钱能衡量的了。再者。渔场是一个生态系统,雪蟹尸体可以成为其他鱼虾的食物,收入最终还是进入他的腰包。

雪蟹头脑简单,可也知道遇到天敌得逃跑,雀尾螳螂虾的凶猛让它们大为恐惧,侧着身子快速开始后退。

雀尾螳螂虾只有爆发力没有耐久力,正常情况下,它们击出一次颚足后,需要休息几个小时才能恢复缺失的能量。但海神能量改进了它们的身体素质,可以连续出击十来次。

秦时鸥也一直在给它们灌输海神能量,让它们来驱赶雪蟹。

雀尾螳螂虾稍微阻拦了一下雪蟹大军的前进态势,秦时鸥调动的另一支援兵也来了,那就是大王乌贼,巨妖!

巨妖从深海缓缓浮起来,它需要转换身体对海水压力的适应,然后才能浮出水面,一般它们很少这么做,所以人类很难捕捉活体大王乌贼,见到的多是尸体。

浮上来之后,秦时鸥给巨妖输入海神能量,它在雪蟹后面张开大嘴,产生巨大吸力,将雪蟹连同海水吸进嘴巴里,然后滤出海水,留下雪蟹。

吃饱之后,巨妖长而粗大有力的触手在海底横扫,这样趴在海底的雪蟹便被搅和了起来。

海神意识再度掀起风浪,将雪蟹冲回海洋深处。

秦时鸥忙活了四五个小时,这才将雪蟹大军卷回几十公里之外的海底。

又是被雀尾螳螂虾追杀又是被大王乌贼捕食,雪蟹们早就忘记了海神能量的诱惑,它们头脑简单,记忆力只有不到五秒钟,只要短暂隔绝它们对海神能量的感知,它们便会放弃。

看着蟹群慢慢恢复平静,秦时鸥松了口气,回头渔夫们出海,先想办法捕捞一批雪蟹,这玩意儿繁殖能力太强大,吃了含有海神能量的海藻长得又快,要是不解决它们的数量问题,迟早成为灾害。

现在秦时鸥知道了,一味的给渔场生物灌输海神能量也不好,任何一个种族的爆发,都可能导致生物链的崩溃。

回到渔场,沙克问他有什么发现,秦时鸥正好将蟹群的存在说了出来,道:“这几天去准备点蟹锅,下次出海,我们要捕捞雪蟹。”

蟹锅是纽芬兰渔夫们对捕蟹笼的一种昵称,因为这种钢铁笼子就好像锅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