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06 狼妈狼爸回来了1/10

906.狼妈狼爸回来了(1/10)

一听这人的称呼,秦时鸥顿时有点傻,Boss?自己才是Boss好不好?干嘛叫桑德斯为Boss?

不过随即一想他便想明白了,首先,自己穿着太过正式,和提雅的oL装一样,两人正好形成男女助理的形象;其次,自己气质过于随意,不像桑德斯,做什么事都有派头,一看便是久居上位。

最重要的是,之前都是他在接待这些人,而桑德斯身边有提雅跟着,这样看起来,自然是桑德斯才是老板。

想明白这点,秦时鸥有点无奈,桑德斯性格中有点老小孩的部分,他拿起简历挡住自己的脸,对秦时鸥挤挤眼做了个鬼脸,很得意的样子。

面试很简单,就是了解这些人的性格,介绍渔场工作氛围,看能不能适应小岛的孤寂生活。至于能力,五人差不多,普通的会计师,有会计师资格证,在考中的注册会计师。

第二个进来的是白人,也是一位移民,来自比利时,不过已经来到加拿大十多年了,大学是在纽芬兰纪念大学读的财务审计学,自称对法律这一块也有了解。

这人进来之后,也是称呼桑德斯为Boss的,这让秦时鸥蛋疼起来了,理解是能理解,可不怎么舒坦。

第三个进来的应聘者来$,自陕省,叫做张鹏,移民来到圣约翰斯四年,刚刚通过加拿大的会计师从业资格考试,他的一项爱好让秦时鸥比较看重,那就是钓鱼。还是国际钓鱼协会的一名会员。

张鹏三十四岁,国字脸、小眼睛。一头短发很精神的样子,体格稍微有些胖。进来之后他微微鞠躬,随即和两人握手,最后对秦时鸥说道:“秦先生,对于渔场建设本人也特别感兴趣,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向您请教。”

秦时鸥问道:“你认识我?”

张鹏微笑道:“当然认识,我查过大秦渔场的资料,所以有一些了解。”

秦时鸥心里舒服一些,总算有个知道自己才是Boss的人了,这样张鹏的印象分就高了起来。

桑德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那你认识我吗?”

张鹏笑道:“桑德斯沃顿教授。多伦多海洋学的专家,大秦渔场的专业指导员,略有了解。”

这样秦时鸥吃惊了,这小子是cIa出来的?他认识自己不意外,上网查一下大秦渔场就有他的信息。可是桑德斯,一般人不可能认识的。

看到两人反应,张鹏解释道:“秦先生我是通过网络进行的了解,沃顿教授的信息我是通过门外的提雅小姐处得到的,这是允许的不是吗?”

秦时鸥点头说是。允许的,他觉得张鹏比前面两人更合适,起码人家是认真准备这次面试的,不是按照印象来。

“你应该看到了招聘会上我们展位的介绍。连续几个季度,纳税超过千万,你觉得我把这样一个大型渔场的财务交给你。能放心吗?”秦时鸥问道。

张鹏微笑道:“当然,我自己都不放心。但我想。你招聘一位会计,肯定不是要管理所有账户。我认为你有一些小产业,可能自己无法管理,而又不值得大型会计事务所帮忙管理,所以,我们都懂,对吗?”

秦时鸥翻了翻张鹏的简介,问道:“这也是你查到的?”

“推测出来的,如果要管理几千万的账户,那肯定还是专业的会计事务所更放心。即使要招聘一名会计,也不会是我们这样的水平,我和外面那四位,水平是差不多的。”

张鹏坦诚的看着秦时鸥,说话不徐不缓,给人一种做事沉稳的印象。

后面又交流了一些,秦时鸥很满意,说道:“好了,你回去等通知吧,如果合适我明天中午之前给你电话。”

张鹏问道:“我最后有一个疑问能帮忙解释一下吗?”

秦时鸥示意他随意,张鹏道:“我想您一定和一些大型的会计事务所有合作关系,请问如果我能有幸成为你的私人会计师,能否去那些会计事务所学习和积攒经验?”

“这是为什么?”秦时鸥道。

张鹏想了想,用普通话说道:“师夷长技以制夷,可以吗?”

秦时鸥笑了起来,起身和他握手,将他送了出去。

张鹏是目前最合适的一个,秦时鸥和桑德斯讨论了一下,后者也是这么认为的。

有了张鹏的比对,后面两人的面试不太成功,他们不是不合格,而是太合格,太像一名成功的会计师了,严谨、认真,但是太死板了。

秦时鸥觉得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一定不是愉快的事情。

招聘会结束,秦时鸥先返回渔场,他给桑德斯说了一声,让他明天中午打电话给张鹏,一起带到渔场来上班,时间由他定,起码得确定渔场那群家伙的感冒好了。

回到渔场,秦时鸥先去看望薇妮,给他介绍了这次的招聘会。

屋外阳光灿烂,薇妮让秦时鸥陪她出去走走,希克森老爹的花园收拾的很干净,薇妮没事喜欢坐在花园里看看书或者起来散散步。

毕竟之前下过大雪,地面还是稍有点光滑,秦时鸥习惯拉着薇妮的衣服来保护她。

薇妮感觉这像是大人拉着孩子,就腻歪的伸手拍开秦时鸥,嗔道:“别拉着我的衣服,行吗?”

秦时鸥故作委屈的说道:“说好的要做彼此的天使呢?你都不加个称呼?”

薇妮皱起娥眉做凶狠的样子:“什么称呼?”

“宝贝、亲爱的之类。”秦时鸥理所当然的说道。

薇妮让他重新拉上自己的衣服,秦时鸥乐滋滋的拉着,然后准妈妈一把拍开他的手,恶狠狠的说道:“别拉着我的宝贝衣服,行吗?别拉着我亲爱的衣服,行吗?”

秦时鸥吞了口口水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机灵了。”

薇妮爱怜的拍拍自己凸起的小腹,得意道:“自从我有两个脑子开始。”

两人正在卿卿我我,希克森老爹走出来,举着对讲机道:“秦,沙克找你,说有狼闯进你们的渔场了,让你回去瞧瞧。”

“打死不就得了。”秦时鸥温柔的拥抱着薇妮说道。

老爹耸耸肩离开,随即又冒出头来:“确定打死?沙克说是两头白狼?他问你确定吗?”

“细特,它们又回来了?快回家!”薇妮先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