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52 认输的小王子

黄金渔场无弹窗 952.认输的小王子

科尔看来是真感觉秦时鸥不错,傍晚天气凉爽下来之后,他们乘坐电动车到了高尔夫球场,秦时鸥才发现来参加这次高尔夫球赛的都是一方大佬。

摩尔、安德烈-卡兰兹普洛斯、希德等科尔的熟人来了,还有一些五六十岁的家伙,科尔给他介绍的时候,每一个职务不是CEO就是董事长,连运通公司的CEO肯尼迪都来了现场。

见这么多大佬在场,秦时鸥便保持了低调,他跟随在一帮大佬身后不怎么说话,老老实实的听人家在那里叱咤风云、挥斥方遒,他要做的就是点头或者大笑。

好在很快他就不寂寞了,穿着高尔夫运动小马甲的哈曼丹乘车而来,下车之后他酷酷的摘掉墨镜,和大佬们打起了招呼。

看着哈曼丹的打扮,秦时鸥只能竖大拇指,小王子是真喜欢耍酷,这天竟然穿着运动马甲?虽然已经是傍晚,可室外温度依然有至少二十八度啊,这种温度怎么穿马甲?!

不过哈曼丹体态修长而结实,穿上马甲确实帅气,而且秦时鸥敢打赌他出门之前还化妆了,估计就是因为化妆的原因才迟到的。

肯尼迪显然也有这个猜测,便拿出来开了玩笑,问他是不是化妆迟到的。哈曼丹不承认,坚持道:“不,我只是修剪了一下胡须。”

高尔夫球赛是所有运动中最禁忌迟到的,若是与朋友间的比赛迟到,定会被列为最不受欢迎的球友;若是正式比赛场合中迟到,轻则受罚,重则丧失比赛资格。

所以,大佬们会给哈曼丹面子才怪了。

听了他的解释,大佬们不置可否的哈哈大笑,但后面没人理睬他。这样哈曼丹感觉自讨没趣,便也老实的跑到了最后。

秦时鸥看着哈曼丹友好的微笑,实际上心里幸灾乐祸。你中东土豪王子怎么了,还不是在这里和自己站在一起?

哈曼丹回了他一个勉强的微笑,然后整理了一下发型,继续保持高冷姿态。秦时鸥心里摇头。此时他总算感觉到了哈里王子的好。

对于这些商场精英来说,高尔夫球场只是大家联络感情的场所,所以一踏上开球台他们便开始开玩笑,然后分发球杆准备开球。

度假村的后面特意整理出了一片草坪开发做高尔夫球场,视野开阔。是一块丘陵缓坡地带,占地大概十万平米左右,球道处地面起伏高差在十多米的样子,看起来很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秦时鸥不懂高尔夫球,他来之前只是大概的了解了一下这项比赛,科尔也说了,带他去就是认识一下北美的商界大人物,在他们面前混个脸熟,不会邀请他一起比赛的,故而便站在旁边看。

小王子站在草坪上做了几下拉伸运动。随即他将电车上的球杆拿了出来,看到秦时鸥无聊的站在身边,就问道:“你的球杆呢?”

秦时鸥随手从球童准备的球袋里拿出一根球杆,道:“这里不是有的是吗?”

小王子看了看他,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貌似有点鄙夷。后面他忍不住,就把自己的球杆递给他,道:“如果你想练好这项运动,那我建议你去定制一套专用球杆,瞧我这套。怎么样?十二万美金!”

秦时鸥欣赏了一下曲线流畅的球杆,道:“不错的杆子,不过我觉得你要是能提前认识我的教父就好了,他叫奥尔巴赫。在加拿大很有名的。”

“是有名的高尔夫球杆制造大师吗?”小王子奇怪的问道。

秦时鸥摇摇头,道:“不,他是专打消费者欺诈官司的律师,在加拿大的律师界很出名。”

小王子愣愣的看着他,最后表情僵硬的夺过球杆,一幅闷闷不乐的样子。

开了玩笑。秦时鸥觉得小王子是穆斯林,可能理解不了自己的思维,于是想要找个缓和双方关系的机会,而一起打球毫无疑问是这样的机会。

哪知,他过去提出要求之后,哈曼丹怀疑的问道:“你确定要和我一起玩?知道DP世界巡回锦标赛吧?刚刚结束的Sport-360中东高尔夫赛区比赛中,我可是第五名。”

本来有点愧疚的秦时鸥顿时笑了起来,妈的小王子太高冷了,这样对他以后闯社会不好,自己得教教他怎么做人,否则以后他闯社会会吃吃亏的。

这么想着,他就说道:“那正好,我们可以切磋一下了,去年我和泰格-伍兹一起玩,我只输给了他两杆。”

哈曼丹一听这话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只输给了老虎两杆?阿拉在上,我不信!如果这样,你可以扬名全世界的!”

老虎泰格-伍兹,美国著名高尔夫球手,在2009年前高尔夫世界排名首位,并被公认为史上最成功的高尔夫球手之一,世界首位身价超10亿美金的超级运动员。

秦时鸥道:“这有什么好扬名的?我又不需要做运动员赚钱。再说,我和老虎是私底下玩的,大家玩的很随意,没人当真的。”

哈曼丹沉默了一下,问道:“那老虎打了多少杆?”

秦时鸥皱眉装作回忆的样子道:“70杆,很不错的成绩,是吧?”

“你是72杆?”哈曼丹用怀疑而震惊的眼神看着他。

秦时鸥耸耸肩,道:“你知道的,那天我状态比较好,于是我打了270杆。”

“多少?”

“270杆,比70杆多了两杆,不是吗?”秦时鸥理所当然的说道。

哈曼丹当然知道他被调戏了,他恨恨的伸出手指想点秦时鸥,可觉得这个姿势和没有教养,只好翻了个白眼,悻悻的跑去自己玩自己的了。

秦时鸥则呵呵笑了起来,这位王子比他其实还大了四五岁,但某些方面很单纯,用底层小手段逗他玩不要太轻松。

自己玩高尔夫球是很没意思的事情,哈曼丹玩了几杆,姿势确实很漂亮,旁边的球童都忍不住给他鼓掌。但这种认同对他来说不够,他需要的是同等档次的人的认同。

可大佬们正在一起聊的开心,人家没注意他,他倒是注意到秦时鸥在看他打球,于是装作漫不经心的走过去说道:“最近没玩,有点手生,刚才我那几球怎么样?”

秦时鸥不想得罪他,开玩笑可以,但该恭维的时候还得说好话,于是点头道:“打的很漂亮,我看伍兹玩的时候,起码姿势未必有你更潇洒。”

哈曼丹怀疑的看着秦时鸥,道:“你真的和老虎一起打过球?别这样,朋友,阿费夫说你是个老实的兄弟,你别老是开我玩笑。”

秦时鸥说道:“我没开玩笑,我当然没有和老虎一起打过球。”

哈曼丹有些生气,道:“那你还说我的姿势比他更潇洒?说好话恭维我吗?”

秦时鸥摊开手道:“可我在电视上看过老虎打球啊。”

哈曼丹愣愣的看看秦时鸥,转头看向碧绿的草坪,淡淡的说道:“你赢了,我的中国兄弟。”

希德正好从旁边经过,他是Onex公司第三方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会的CEO,平时经常和一些商业伙伴打高尔夫球,是这方面的好手,他了解哈曼丹的水准。

因此听到哈曼丹这句话,他便有些诧异的说道:“秦,我没看出来,你竟然是一位隐藏的高尔夫球健将?能让哈曼丹王子认输的人可不多见。”

哈曼丹着急的看着希德,他想解释什么,可又无从说起,只能闷闷不乐的说道:“阿拉宽恕我,我真的很想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