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25 忙着摘葡萄10/10

925.忙着摘葡萄(10/10)

秦时鸥拉伸了一下韧带,骨头关节便‘咔吧咔吧’的响了起来,这发现吓了他一跳,自言自语的骂道:“不是吧,我真的老了?天天锻炼,怎么一动弹关节还是响?”

薇妮也拉伸了一下,秦时鸥赶紧上来扶住她,宠溺的笑道:“傻姑娘,你别找刺激啊,我真怕你一个深蹲地上出来一个孩子……”

正在收拾桌子的福克斯听了这话笑了起来,道:“秦,我该说你幽默好还是说你真敢想?”

秦时鸥说完也有点后悔,现在出来孩子可是流产,他摸了摸鼻子道:“你当我脑残好了。,”

薇妮拍着他的手道:“你让开,我每天都锻炼,而且孕妇必须要加强锻炼,不是吗?至于你的问题,那是因为你的锻炼太狂猛了,你要打太极拳或者做瑜伽,这样才是真正的保健。”

秦时鸥猛然挥拳,拳头击破空气竟然隐隐有呼啸声,很有一番威势,这样他又嘚瑟起来,说道:“算了,我还是保持这样的锻炼强度吧。”

希克森老爹钻出他的老皮卡车,虎子和豹子凑上去对他摇尾巴,老头子从兜里掏出两根炸鸡腿,晃了晃道:“瞧,给你们带了礼物。”

秦时鸥走出去,笑道:“噢,老爹,对于我的孩子们来说,你是他们最欢迎的客人了。”

老头子得意的哈哈笑,说他一向深得孩子们喜欢。

薇妮给老爹泡了杯茶,问他怎么过来的,路上积雪那么厚。车子也能开?

说起这个话题,老头子立马得意的笑了起来。他指着外面的车说道:“我做了一个改善,我的老车拥有无数变化能力。他就是我的擎天柱。”

秦时鸥特意出去看了看,原来老爹的老皮卡车的前端挂了一个除雪铲,但不是那种大号的,而是分成两份,分别挂在车头两侧。

如果是铲车般的除雪铲,那需要柴油发动机作动力才行,希克森这小车肯定拱不动,而他现在用的小除雪铲,受力面积小。单纯是给车轮铲出道路来,阻力大减。

鲍威尔也在蹲着研究,满脸的若有所思,他不光看,还摸,弄的满手泥水,最后用雪搓了搓手,搓掉泥水后喊过小萝卜头,又用手在它身上抹了抹。彻底干净了便跑开了。

小萝卜头委屈的直抽鼻子,看那样子恨不得告诉秦时鸥,爹啊,你都养些什么熊孩子哪!

希克森老爹喝了杯热茶。然后腆着大肚子走出门,从皮卡上卸下一个雪橇说道:“走吧,秦。我们去收获冰酒吧!”

秦时鸥发现加拿大的男人都特别心灵手巧,很多家庭工具都是自制的。比如希克森老爹,他车上的除雪铲和现在的雪橇显然是自己做的。

这小雪橇车上装着柳条编的筐子。正适合用来装葡萄,车厢里还有很多柳条筐,都是自己编织的,大小如一。

秦时鸥提着两个柳条筐,希克森老爹建议他准备个雪橇,否则很累。

他展示了一下手臂上的肌肉,笑道:“放心,我的力量足够大,不会累的。”

希克森老爹耸耸肩,道:“对,我忘了你的酒吧扳手腕一百人斩的光辉事迹,我说,那天晚上你走的太早了,你是舞会皇帝,后来还选出了舞会皇后,知道是谁吗?”

秦时鸥摇头,但猜测道:“是谢丽尔老师吗?”

老头子伸手指着他哈哈大笑,道:“法克,男人都是一样,你一定觊觎谢丽尔很久了,是吧?放心,我不会告诉薇妮的。”

说着,老头子还对他挤挤眼,一幅这是我们男人自己的秘密的样子。

秦时鸥心里暗骂法克,他觊觎个屁的谢丽尔,不是所有男人都那么好色好不好!

“不告诉薇妮姐姐什么?”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老头子夸张的跳了起来,然后回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姑娘说道:“哦,雪莉,我的小天使,你不能这样吓唬人,老人的心脏可是很脆弱的!”

“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和秦之间有什么秘密。”雪莉瞪大眼睛歪着头,露出标志性的天真无邪表情,但秦时鸥知道,这时候的大萝莉是最狡猾的。

好在希克森没有被大萝莉蒙骗,他含糊的挥挥手,道:“没什么没什么,来,咱们一起摘葡萄吧。”

葡萄藤上全是积雪,这样寻找葡萄有点难,得先扫掉积雪才行。好在葡萄藤蔓上没有叶子里,鼓鼓囊囊的地方就是葡萄。

秦时鸥占了一垄,一脚踩进去积雪便没过了膝盖。

鲍威尔等人随后穿着长靴子走来帮忙,米歇尔是小个子,他迈进葡萄园雪地里,直接到大腿根了,一脸绝望:“秦,我不会淹死在雪地里吧?!”

秦时鸥笑了起来,将他拉出雪地,道:“你去找菠萝,然后赶车往外送葡萄,这也需要人干活,不是吗?”

渔夫们走来,他将一幅浅色护目镜递给秦时鸥,在雪地里待太久对视力伤害很大。

沙克在对面摘葡萄,剪刀一挥,一簇红提就落了下来,他放进框子里,对秦时鸥说道:“boss,这次雪够大,你想不想玩滑雪?”

“去哪里?”秦时鸥问道,“圣约翰斯有滑雪胜地?”

沙克指着背后的坎巴尔山笑道:“山的正路上就可以呀,我们又不是玩花样滑雪,自己玩而已,昨天小休斯在公共频道里组织滑雪比赛了。”

这种活动秦时鸥当然有兴趣,他点点头说明天准备一下,他们去拿个比赛第一。

沙克挠挠头,道:“要是游泳,咱们的弟兄不怕,包揽前三都行,滑雪够呛。”

秦时鸥和他聊着天,虎豹熊狼一行蹦蹦跳跳的跑来,雪太深,它们没法撒开腿跑。

辛巴在雪地上跑的很轻快,跟跳芭蕾舞一样,踢踢踏踏跑了过来,跑一会等一会,小包子脸上全是不耐烦,一群坑队友,真心带不动。

等小猞猁跑过来,秦时鸥一把抓起它放在葡萄木桩上,让它用小爪子扫葡萄串上的积雪。

小猞猁干这个正适合,它擅长攀爬,这些葡萄藤蔓都是顺着木桩长得,它可以轻松爬上去。而且猞猁嗅觉灵敏,它可以轻易找到积雪下的葡萄。

这样一来,秦时鸥这边工作效率顿时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