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30 扯到蛋了

930.扯到蛋了

最后关头,秦时鸥谨记伯德的教导,当你想要减速的时候,就叉开腿让滑雪板形成外八字的样子,弧度越大阻力越大,这样容易刹车。

于是,悲剧的事情发生了,伯德猜到了会发生什么,所以他没忍心看,抱着头蹲下了身。

秦时鸥只记得伯德的教导,却忘了这么做的前提:速度不快。而他现在速度可是够快的,快速滑行中张开腿的下场是什么?

双腿大张,秦时鸥控制不住弧度了,直接来了个大劈叉,他似乎听到‘咔嚓’一声骨盆张开的声音,随即凄厉的叫道:“哦,上帝!我的蛋蛋啊!”

周围的卡森和休斯赶紧上去扶起秦时鸥,秦大官人这会哪里还敢动?他刚才可是来了一个一字马,大老爷们的一字马!

以前和薇妮享受闺房乐趣的时候,薇妮摆过一字马,那晚上秦时鸥纵马狂欢,差点没把腰子给弄爆。这会轮到他摆一字马了,然后他感觉自己的骨盆爆炸了……

突兀的,秦时鸥想起了昨天他和薇妮的对话,薇妮说他现在光练力量、速度不行,要锻炼身体得全面进行,当时秦时鸥不在意。

这会他后悔了,如果能给他一个选择,那他一定会诚心拜薇妮为师学习太极,瑜伽也行!

一群人凑了上来,掰手腕大赛被秦时鸥玩弄过的柴德里斯嘿嘿笑道:“好久没看到有人在雪地里练大劈叉了,真过瘾,秦你果然厉害。劈叉时候的表情都比一般人销魂!”

秦时鸥疼的表情扭曲,但还是坚持着竖起中指对他喊道:“法克鱿。柴德,向上帝发誓。哦,奥多姆在不在?我的裤裆不对劲!”

奥多姆带着劳拉也在滑雪,两人可是在大城市见过世面的,不像告别镇这帮土包子,滑雪都是野狐禅招式,两人滑雪玩的是高难度,不在这条线上,因此来的慢了点。

劳拉挥手让围观的人群散开,秦时鸥指挥虎子和豹子去咬人。拉拉汪不听指挥,只是在一旁怜悯的看着秦大官人:老爹,你好惨哦。

奥多姆帮秦时鸥看了一下,然后说韧带有点拉伤,回去休息个几天就没事了。

于是剩下的时间秦时鸥只能垂头丧气的坐在一旁看大家有说有笑的滑雪,光是坐着也就罢了,关键是姿势太丢人了,他在劈着腿……

小休斯逮到了报仇的机会,上来挺腰摆胯的开玩笑:“来。宝贝儿,腿张的更大点,大爷让你爽,让你爽的飞上天!”

“咬他!”

“汪汪汪汪!”

“法克。我他么一定要养高加索犬!”小休斯连滚带爬的转身就跑,虎子和豹子气势汹汹的追在后面。

他哥哥休斯无奈的上来说道:“真是怪了,我弟弟智商有点问题吧?以前家里没钱。一直没带他去医院做检查,他明明知道招惹你的下场如何。但就是要这么干。”

“你想说,他有受虐倾向?”提雅从后面走上来开玩笑道。

休斯对提雅点点头。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便离开了,走之前还悄悄对秦时鸥眨眨眼,一幅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秦时鸥无奈至极,这些男人,怎么都他么这个臭德行?看到美女,就不会想点别的东西吗?

提雅坐在秦时鸥对面,可怜的看着他道:“很痛苦,嗯哼?”

秦时鸥讪笑道:“还好。”

他努力并起腿,但只尝试了一下就放弃了这想法,他么的,好痛。

“薇妮临盆的时候,比你现在可要痛苦多了,其实这样挺好的,秦,你可以更多的体会妻子的辛苦,这样能让你们男人更珍爱妻子。”提雅调侃道。

秦时鸥苦笑,他一直觉得提雅这姑娘对他是有好感的,所以现在听了这席话,觉得哪里不对劲。

后面两个头顶大棉帽的青年跑了过来,帽子前端有颗老大的红星,阳光之下牛逼闪闪放光芒,自然是键盘候和他的好兄弟大舅哥黄浩嘉。

看到这对逗比搭档,秦时鸥以为可以看笑话了,死道友不死贫道,他希望这对逗比可以成为更大的笑话。

结果,两人选了一套滑雪板上了高地,直接就飞快的滑了下来,一幅轻松自如的样子,甚至两人滑雪途中还互相别车,技术都很娴熟,让小镇居民起码大吃一惊。

卡森欣赏的看着两人,在秦时鸥身边停下后说道:“猴子和黄技术真不赖,如果不是他们到来,我以为你们中国人滑雪技术都像你这样呢。”

秦时鸥想问你什么意思,结果大胡子老板一甩撑杆,溜走了!

滑下来之后候紫轩和黄浩嘉发现了秦时鸥,两人吃惊的跑过来问道:“哥,你坐在这里整啥玩意儿?地上不冷吗?赶紧起来,老了容易得关节风湿。”

秦时鸥干笑道:“没啥事,那个,你俩滑雪技术不错啊。”

黄浩嘉得意的说道:“还行吧,哈哈,俺们那边滑雪场多,小时候下了大雪,随便找个土坡都能滑一会。不过那时候太笨,容易滑倒扯着蛋……”

他的话说到这里陡然停止,然后两个混球彼此对视一眼,用诡谲的眼神在秦时鸥张开双腿露出的裤裆上扫视。

“赶紧滚,否则我会放狗咬你们,信不信?”秦时鸥呵呵笑道。

候紫轩摆手道:“哥你啥意思?不就是滑倒扯着蛋了吗?俺们弟兄还能笑话你还是咋地?俺们是那样不讲义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秦哥的姿势真他么销魂!”黄浩嘉狂笑了起来,掏出手机还想拍照。

雪莉甩着金黄的大辫子跑了过来,气鼓鼓的看着两人喊道:“你们笑什么?快走开,否则我喊虎子和豹子咬你们!”

“汪汪汪!”两条小拉拉汪听话的吼叫起来,可是秦时鸥注意两个小家伙的表情,嘴巴咧那么开,眼睛还眯起来,这是愤怒的吼叫还是在开心的大笑啊?

看到大萝莉,黄浩嘉先是败下阵来,就好像演戏一样,他脸上的笑容猛然凝滞,随即露出羞涩之情,低声道:“嗨,雪莉,好久不见。”

“滚吧!”

黄浩嘉悻悻的摸摸鼻子,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一边慢慢走一边回头看,而候紫轩直接是倒退着走的。

让秦时鸥愤怒的是,这混球就是倒退着走,都比他正着走顺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