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42 都被耍了

942.都被耍了

秦时鸥怀疑的看着比利,道:“我出面干嘛?”

比利叹了口气,一脸苦逼的表情,分析道:“你们知道索马里现在该死的形势,我们基本上确定了黄金船的位置,可是不能直接派船去打捞,否则等着被索马里的海盗俘虏吧。”

“所以,我们需要判断一下黄金船的价值,如果价值不大,那就没什么必要了,如果黄金矿石的含量够高,我们再雇佣武装力量进行保护,那样才能打捞船。”

“秦,你得让你的白鲸去沉船的位置找到沉船,弄出几块矿石,然后我来分析矿石的黄金含量……”

越说,比利的声音越小,他看秦时鸥面色不太对。

秦时鸥面色当然不对,他拍着比利的肩膀道:“好兄弟,这就是你说的你们快要打捞上一艘船来了?我怎么感觉,你们除了发现了一艘船,没有其他进展?”

比利苦笑道:“所以得仰仗你,秦老大,否则我们甘心让你拿走一半多的好处。”

秦时鸥分析了一下,竟然无言以对,比利说的真没错。

他摆摆手,道:“好吧,这件事容后再议,索马里在印度洋,我们在北大西洋,光是引导白鲸游过去,那就是一个大工程。”

小布莱克丧气道:“不错,这根本不靠谱,秦哪有那么多时间带着白鲸去印度洋?”

比利摸摸鼻子不说话了,这是他引出的烂话题。

秦时鸥说道:“也不一定非得我去,只要是我的船,那小白鲸就会跟着走,一路用食物诱惑它,它也会去印度洋的。可是那依然是短时间内解决不了的事情,所以还是慢慢来吧。”

晚宴时间快到了,度假村里有一座宽敞的酒店大厅,晚宴便是在这里举行。

秦时鸥以为晚宴就是大家吃吃喝喝跳舞泡妞谈生意的正餐,结果进入之后发现不是。大厅里排好了桌椅,运通公司要进行年度业务报告,他们是来听课的。

这让秦时鸥郁闷不已,好在运通公司耍了所有人。还有人穿着西装打着领结来参加的,要知道外面温度可是超过三十摄氏度啊,如果不是大厅里冷气充足,估计这些人能砸了运通公司的招牌。

有了这个发现,秦时鸥开心了一些。老话怎么说的来着,不患寡患不均,大家都被忽悠了,而且很多人被忽悠的比他还惨,尤其是几个德国佬,脸色都青了,这样他心里自然好受多了。

每个人的邀请函上都有座位号,进入大厅后有漂亮的服务员上来问道:“先生,请问您是什么座的?”

秦时鸥一愣,迟疑的说道:“好像是狮子座还是啥吧?我是九月一号的生日。你给我算算呗?”

他一说完,服务员愣了,秦时鸥只好苦笑着解释道:“我们中国人不太讲究星座,讲究的是生肖,我是属兔子的,不过你们问这个干嘛?”

后面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一个人抓住秦时鸥的肩膀笑道:“秦,你这家伙太幽默了,人家问的不是你的星座,是你座位等级和座位号!”

秦时鸥一回头。看到一个全身包在白色袍子里的家伙在对他大笑,这张笑脸太熟悉了,赫然是阿费夫,这家伙也来了!

阿费夫身边站着一个有着神秘褐色眼睛的大萝莉。秦时鸥上次在巴斯克港的皇家印象公园参加海啸遇难者纪念活动的时候遇到过她,中东第一美女公主,萨马拉小公主。

这次大萝莉公主穿了粉红色的公主裙,秀发上卡了个镶钻的银色小皇冠,她最吸引人的永远是那一对眼睛。小公主在眼影和睫毛方面并没有修饰,简洁细致的上下内眼线便能勾勒出她那深邃立体的眼睛。

秦时鸥和阿费夫拥抱。阿费夫高兴的说道:“能在这里遇到你太好了,秦时鸥兄弟,待会我给你介绍一个好小伙,相信你们会成为好友。”

简单的一寒暄,秦时鸥便将邀请函交给了服务生,后者看了看带他去了比较靠前的一个位置,他坐下后才发现,旁边的赫然是下午才认识的摩尔-弗里茨,铁路大亨。

“他耍了我们一通,是吧?”摩尔呵呵笑着对秦时鸥说道。

秦时鸥看看自己的西装,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们确实被耍了。”

摩尔笑着摆手道:“没人能耍的了弗里茨家族,瞧,这是什么?”

他的手往兜里一抓再张开,里面赫然是一根巧克力棒。

秦时鸥失笑竖起大拇指,这位铁路大亨实在太有意思了,竟然带着巧克力棒来参加晚宴?

摩尔也笑了起来,他解释道:“其实这不是我装的,我的衣服是我的女儿准备的,她很细心,给我在兜里准备了一点小零食应对突**况。”

“真羡慕你,你的女儿真体贴。”秦时鸥真诚的夸奖道。

摩尔笑了起来,然后就拉着秦时鸥开始介绍自己的女儿,好像炫耀玩具车的小孩子。

秦时鸥一边听一边笑,偶尔配合的插上几句话,主要是让摩尔聊的开心就好。

他发现这些上流圈子里的人也不都是艾尔伯特那样的讨厌鬼,大多数人其实就是普通人,性格甚至更低调、交际手腕更圆滑,和他们在一起聊天,感觉可比和普通人好多了。

当然,这些人是否真的瞧得起你,当面可看不出来,他们都是演戏的好手。

晚会逐渐拉开帷幕,在场的每一人对运通公司来说都是重量级客户,主持会议的赫然是运通公司现任董事长肯尼迪-切诺。

肯尼迪出场之后镇住了满腹牢骚的大佬们,他是美国商界的传奇人物,他是‘信用卡之父’,现在风靡全世界的信用卡业务就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

可惜秦时鸥以前不认识他,否则一定拿臭鸡蛋摔他,妈的,中国多少管不住手脚的青年就被信用卡给毁了,他们这一代人好多都是卡奴……

参会的嘉宾中,最大牌的那些要么是肯尼迪的好友要么是他门徒,剩下的小家伙跟他没什么关系,可根据秦时鸥刚刚想起的六人社交黄金理论,这些人的长辈和肯尼迪或多或少有关系,反正,没人敢对他不敬。。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