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34 一样待遇卖萌

934.一样待遇(卖萌求票)

“瞧,镇长要管理的机构有这么多,而这些机构有些是只具有咨询作用的,这种容易管理,因为大家是在做服务。”

“另一些呢?他们可是有制定规则权力的!你要小心,这些人可能贪污、可能和某些人进行权钱交易、可能尸位素餐,而这些人一旦出事,问题在你头上!”奥尔巴赫毫不留情的说道。

秦时鸥摊开手,叫道:“管我鸟事?!”

“当然管你的事!告诉你,出了事选民不会去责备这些人,他们会责备你,秦,他们会责备你监管不力、带队无能!别和我辩解,谁让你是镇长?”奥尔巴赫严肃说道。

“不过这些部门有一个好处,人员也是镇民选出来的,故而责任不会都摊到你的头上,可下面还有一些部门,你要搞清楚,这些部门的负责人就是由你来指定了,你说是谁就是谁,出了事你要负全责!这次事全责任!”

“这些部门都有什么呢?财产评估理事会、自然保护委员会、历史文物委员会、规划理事会、公共交通委员会、医疗卫生理事会、固体垃圾处理理事会、老年人理事会、残疾人委员会……”

奥尔巴赫掰着手指开始数,那叫一个滔滔不绝,他每说出一个秦时鸥表情就惨淡一分,说到后面秦时鸥¢拉住他,绝望道:“一个小镇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多部门?”

老律师无奈的耸耸肩:“这是加拿大的政治管理思想,权力不能太集中,人们认为。过分集中的权力只能产生和官僚主义,侵蚀选民的基本权利。”

“所以。但凡有可能造成权力集中的地方,他们都要在制度设计上加以防止。哪怕这种设计会在行政中造成种种不便也在所不惜。”

秦时鸥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突然想到不对:“你刚才说的所有部门加起来,得有五十个吧?可我明明记得,小镇的公务员,不到二十个啊。”

奥尔巴赫道:“错,一共28位,这还不包括警察局。不过有些人是兼职的,你不特意去镇府去看看不到他们。”

“兼职也行?!”秦时鸥真想大叫两声,这什么奇葩政府。

“还记得你刚来时候税务局是什么样的上班制度吗?只有一三五上班。所以,兼职又有什么奇怪的。”奥尔巴赫理所当然的说道。

秦时鸥:“镇府他妈炸了!”

“别说这些岗位,就是人力、政府商业、土地规划批和财政方面的领导人岗位,也可以兼职……”奥尔巴赫慢悠悠的说道。

秦时鸥这次忍不住叫了起来:“法克,这也能兼职?!”

“是啊,镇长兼职嘛,我刚才不是给你说过了?你忘了还是没注意听?”老律师故作严肃的露出不满表情,其实眼里的笑意一个劲的在酝酿。

可惜秦时鸥这会被绕进去了,他搓搓脸。貌似刚才奥尔巴赫确实给他说过这些话,但他这会迷糊了。

原来镇长是一份这么可怕的工作!

秦时鸥骂道:“法克,我被哈姆雷欺骗了,他说做镇长很简单!我要找这混蛋算账!”

奥尔巴赫耸耸肩道:“其实如果你熟悉了这些工作。确实也不难,前提是你要有耐心来做这份工作,接触小镇的方方面面。”

毛伟龙一直坐在旁边安静的听。这会见老律师说的差不多了,他补充了几句:“禽-兽。镇长真不好干,我不知道你们这边情况。反正我们那里,镇民有点鸡毛蒜皮的事就喜欢找镇长,谁家狗丢了鸡跑了儿子被人挠了,不找警察,找镇长!”

秦时鸥痛苦的仰躺下,无奈道:“以前出国前,人家说加拿大的公务员是真真正正的人民公仆,我还他么不服气,原来这是真的啊。”

气氛一时沉默,秦时鸥想了一会,又奇怪起来:“这样一来,谁还他么愿意做镇长啊?”

奥尔巴赫平静的说道:“首先,镇上总有愿意为大家伙服务的人;其次,镇长收入是很不错的;最后,镇长的退休后福利很好,收入和工作时一样不说,每年政府还会安排出国旅游。”

秦时鸥琢磨了一下奥尔巴赫说的这些待遇,最后摇摇头道:“那谁爱做谁做去吧,我不缺钱,我也不想出国旅游。”

薇妮挺着大肚子走过来说道:“如果这样,到时候我去竞选镇长怎么样?”

秦时鸥以为她开玩笑,便摸了摸她的大肚子嘿嘿笑道:“到什么时候?到时候你的肚子还会这么大的。”

毛伟龙嘘了一声,说你们秀恩爱吧,我去秀娃。

镇长的相关事宜暂时搁置了下来,秦时鸥安心休养韧带。

奥多姆送来了两瓶喷剂,告诉他红瓶的先喷,半小时后再喷绿瓶的,两个交换用,每天喷四次,顶多一个周他就能正常走动。

“记住,只能喷腹股沟,不能喷其他地方!”奥多姆叮嘱过后便离开了。

薇妮帮秦时鸥做按摩,然后打算喷红瓶药剂,结果小猞猁一群家伙又爬上了沙发,撇开两条小短腿让薇妮也给它们按摩。

秦时鸥不耐烦,挥着巴掌吓唬它们,小东西们不怕,一个劲往薇妮怀里钻,知道薇妮保护下它们是安全的。

客厅里只有他和薇妮,秦时鸥便大咧咧的拉开裤子在腹股沟里喷了几下,红瓶的喷雾是油状物,附着到肌肤上迅速被吸收,然后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出现在腹股沟周围。

辛巴探着小脑袋仔细观看,等秦时鸥放下小瓶子,它便撇开腿坐过去嗷哇嗷哇的叫。

秦时鸥瞪眼,举着红瓶子问道:“你叫什么?你也要这东西?”

辛巴用黑漆漆的小眼睛盯着他,继续嗷哇嗷哇叫,然后虎豹熊狼也都凑了上来,一起撇开腿叫唤。

它们前面跟着秦时鸥张开腿得到了薇妮的按摩待遇,就以为只要干什么都跟着他,肯定是对的,反正他享受的东西,它们一定也要享受。

秦时鸥恨恨的点了点一群小家伙的脑袋,露出不情愿的表情,将喷剂在辛巴裆里喷了一下。

随即虎子、豹子、小萝卜头积极的凑了上去,乖乖张开腿让他喷一下。

半分钟之后,小家伙们样子不对劲了,先是小猞猁,它是猫科动物,反应最敏感,先是爬起来焦急走动,然后嗷呜一声惨叫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