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80 封锁码头辞职啦

980.封锁码头(辞职啦)

大鼻子中年人愤怒的说道:“我们只是来镇上做调查的,我们不是坏人……”

“调查?调查什么?”秦时鸥伸手画了一圈,“你瞧,镇上的人几乎都在这里了,你想调查谁愿意拿你们的钱搬离小岛、离开我们的家乡是吗?那好,我帮你问一遍!”

秦时鸥跳上皮卡车的车头,大声喊道:“谁愿意,收一家化工厂的钱,然后搬去圣约翰斯,把自己的家乡留给化工厂来污染?!”

“谁愿意,谁站出来说一声!”

声音落下,鸦雀无声,只有一些人沉重的喘息声。

秦时鸥这么问其实是不太道德的,他的话说的是事实,但将人绑架到了道德高度上;另外这种情况下,就算有人想要拿钱搬走,他们也不敢冒头,此时出来,那就是小镇的敌人了。

可是,人心都是自私的。

秦时鸥对小镇一直默默的付出,招引游客、建立无线基站、开发化石博物馆、请奥多姆开建社区医院等等,正是他到来告别镇之后,小镇才脱胎换骨变为世外桃源。

他做这些可不是想要白白付出当雷锋,付出终究为了收获,现在就是他收获镇民们支持的时候了。

陶氏化工的人也明白这点,大鼻子喊道:~∫长~∫风~∫文~“你现在这么做,对镇民们不公平,谁会在这种场合下暴露自己的选择……”

秦时鸥不让他说话,打断他的话吼道:“为什么不能?你们做的是什么下三滥的事情吗?为什么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告诉我们?还有,就算我们都搬去圣约翰斯。你们可以给我们提供住房,可是工作呢?我们靠什么吃饭?!”

小休斯之所以不想让化工厂踏上小岛。便是因为一旦他搬去圣约翰斯,那杂货店就会倒闭。因为这店铺做的可是游客生意,游客们不会来参观化工厂的。

于是,他跟着秦时鸥吼了起来:“说啊!我们靠什么吃饭?!我们去哪里打工?!你们陶氏化工养我们一辈子吗?我们的孩子呢?!”

“对,我们去哪里工作!”

“我们孩子以后怎么办?”

“我们都是渔夫,没有什么社保,离开小镇我们老了怎么活?”

加拿大的社保体系很先进,这点全球闻名,可是它再先进那也和其他国家一样,不交税的人没有退休金和养老金。而是靠镇上的一种互助基金,这是镇上有钱人牵头搞的东西,离开小镇那就没了。

这样,渔民们如果去了城市社区,脱离了告别镇,以后年老的生活还真不可想象。

镇民们激动起来,开始数落一旦离开告别镇之后可能遭遇的坏情况这种情形下大家自然不会往好的方面想,结果越讨论坏处越多,结论就是根本没法离开小镇。

小休斯顿时又活跃起来。没有了棒球棍,他便从哥们手里抢了个甩棍,挥手作势让陶氏化学的员工滚蛋,否则就准备挨揍吧。

员工们一看情况不妙。他们已经引发了镇民众怒,赶紧争先恐后的钻进小巴车,小巴车开到小镇的码头。需要开上轮渡才能离开,而此时轮渡还不到开出的时候。

哈尼找到轮渡的驾驶员。告诉他今天不会再有人离开小岛,让他现在开船带走小巴车就行了。他们马上要封锁码头了。

一听这话,秦时鸥便知道哈姆雷给哈尼打过电话了,看来这位政治盟友还是很靠谱的。

轮渡船离开,哈尼指挥渔夫们将小岛上所有的船都开过来,秦时鸥将他的船也转移到了公共码头,堵死了码头的位置,这样以后船来了是没法靠岸的。

秦时鸥现在拥有的船只是最多的,告别号、丰收号都不是小船,他还有四艘海拳号,现在不用海拳来防止盗鱼船了,便一起派了过来。

看着一艘艘大大小小的船将码头堵住,他深吸一口气,对着忙碌的镇民们喊道:“ok,各位,我们对抗政府的时候到了!保卫家乡!绝不允许化工厂毁了我们的家乡!”

镇民们高声吼叫了起来:“保卫家乡!抵制化工厂!”

忙碌了两个多小时,镇民们渐渐消散,秦时鸥喊了黑刀过来,让他不用看着渔场了,带领渔夫们来看守码头,24小时值班,不允许化工厂的船靠岸。

对抗,正式开始了。

黑刀问道:“如果他们执意要靠上来呢?”

“那就用你们的枪赶走他们!”秦时鸥厉声说道。

黑刀敬了个军礼,严肃的说道:“遵命,长官!”

秦时鸥去找到哈尼,后者正愁眉苦脸,看到他后摇头道:“我真担心会出乱子,万一陶氏的人也来硬的怎么办?”

这时候就能看出带头人的差距了,哈姆雷虽然总是摆出英伦贵族的风范,可他不怕事,如果是他在这里,那他肯定会对秦时鸥说,陶氏的人最好玩硬的。

硬碰硬,他们不怕任何人,除非陶氏能搬动军队。可加拿大军队要是派来镇压平民,那可就麻烦了,引发国际舆论大波都有可能。

哈尼怕的应该是陶氏化学走合法渠道和他们打官司,不过秦时鸥已经决定将无赖耍到底了,因为类似的事情在加拿大是有前例的,此前bc省便有一个镇子拒绝政府在镇子边上修建垃圾处理厂,然后持枪和前来调解的警察对峙起来的情况。

更别说隔壁美国的内达华州,去年他们刚刚经历了“最后的农场主”事件,余波现在还未消停呢。

“最后的农场主”事件,指的是去年四月份,在美国联邦土地管理局和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指令下,内华达州州警动用9架直升机200名警察和狙击手对“最后的农场主”克莱芬邦迪进行暴力清场,意图收缴其放牧的总共900多头牛。

事情的起因是,这名农场主从1990年起拒绝购买放牧许可证在美国西部地区,游牧者要在联邦土地上放牧,要定期向政府缴纳放牧费,换取放牧许可证。

而邦迪声称这60万亩农场继承自1870年,那时候还没有联邦土地局,故而他不需要缴费。而联邦政府称按照法律,邦迪欠了110万,争议了20年,去年终于决定进行武力清场。

结果,暴力冲突开始后,克莱芬邦迪在获得大规模舆论关注与支持的情况下,召集了一群牛仔手持武器与旗帜聚集起来包围了美国警方的营地。

最终美国联邦政府让步妥协,指挥这次清场任务警长与牧场主邦迪握手言和,清场与收缴行动终止,警方将收缴的牛归还给了农场主。

完全辞职了,手续结束了,是该回到老家陪陪爹娘锻炼一下身体了,真是垮的不成样子了,挺感伤的,时间都去哪儿了,怎么那么快呢?……