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21 想做镇长吗6/10

黄金渔场· 921.想做镇长吗(6/10)

“这是华裔国画家刘承宗先生提供的一份艺术品,名为《清明上河图》,是对中国宋代生活的重现,被称为宋代大百科全图,起拍价4500加元……”白手套用**四溢的声音说道。

他的声音落下,秦时鸥举起手中的宣传册,“4600加元。”

哈姆雷思考了一下,道:“宋代是一个很久远的王朝,是吗?这幅画是赝品吗?”

秦时鸥笑道:“当然是赝品,这幅画的真画已经参次不全了,如果是真品,那怎么可能4500加元,4500万加元都不止!那是我们的国宝!”

他想要拿下这幅画,别墅缺少装饰品,只有一些面目狰狞的化石,清明上河图够大又好看,挂起来做饰品不错。

而且,这幅画显然是这位名叫刘承宗的同胞所临摹的,虽然是赝品,但不是工厂粗制滥造出来的那种东西,还是有一定艺术价值的。

在场的人大多是小康之家,是来献爱心的,顺便看看能不能碰到喜欢的东西。

而中国古董和艺术品一直是收藏界的指向标,毫无疑问,不少人对这幅超长画卷都很有兴趣。

于是,举起的手臂此起彼伏,价格一路上涨,从4500块迅速涨到了8000块,创造了当前的价格纪录。

秦时鸥一直坚持举手,表示出了他要拿下这幅画的决心,价格到了8000块的时候就没有多少人还在和他竞争了,大多摇摇头放弃了这幅画。

最后。价格涨到了9200块,秦时鸥直接加到了10000元。剩下一位竞争者耸耸肩放弃竞价,隔空对他点点头。祝贺他拿下了这幅画。

白手套用手中木槌敲击桌子,ok,一万块成交。

左右的人都和秦时鸥握手,这次就不是庆祝他了,而是感谢他为慈善事业做出的贡献。

这件《清明上河图》拍卖结束后,拍卖会暂停,大家休息。

哈姆雷拍拍秦时鸥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来,找了一间小祷告室,只有两人坐进去。然后市长大人开门见山的问道:“还记得市长大选之前我对你的承诺吗?”

秦时鸥当然记得,他笑眯眯的说道:“让告别岛成为我的私人岛屿?”

哈姆雷纠正到:“不是成为,而是类似。”

秦时鸥耸耸肩表示自己明白,道:“我当然记得,然后你有什么办法?将它的使用权卖给我?”

哈姆雷笑了笑,道:“你在岛上生活的时间够久了,对小岛的认识应该也够多了,对吗?”

“其实,告别岛就是独立于陆地外的一个小世界。居民们只在意自己的生活,他们对国家乃至省市级的政治、军事、经济一切一切都不关心。”

“我是镇长,我对这一切的感受都更加清楚,当我在岛上的时候。感觉那小岛就是属于我的,所以我才那么努力的去发展和建设她。”

“如果想要拥有这座小岛,秦。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先成为小镇的镇长。然后慢慢的投资小岛所有的生意——据我所知你已经在这么干了不是吗?这样,最后当小岛的政权和经济都属于你的时候。那岂不是相当于小岛都是你的了?”

“你想当镇长吗?这需要民众选举,而我有提名权。相信如果我提名你做镇长,那你就是镇长!”

哈姆雷一席话说完,秦时鸥的精神集中了起来,他疑惑的看着哈姆雷道:“你是认真的?”

“当然,我在完成我对我最大经济支持者的承诺,必须得认真说一句话!”

秦时鸥搓了搓手,直视着哈姆雷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咱们是在狼狈为奸准备谋权篡政的感觉?”

“你昨晚看《碟中谍》、《纸牌屋》、《白宫陷落》之类的鬼玩意儿了吗?真见鬼,秦,我们是在为发展告别镇而出谋划策,说什么谋权篡政!”哈姆雷露出气急败坏的样子。

实际上,哈姆雷出的主意,真的打动了秦时鸥!

对于告别镇镇长这个位置他没有什么兴趣,可是如果能掌控这个镇子的政权,然后渗透经济,最后告别岛还真能成为他的私家花园。

当然,镇上的人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他们可以更好的赚钱,因为秦时鸥的经济渗透不是简单的收购和排挤,而是合资!

就像他和小休斯合力办杂货店、他和萨格罗合力办枪店那样,小镇上的人大多没什么钱,那他可以注资合伙扩大生意。

心里快速盘桓了一下,秦时鸥说道:“我有兴趣,威廉,可是我有资格竞选小镇镇长吗?”

哈姆雷竖起食指道:“只要一年,纽芬兰的政治环境是最宽松的,只要移民满一年,就可以竞选镇长了。”

“那我们拍卖会后详细聊一下吧。”秦时鸥期待的说道。

权力的诱惑是很大的,秦时鸥不迷恋权力,可是他有很浓重的小农意识,这和他的家庭有关,中国农家子弟,都希望有一片自己能做主的土地。

说到底,就是秦时鸥没有安全感,他担心以后告别岛来一位和他不对付的镇长,那样可就麻烦了,他对渔场投入的资源太多了,必须保证渔场的完全归属权。

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过去,秦时鸥回到教堂,后面拍卖他还是拼拼举牌,给出了不错的价格,拿到了一堆估计用不着的东西。

最后的一件拍卖品,名为‘神秘七日’,白手套拿出秦时鸥所带来的七枚精美的黑珍珠,先用各种溢美之词进行了夸耀,然后介绍了捐赠者,秦时鸥。

七枚黑珍珠被从各个角度进行了拍摄,现在播放在了教堂的背景幕布上,清晰的照片上,黑珍珠显得更加纯净黑暗,带着淡淡的光泽,此时出现在教堂里,确实有一丝神秘的味道。

秦时鸥起身致意,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白手套说道:“这位了不起的渔场主,一个人便撑起了半场拍卖会,上帝祝福他,上帝保佑他!每一个好人,都会以他为榜样!”

做足了前戏,最后的拍卖会开始,七枚黑珍珠的价值是拍卖品中最大的,价格也是最高的,起拍价就是十万加元!一次加价不再是一百两百,而是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