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76 浩浩荡荡鳕鱼群

976.浩浩荡荡鳕鱼群

正儿八经说,各位兄弟姐妹们,大家有推荐票的请支持一下弹壳,看完书后就给点一下推荐行吗?一天更一万字,其实也是可以鼓励一下的,对不对?弹壳很努力的对不对?

精心准备了一桌子蔬菜,秦时鸥把给薇妮准备的冬瓜排骨汤盛上来,便喊奥尔巴赫等人吃饭。

吃饭的时候薇妮说,她已经联系珍妮佛,帮家里的父母订好了机票,邀请他们来告别镇过年。

现在已经是一月下旬,距离过年只有半个多月,家里也是准备年货的时候了,秦时鸥估计再不把老两口邀请过来,那他们就要置办年货准备在家过年了。

说到珍妮佛,秦时鸥有点遗憾,他终究还是没有见到珍妮佛,运通公司的这个年会规格很高,客服人员不被允许进入。

另外,美国人视专服为天经地义,他们花了足够的钱就要享受相匹配的服务,不必额外感谢专服人员,运通公司又不是不给他们发工资。

姐夫一家要留在家里过年,所以这次就是秦父秦母过来,珍妮佛帮忙联系了机场,他们只要到达机场,全程将有空乘负责,一直送到圣约翰斯。

薇妮的家人不久前回家了,等她生育的时候再会过来,给秦时鸥一家人留下足够的空间来过春节。

秦时鸥是想邀请米兰达、马里奥一家留下的,薇妮的祖父是华人,他们也是很重视春节这个节日的,这样都邀请过来。人多更热闹。

但薇妮和家人谈了一下,米兰达夫妇还是决定回家里过节。薇妮祖父祖母走不开,他们每年都要联系社区的华人组织春节活动。他们得帮忙。

这样也好,秦时鸥觉得只有自家人,那父母更随意。

秦父秦母的航班和毛伟龙等人差不多同时到达圣约翰斯,运通公司年会结束之后,有空闲的大佬们又相约在一起打了两天牌。毛伟龙、比利一行鱼目混珠,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混,算是混了个脸熟。

秦时鸥这样便开巡航艇去了几人,先接到的是毛伟龙等人,一群人大包小包。全是澳大利亚的特产。

见到秦时鸥,毛伟龙指着最大的一个箱子道:“别说兄弟们不讲义气,那是给你准备的!”

秦时鸥满意的拍着毛伟龙肩膀笑道:“不错不错,小伙子们进步很大。”

比利呵呵笑道:“不是我们准备的,是运通公司送的礼物。”

秦时鸥:“烂泥扶不上墙啊。”

小布莱克无奈的耸肩道:“谁还顾得上去购物呢?我们抓紧时间和大人物们聊天,起码得把自己推销出去,让他们记住我们的名字。”

秦时鸥撇撇嘴道:“我看这次年会,你们比我收获要大的多。”

他知道年会最后一晚是个大规模的慈善交友晚会,基本上参加年会的人都会轮一遍面孔。对于新人来说,那是个很大的收获。

可一听这话,小布莱克愤怒了,他指着秦时鸥道:“这种话你也能说出口?打人的是谁?救人的是谁?收徒弟的是谁?泡公主的又是谁?”

比利也帮忙说道:“就是啊。细特,我们介绍自己的时候,人家根本记不住我们的名字。只会记得是:哇,你是中国秦的朋友?”

秦时鸥赶紧摆手道:“你们丧尽天良啊。谁泡公主了?乱说话,我只是陪她潜水了一次而已!”

小布莱克撇嘴道:“是吗?那为什么你离开年会之后。小公主也吵着闹着离开了?别告诉我这是巧合!该死的巧合?!”

“萨玛拉也提前离开年会了?”秦时鸥诧异的问道,这个他是真不清楚。

比利挤眉弄眼的说道:“哟哟哟,萨玛拉,叫的真亲密,我们都是叫小公主的!”

“好吧,小公主,ok?话说布兰登那孩子情况怎么样?他貌似泡妞去了。”

“别他么转移话题,继续说你和小公主的故事!”

“滚,我爸妈来了!别乱说了啊,他们会当真的。”

秦父和秦母下了飞机,空乘负责提行李,将两人送到了秦时鸥所在的vip接机室里。

看到父母,秦时鸥先打量了一下气色,嗯,父母气色不错,花白的头发竟然都乌黑了,看来这些日子过的很舒心,海神能量也够厉害,竟然能让人返老还童?

这样考虑着,秦时鸥决定暂缓用海神能量调理父母健康的计划,万一越来越年轻最后跟他差不多了怎么办?

接过父母的行李,他笑嘻嘻的说道:“爸妈,你们在家里吃什么灵丹妙药,头发根都是黑色的了?”

秦父意气风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吃个屁的灵丹妙药,我和你妈来之前去染发了!你妈还他娘的学那些败家老娘们做了个头发,弄的跟狗啃的包子一样。”

“不是吧,这发色是染得?”

秦父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啦,你以为呢,它还能自己变黑呀?”

秦时鸥笑着摸摸鼻子,得了,海神能量继续走起。

比利要返回美国,小布莱克则要飞往多伦多,秦时鸥和两人握手分离,挽留道:“急着回去干什么?留在我这边玩几天吧,对了,春节的时候记得来给我爸妈拜年。”

小布莱克做了个ok的手势,解释道:“我得回去操纵春拍的事情,快要开始了,宣传工作还在进行阶段呢。”

比利说道:“我回去继续研究我的索马里黄金矿沉船,秦,你快点让人带小白鲸出海,找到那座沉船去捞上点黄金矿来瞧瞧。”

分别之后,秦时鸥一行开船返程,进入渔场范围之后,一波鳕鱼群从水下游荡而过。海水清澈,鳕鱼又是临近水面,阳光一照穿过海水,下面乌压压的全是肥鱼……

秦父和秦母隔着玻璃往外看,满脸震撼:“哎呀,小鸥,这鱼多少啊?大海养鱼跟咱们的小池塘就是不一样!”

鳕鱼群向来是渔场最大的鱼群,秦时鸥带父母走出去给他们望远镜看,遥望前后左右,阳光普照之下,鱼群浩浩荡荡,仿佛这片海洋都被拥挤的鱼群堵住了!

秦时鸥对开船的沙克吹了个口哨,沙克拿着一个渔网走出来,挥舞杆子舀了一下子,两条大鳕鱼进入网兜里。

一脱离水面,鳕鱼疯狂挣扎起来,两条八十多公分长的大鳕鱼这么挣扎,沙克握着杆子的手臂都有些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