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32 幽灵旗飘扬

932.幽灵旗飘扬(打滚求月票啦)

bb霜记录了他们这次驾驶潜艇潜行的路线,没什么规律,从告别岛直奔法属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趁着大雪飘扬在海面上转了一圈。

接着,潜艇一路向西到了悉尼,当然这不是澳大利亚那个举世闻名的悉尼,而是加拿大的悉尼,新斯科舍省第三大城市。

这座城市位于新斯科舍省的东部,曾被称为钢铁之城,是加拿大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也是早期加拿大最著名的优良港口之一。

在悉尼东方海域短暂的和一艘客轮错身而过之后,潜艇回归海拳号进行了补给,随即一路南下到达哈利法克斯海域,在那里小小的露了露脸。

于是,北大西洋沿岸的城市震惊了!

花狐狸号的影响不再仅限于东加拿大,因为在法属群岛出现过,一些法国人也看到了它的身影,有关它的录像和照片摆到了大众视野中。

为了防止被人看出猫腻,秦时鸥很狡猾的在船上涂抹了大量的海泥、挂上了大量海草水藻,而且每次幽灵船出水面还会放出干冰,让花狐狸号总是笼罩在一层迷雾中。

这样别说隔着远远的拍照录像,就是近距离观看,也很难找到花狐狸号的马脚,幽灵船成功的引导了沿海舆论。

秦时鸥看≥↑了行程图哈哈大笑,他伸手臂习惯性想拍拍bb霜的肩膀,可惜他现在动弹不得。

好在bb霜机灵,立马凑上来把肩膀递给他。

秦时鸥满意的拍了拍bb霜的肩膀,一脸赞赏的说道:“果然没有看错人。年轻人,你值得培养!这件事做的很好……”

“波ss。你是说我们出海的事还是bb霜拍马屁往前走的事?”扳机问道。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瞧。扳机,你这样的小伙子就不值得培养!这还用问吗?我说的当然是综合在一起的事!”

黑刀等人笑了起来,他们年龄可都比秦时鸥更大,显然秦时鸥是在开玩笑。

秦时鸥给外出刚回来的民兵们放了个四天小假期,渔场周围全是积雪,他就不信有什么不法分子会在这样的天气跑来乱搞,所以不需要民兵们守卫。

bb霜、扳机和受气包眉开眼笑,四天小假期可以干很多事了,他们甚至可以飞回家去小住两三天。多陪陪家人。

散开的时候,黑刀拉住受气包的衣领对三人说道:“嗨,如果你们回家,千万管住你们的嘴,别他么什么玩意儿都乱说!”

秦时鸥伤到了韧带,这样不能动弹,便只能坐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视。

薇妮坐在他身边帮他拨开心果,时不时的看他侧脸,看一会就甜蜜又傻兮兮的笑两声。

陪着朵朵在旁边玩的刘姝言微笑着对薇妮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幸福的很?”

薇妮对她眨眨眼睛。笑的更甜蜜了。

秦时鸥奇怪的看着两个女人,道:“什么意思?我腿拉伤了,薇妮怎么会甜蜜呢?”

刘姝言叹了口气,道:“你们男人啊。这还用问?如果你的腿不拉伤了,能这么老老实实陪在薇妮身边吗?”

秦时鸥眨眨眼睛,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了。

还真是。平时虽然他老是待在渔场不外出,可是很少这样陪薇妮安静坐着。因为他坐不住,没事干也会往外跑。哪怕只是跑去海边散步。

这不能全怪他,薇妮怀孕之前,自己都坐不住,不是上班就是带小家伙们玩,秦时鸥给形成习惯了。

被刘姝言一提醒,秦时鸥便老实下来,不老实也不行,大劈叉蛋疼了,哪里也去不了。

秦时鸥换电视台看新闻,多家电视台都在报道幽灵船的信息,花狐狸号这次彻底名扬北大西洋了。

新斯科舍省的自然频道特意做了一期专辑节目,前两天就播放了,秦时鸥找到下载下来看了看,里面干货不少,照片、录像都有,还邀请了第一批发现花狐狸号的大黑尾雉号所有船员。

大黑尾雉号的船长表现堪比演技,采访他的时候他是各种表情丰富、肢体动作夸张:“我是第一个发现它的人,我敢发誓,上帝能证明我绝对是第一个发现它的人!”

“当时我是在巡视渔船,然后听到两个人的交谈,声音特别细碎纤细,就像是有人在你耳畔窃窃私语一样!”

“伙计们,当时我吓坏了,知道那是什么时间吗?午夜十二点整!真是见鬼了,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午夜会去巡视渔船,这在以前绝不可能,因为我们都知道,海上可不干净!”

“那天晚上就是这么怪,我还记得,当时没有月亮,我巡视渔船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刚好十二点,然后走到甲板上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人在耳边说话的声音,当我放眼望去的时候,那艘船就平白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敢发誓,在我低头看手表之前,海上还风平浪静,但我抬起头,月亮消失,浪潮涌动,幽灵船出现了……”

毛伟龙从门外走进来,他看了电视两眼问道:“你在看鬼片吗?这家伙是谁?加拿大张震?讲的还真挺吓人的。”

除了渔场的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幽灵船的情况。

秦时鸥给毛伟龙介绍了一下,他津津有味的坐下了,问道:“嘿,海上真有幽灵船?我来之前,镇上也有人讨论,我以为是胡扯呢。”

电视里船长继续胡说八道,现场拉来参与节目的一群托儿则发出各种惊呼声,难怪毛伟龙以为这是加拿大版的张震讲鬼故事。

秦时鸥看的直乐,这帮船员真会胡扯,第一次出海的时候,花狐狸号是凌晨一点钟浮出水面的,怎么变成午夜十二点了?

还有,哪里有一对夫妇的窃窃私语?虽然花狐狸号有一次曾经伴随着汹涌的波浪而出现的,可那是第二次出海,第一次就是风平浪静好不好?

大黑尾雉号今年不敢再出海,可是船员们收获却更多了,因为不少节目邀请他们去做客,他们这样也可以赚不少钱了。

秦时鸥换电视台,结果期间收到了一个纽约的小节目,那节目也是在介绍幽灵船,但认为花狐狸号不是幽灵船,而是一艘潜艇驮着的烂船,是人为制造的闹剧。

这让秦时鸥小吃惊,看来世界上还是有明眼人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