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75 告别镇的铁娘子10/10

975.告别镇的铁娘子(10/10)

秦时鸥伸手指在薇妮的鼻子上刮了刮,调笑道:“你不会吃醋吧?”

“如果我那么喜欢吃醋,那这次生的肯定是儿子,酸儿辣女是不是?”薇妮也笑了起来,谈起孩子来,准妈妈们总是有一种慈祥的美丽。

不用薇妮询问,秦时鸥便解释道:“迪拜小公主的电话,一个很孤单的小姑娘。”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比雪莉还小。”

回了别墅,秦时鸥先去洗了个澡,这样他有点怀念起大堡礁了,在大堡礁洗澡可以直接穿着浴袍满院子里溜达,在纽芬兰即使是温室洗浴,那擦干净后一出来也会冷的打哆嗦。

换了衣服秦时鸥去客厅,看到家里摆放着一些关于公共管理的资料。

他翻开一本看了看,是薇妮的笔迹,很多地方都做了重点标记和心得。

秦时鸥奇怪的放了回去,问道:“嗨,亲爱的,你怎么突然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

薇妮微笑着问道:“你猜呢?”

秦时鸥随意的耸耸肩说道:“难道我们家里要出一位撒切尔夫人?”

“对于英国首相这个位置我没有多大的兴趣,我感兴趣的仅仅是镇长,告别镇历史上可没有过女镇长哟。”薇妮拿起一个黑皮笔记本晃了晃,打开观看起来。

秦时鸥愕然,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问道:“亲爱的,你不是打算竞选告别镇镇长吧?”

薇妮打了个响指挑挑娥眉,微笑道:“宾果。你答对了!”

秦时鸥哑然失笑,他过来接过薇妮的笔记本,拉着她的手说道:“不用这样。我明白你的意思,亲爱的。其实我并不在意哈姆雷的提议,我这个人就是有点被迫害妄想症,总是怕有人会毁坏咱们的渔场,事实上我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以前薇妮从未对政治和管理表现出过兴趣,现在突然感兴趣,自然是相帮他分忧解难。

秦时鸥在哈姆雷聊过之后。确实有竞选告别镇镇长的想法,但他以为当镇长只要发号司令就行,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远的不说。近的就看这次的供暖事件,小镇供暖出了问题,镇民们就打算直接去市里抗议,到时候压力肯定还会落到小镇镇长的身上。

他是来告别岛享受生活的。不是想来千辛万苦建设一个小王国的。

所以。明白镇长的处境之后,他便对这个职位没了兴趣,因为他很清楚,做了镇长他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管理渔场了。

薇妮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故而她想完成秦时鸥的愿望,她来竞选镇长,而她在小镇更受欢迎,若是她也参选。那说不准能拿到全选票。

秦时鸥不想薇妮这么辛苦。

薇妮安慰的拍拍他的手背,柔声道:“事实上。镇长的工作不是你想象中那么麻烦的,知难行易,做起来你会发现很简单的。我观察过,哈姆雷做镇长的时候,他一周工作时间顶多有二十五个小时!”

“那么短,不会吧?”秦时鸥不信的问道,二十五个小时,基本上一天干不到四个小时就可以。

薇妮骄傲的一甩秀发,道:“我会比他更出色的!等着瞧吧,或许多年以后,人们会称呼我为告别镇的铁娘子呢?”

秦时鸥笑了起来,薇妮的性格他还是了解的,外柔内刚,真要刚起来他也得让步。既然她决心要试试公共管理,那就让她去试吧,他相信以薇妮这种高情商的女人来说,能分配好工作和生活的时间比。

在加拿大小镇做镇长,甚至算不上踏入政坛,只能说是属于做公共管理行业。

晚饭秦时鸥准备,他去蔬菜大棚里看了看,秋天时候才栽上的冬瓜现在结果了,一个个黑绿色的大冬瓜挂在顶棚支架上,油光蹭亮。

冬瓜一般是春天栽种秋天收获,秦时鸥现在是乱种,反正到了气温低的时候大棚已经拉上了,高科技大棚加上海神能量,简直是绝配。

摘了一个冬瓜,这就能吃好几顿了,秦时鸥准备做个冬瓜排骨汤,使劲熬过之后将冬瓜熬化,给薇妮喝最合适。

菠萝优哉游哉的跟在秦时鸥身边,看到什么好吃便张开大嘴吃一块。

因为大棚里面也种植了一些草莓之类的小灌木浆果,熊大一直对这个地方垂涎欲滴,但秦时鸥不允许它进来,这家伙体型那么大,冲进来一个不小心踩死蔬菜瓜果还不算什么,万一它弄塌大棚怎么办?

熊大又爬到了门口试探着想往里钻,菠萝发现之后火急火燎的跑过去,将大角抵在地上,好像推土机一样顶着熊大往外推它。

熊大死皮赖脸的趴在门口,熊掌使劲一拍就把菠萝给推开了,秦时鸥出去捞起它屁股给了它两巴掌,警告道:“在门口等着,不准进来!”

悻悻的抽了抽鼻子,熊大不满的背对着秦时鸥坐下,目光忧伤的看着远方的坎巴尔山,一幅想回娘家的样子。

秦时鸥回去摘了两根黄瓜,又摘了一捧草莓,熊大回头捧在怀里,大口大口吃的眉开眼笑,早忘了刚才秦时鸥的两巴掌。

“记吃不记打啊!”秦大官人头疼的拍拍额头,随着熊大越来越大,这是越来越不好管教了。

动物和人类一样,也是有叛逆期的,比如拉布拉多犬,它们的叛逆期是在一岁半左右,也就是现在。而棕熊的叛逆期是两岁到三岁,熊大现在还是老实的时候,等它到了叛逆期,得有秦时鸥高大了!

秦时鸥现在头疼的,就是那个时候。

带着菠萝钻回大棚里,秦时鸥想要挖土豆,便对地上指了指,菠萝鼻子使劲嗅嗅,找到一棵土豆将大角插下去,慢慢抬头便将土豆拱了出来。

秦时鸥拍拍它的脑袋,道:“不错,还算有点用。”

通过挖土豆的方式,秦时鸥有了个想法,他带着菠萝在里面走动,想要什么了直接指给菠萝。驼鹿的门齿很锋利,因为它们经常要斩断一些草根来吃,所以菠萝摘起瓜果来是个好手。

果子都连着藤蔓,菠萝小心的凑上去,牙齿一对合,便是一根黄瓜或者一个西红柿掉下来,然后它在轻柔的扛起来给秦时鸥送过来,这样省了秦大官人好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